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析G2(中美国)提出者的战略构想

雷达王 收藏 1 779
导读:一、国家集团建设在美国国家战略中的地位 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和剑桥大学访问学者斯丘拉日克教授共同提出的“中美国概念。以China和America这两个词构成Chimerica,这正是现在人们热议的G2,或叫“中美共治”。于是乎中美G2模式甚嚣尘上,很快全球散播开来。成为东西方的舆论焦点,温度持续上升,在奥巴马就职前,弗格森还进一步提出,奥巴马应赶快去北京开创中美“两国峰会”。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美国新总统奥巴马选前的外交顾问布热津斯基,在美国媒体多次放言说:“美国和中国应该组成新世界格局的‘两国集团’

一、国家集团建设在美国国家战略中的地位

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和剑桥大学访问学者斯丘拉日克教授共同提出的“中美国概念。以China和America这两个词构成Chimerica,这正是现在人们热议的G2,或叫“中美共治”。于是乎中美G2模式甚嚣尘上,很快全球散播开来。成为东西方的舆论焦点,温度持续上升,在奥巴马就职前,弗格森还进一步提出,奥巴马应赶快去北京开创中美“两国峰会”。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美国新总统奥巴马选前的外交顾问布热津斯基,在美国媒体多次放言说:“美国和中国应该组成新世界格局的‘两国集团’(G2)”。今年布热津斯基到中国游玩,也不余余力的宣扬G2理论。

二战以后,各种国家联合体如雨后春笋般的生长起来。特别是冷战期间,形成了一种以意识形态、军事、经济为基调的全方位对抗的“北约”和“华约”国家集团。成立初期,两个国家集团在军事上实行“集体防御”原则,遵循“地区性遏制战略”。然而这些国家集团的成员究竟得到了什麽?随着时代进程的变化,国家集团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美国依托在北约的领导地位,率先在北约内部逐步推行了经济一体化进程。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率先在北约内部实施,美元的最终结算货币地位和储备货币地位在美国的软硬兼施中成为现实,这些国家从此不仅在军事上成为了屏障,在经济上也沦落为美国的附庸国。从此美国依托北约国家集团强大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最终树立起美元全球霸权。

美国在这一轮国家集体的组建中,大获全胜,最终成就了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北约之于除美国外其他国家来说是一根套索。参照这种模式,日本,中东石油国家也成为了美国体系的牺牲者。为应对美国的体系内打压,现代工业国家相对集中的欧洲不得不建立自己的国家联盟,欧盟就应运而生了。现实中,欧盟是一个堪堪和美国匹敌的经济政治联合体,动摇着美国的经济体系,但是由于欧盟国家也基本隶属于北约,在军事上依然受制于美国,军事的弱势使欧盟仍然不敢直接面对美国的压力,建立不平等国家集团是美国获取战略利益的屡试不爽的手段。

二、G2不仅在战略能够遏制中国,在尊严上也是对中国的藐视

美国提出的G2的核心基础是,过去的全球经济是在美国消费、中国最大生产国,美国是最大的消费国,美国靠债务结构运行,中国靠债权国的结构运作,称两国之间堪称是“天作之合”。但是美国靠什么来维持持续消费,为什么美国就应该是消费国?这些问题背后究竟隐藏着什麽不可调和的冲突?不能解答这些问题,显然G2不是一个可操作的提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室主任杨明杰认为,“美国媒体和学界率先提出所谓的“中美共治”构想,并不代表美国正以平视的目光看待中国,是急于提出用一种新的框架,来把中国给制约住。所谓的“中美共治”构想,实质上违背了当今世界发展的大势,因而没有任何可行性。‘中美国’是一个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的储蓄国中国组成一种所谓的家庭关系,这个实际上是把过去的国际经济的一种垂直分工体系给强化了,没有看到中国的发展,也没有看到世界应该向何处发展,这还是一种基于传统的垂直分工体系的大国心态在作怪”。欧洲、日本在科技上与社会经济模式上和美国高度重合,和美国形成垂直产业体系的互补型模式的有利因素已经消失,不稳定因素依然彰显。其实美国不断推行北约东扩,何尝也不是为了寻求这种垂直模式在北约体系内得到延续。

什么是垂直分工?按照现在的国际惯例,即发达国家从事资本技术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品的研发生产,如机械、电子等高端产品的生产;而发展中国家主要从事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那就是中国职施生产如鞋帽、玩具。。。。。。等初级产品的生产,而不必考虑其他。美国提出G2(中美国或中美共治)其实还是基于这样一种对中美在国际体系角色的固化,当这种角色固化以后,中国如果进行从事资本技术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品的研发生产,是否就侵犯了美国的“发展权利”了呢?

对在G2形态的这种分类方式,事实上是对中国的自尊公然无视和极端藐视。最终形成一种结果是,中国的责任和义务可以有,而权利可以没有。既然中美是一个整体,那么没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中国提出各种要求,那么中国为美国舒困也就成了一种义不容辞的义务。美国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干涉中国内部事务,因为此时中国的事情就不是中国自己的事情了,而是中美两国共同的事情了。

三、“中美共管太平洋”的时机不成熟,太仓促将使中国顾头不能顾尾

一年多前,一些美国媒体还曾试探性地提出“中美共管太平洋”的主张,近期,有舆论甚至说,中国曾经多次提议,要求中美共管太平洋,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题,一个发端于西方的假命题,发展到最后竟成了中国的主观要求,看来舆论的转换真是不可琢磨。如此以来,G2作为舆论炒作,混淆视听的目的就越发明显。不仅G2没有意义,其实G7、G8有何尝不是如此,甚至G20也不过是一摆设罢了。

在美国的干预下,中国在这个体系中不可能具有什麽实质性工作,舆论会变成中国这样的大国都没有能力和美国共事。但是却隐隐然似乎中国发展也在寻找霸权,中国成了美国的一丘之貉。中国陷入了支持美国不平等霸权之圈套。那时美国称霸世界,就不是霸权了,其他国家有能奈何?此时,中国将在反对霸权上失去话语权,实实在在的入了美国人瓮里。美国军事力量全球第一,中国显然没有实力在全球和美国抗衡,G2模式将增大中国军事力量的分散。形不成拳头力量,势必单薄,在不可能对美国霸权形成挑战,那时中国就等着被贬为二流国家吧。

最后有幸以温家宝总理的话结尾:

“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愿意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绝不谋求霸权。一两个国家或大国集团不可能解决全球的问题,多极化和多边主义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有人说,世界将形成中美共治的格局,这是毫无根据的,也是错误的。”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