宫教授是我的一个朋友,目前在北京某高校当计算机教研室主任,29岁那年就成为享受政府特种津贴的专家,电脑奇才。不过,学问虽深无碍人情练达,洞悉世事,其语言风格及授课风格常令人捧腹。事后品之,回味无穷。


宫教授自我介绍:我姓宫,这个姓不多,从大学到研究生,同学都叫我“公公”,以至于女同学都怀疑我缺少重要部件,大学里找不到女朋友。不过,拿了博士学位到本校任教后本人留了胡子,可谓苦尽甘来,大家开始在我的姓前面加一个“老”字称呼,占尽了女同事的便宜。


宫教授讲课很有特色,许多讲解让人过耳难忘,且理解深刻。试举几例:


讲授计算机语言:常驻内存------很简单,就是在记忆体中长期保存。比如谁是你的初恋情人,谁拿去了你的初吻,谁借了你的钱还没还,这些在你的记忆里就是常驻内存。


隐藏文件------你不愿意展示给别人看到的就是隐藏文件。你一定喜欢解开西装扣子让女朋友看到你18K金的领带夹,比较起来你紧裹在鞋子里的露脚趾头的袜子就是隐藏文件属性。


清零-----就是让存储器数值为空。你陪女朋友逛一次商场你的钱包基本上就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


GOTO------就是无条件转向,转向哪里?转向命令指定的地方。这是你的意见和你未来岳父不一致时你为了达到目的应该采取的唯一行动。


优先中断------就是别人需要用你的资源的时候你必须立即停止的一种权力。我看足球的时候你们师母需要看韩剧,我每次都可以享用这种优先权。


90年代时大家对计算机有神秘感和陌生感,为了打破这种感觉,宫教授这样教学生:计算机这东西很皮实,一般来说,不用锤子砸它就不会坏。计算机这东西是傻瓜,只要命令正确,你让它干啥它干啥。这家伙还是个死脑筋,你问他“吃饭了吗”它知道,你改成“吃了吗?”它就不知道咋回事了。


去年他搬进了新居,给我发来书房照片,我看到他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架摆满书十分羡慕,他告诉我,那些是摆的,不是看的。书籍其实是人类最虚伪的装饰品,它的唯一作用是填满一种叫书架的木格子的空格。


春节前和他探讨食品安全问题后,宫教授给我发来这样一条短信,至今没舍得删掉:这年头,不管是做菜吃的还是ML用的,基本找不到放心肉;不管是家禽下的还是男人挂的,基本找不到放心蛋;不管是婴儿喝的还是成人摸的,基本找不到放心奶;不管是农家饲养的还是城里应召的,基本上找不到放心鸡。


以此文参加铁血幽默大赛,希望宫教授不要告我侵权。

本文内容于 2009-5-25 18:24:50 被欧阳中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