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16

夜,永远都是那么的安静。赵羊村那边的陈剑启和李猴都已经沉浸在了夜色当中,进入了梦里的遐想当中。而马头村这边的河田美惠子却迟迟睡不着,不仅是因为担心着陈剑启现在的处境,更甚的是她似乎听见了院子外有奇怪的声音。陈大叔他们都睡得很香,陈三的呼噜声此起彼伏,美惠子披上了一件衣服,拉开了房门。她并不想去打扰他们,所以打算自己去看一看。

“咕咕”“咕咕”。这种声音似乎是哪种鸟叫,又似乎不像。难道是有人在外面恶作剧?美惠子突然产生了这种想法。但是这想法是不肯定的,所以为了验证一下事实,美惠子决定出去看看。外面的响声还在响着,美惠子小心翼翼的拉开了门闩。


“呃,哈,啊。”李猴起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眼睛。经过了昨天,他感觉有些累,所以比平时起的稍晚了一些。对于李猴来说的稍晚,也只不过山下村子的公鸡打鸣了。李猴瞧了瞧陈剑启那边,原本以为陈剑启还会在床上睡的正香,却发现陈剑启并没有躺在床上,这陈剑启比自己起的还是要早呢!

李猴起身穿好衣服,走出了茅草屋。只见陈剑启光着上身在院子里运动着,慢跑,跳跃,压腿,不时的还做出挥拳,踢腿的动作。看着陈剑启如此积极的运动,也将李猴的运动细胞调动了起来,李猴简单活动了一下,也跟着陈剑启在院子里慢跑了起来。

“呵呵!猴子,你也起来了!”

“恩。以前当兵的时候,起的可比现在还要早呢。看来,现在是不如以前了。大哥,你以前也当过兵吧?”李猴随意的问了一句。虽说是无心之话,但是这在陈剑启的耳中却是如同晴天霹雳。隐瞒,还能够持续多久?陈剑启不知道,但是他还要知道这一切。谎言,必须用另外的谎言去遮盖,任何事情都没有一劳永逸的去解决,除非,除非说出事实的真相。可是真相,又谁能够去相信?他已经欺骗了善良的陈大叔和陈大娘,而现在又要去欺骗李猴,不知道下一个需要欺骗的人是谁。其实,他不知道,最大的一个被骗者就是他自己,因为,他自己已经生活在了自己构制的巨大的谎言里面。这就是现实,必须这样去做。

“我?”陈剑启适时的表现了一下惊异,然后将脚步放缓了下来。“这兵也不是谁想当就去当的。在京时,家父是不愿意让我去军队里面的,他认为现在的军队被地方上的糟粕给腐蚀了一干二净,根本就不能体现军人的气息,所以我就没能去军队,而是老老实实的读完了大学。”陈剑启的几句话,倒把李猴的脸说的是白一阵红一阵。陈剑启回过头,这才意识到他的话里海连带着把曾经当过兵的李猴给说了进去。

“猴子,我这话不是指你,不要多想,我说的是现象,现象。你也知道像你这样的好兵还是有的。”

“我是好兵么?你说我是好兵么?我当兵只是为了报仇,报了仇我就跑了,我是好兵么?”李猴有些沮丧,这让陈剑启有些措手不及了。怎么安劝,却是个要紧的问题了。

“猴子,你当然是一个好兵,你还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就冲你为了自己的家人,带着十个弟兄端了土匪窝,你就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字。我陈剑启敬重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李猴望着真诚的陈剑启,重重的点了点头。

陈剑启干脆也不跑了,拉着李猴坐在了门槛上,向李猴撒起了谎话。

“我没当过兵,但是我去过几天的军营。家父,受不了我的死磨硬泡,于是就托了二十九军中的熟人,把我安排到了二十九军里面一个营里面,我在里面整整的呆了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我是整整的瘦了一圈。我算是知道了,中国的军队里面还有这样的一支军队。营中的每个人,用的那把大刀是挥的杀气十足啊!”不过,虽然说是谎话,但是这谎话却让人听的滴水不漏,因为这里面倒是有几句真话。

因为,陈剑启确实是去过军营,而且在军营里面一呆就是五年。对二十九军的描述,陈剑启也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家与二十九军有着不可磨灭的联系。因为,他的爷爷曾经做过张克侠的警卫员。这大刀,还有那首《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可是每一个二十九军的人必须要学会的两件事。

李猴一听,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二十九军,自己当初当兵的时候怎么没有听说过?其实这并不赖李猴没有听说过,而是在当时,确实没有二十九军。陈剑启这个谎话编的并不怎么靠谱,还好李猴并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意思。二十九军当时的番号并不是这个,而是“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在1931年6月,才被南京政府改为二十九军,宋哲元为军长。而现在,才是5月,距离改变番号的日子还有一个月。李猴没有听说过,自然是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