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那月我在黔东山村经历的文化生活——知青篇(蓝剑军团)

评泽 收藏 18 742
导读:[原创]那年那月我在黔东山村经历的文化生活——知青篇(蓝剑军团)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是自愿报名去的,前后经历了一年零四个月,在我的知青生活记忆里我好象找不出说是伤痕的那些东西。或者说:是在那个时代的追求中走了一条必然的路。知识青年在农村也是各有各的生活方式:有的忙里偷闲书中自有黄金屋;有的除了干活就不大去想别的东西;有的喜欢串门去社员家里找乐子,戏称闹寨猫。我好象就属于后一种,平常间我喜欢到农户家去串门,不好说是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吧,倒是与很多社员建立了朴实深厚的感情。其实,在那个年代里农民与知青之间也是有隔阂的,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人家都会想:知青是有文化的人,是在城里长大的,讲卫生爱干净,不怎么看得起农村穷家破舍的环境,听不惯农民粗俗的语言等等。我倒觉得: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其形式上也不光是在劳动锻炼中表现自己、突出自己。农村的晚饭应该叫夜饭才对,一般都是要到八、九点钟才开饭,这时候带上手电筒去农户家里闹一闹还是蛮不错的一件事。谁家都有花生米、炒黄豆、实在没有弄点老玉米炒上也行,自家酿制的土酒也是现成的。喝到投机处主人常会叫来三两个邻居一起陪着乐,喊上酒令也是常有的事。那会儿农村没有电,照明用的基本上都是从老松树里挖出来的油柴,插在柱子上火光下滴着油,火光上冒着烟,看起来感觉很粗犷。和社员们(也就是今天某些人挂在嘴皮子上的农民)常来常往、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习了,彼此间也产生了感情,到了家中有事就讲一声那种。村民盖房子筹备木料,我跟着大伙上山去砍、去扛,村民家有红、白、喜事也叫上我去帮忙、陪客、记点帐什么的。因此,我经常参与民间的很多活动,也从中对当地民间的文化有了一些了解。经验之谈有:猪七、狗八、羊对半。意思是说:一头猪有70%的肉;一条狗有80%的肉;一只羊有50%的肉。还有一句告诫语叫:老虎饿了啃青苔。意思是说:别管他人吃那样,能填饱肚皮那是人家的事。

盖新房是农村中的一件大事,至少可以证明是子孙繁衍、经济允许才需要扩展房屋空间。那时候村民建房,盖大、盖小所需的基本建材都是一致的,木料、砖瓦和石灰。木料来源于大队的审批计划,然后由生产队长招集社员上山砍伐回来就成,真正用得上钱的地方只有砖瓦、石灰和请打造房屋的先生。装房的木板靠的是平时的积累,那时候请工也都是亲戚之间、朋友之间、社员之间的相互帮忙,谈钱论价的事情很少。房子立起来了,杀头猪、推上几桌豆腐、弄点小菜请乡亲们吃上一餐酒,这立房子的事就大功告成了。立房子最讲究、最精彩的一段过程还得是上大梁,说讲究是因为大梁的正中扎着彩头,接梁那个人是经主人精心挑选的,是被认为能给主人带来吉祥、带来美满、带来幸福、能够镇得住宅院的人。我就有幸给叫去凑了几回这样的热闹:站在房上接住大梁,然后主人家会教给我一个装满了糖果、糕点、糍粑、花生之类的篮子,我就坐在大梁上往下分撒,哪里的人群抢得欢就往那人群的头上撒,往娃娃和孩子们的头上撒让他们争抢得打架来去才叫热闹。

在黔东山村文化里更显特别的就是嫁姑娘,姑娘出嫁前硬是要抱住老娘哭嫁,多则哭三夜,少则哭一夜,直到接亲的来接走为止。据说姑娘哭嫁既有留念娘家的意思,主要的还是通过哭闹赢得亲友们的同情,换得亲友打发更多的礼钱。说哭,就是一种哭泣中的诉说,边说边哭。其内容大致为:姑娘哭到,娘啊!我还到小得很呀,你怎么就狠心舍得要我去嫁人;为娘的会哭到,姝崽呀!哪有当娘的不留女,姑娘大了就得要嫁人呀,娘可晓得你今天还是有点小,可你明天嫁人了,随着那日子一天一天地过你就会长大了。这哭嫁的气氛能让周围邻居睡不着觉。

山村文化里摆摆龙门阵也是打发时光、消遣、快乐的一种生活形式。试想想,一个没有电的山村里也就住着二十几户人家,还哪来的文化生活,最多也就等公社的电影队来放场电影。那重复了一千遍的龙门阵,也还只有那几个读过私塾、出过远门的人讲得圆滑。摆得最多的我不但给记了下来,还能传播。

摆穷苦段子的有:话说有两个姑老表都25、26出头了还都是单身汉,这日在集市上相遇了。俗话说:姑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两老表见面很是亲热,这表弟就连拉带请地把表哥邀回家。在家里,这表弟是忙里忙外也拿不出好东西来招待表哥,就找到两把黄豆、两把老包谷,炒了做下酒菜。那点黄豆和老包谷实在是少了点装在碗里肯定是不够几抓抓,于是,这表弟想了个办法就把黄豆和包谷籽混装进竹筒里。两老表喝着酒,在竹筒里也分不清夹着的是黄豆还是包谷籽,还不易上手,十捞九空。表弟就说:好夹的肯定是包谷籽,黄豆是滑的要多夹两下子才得吃上嘴。表哥心里很明白,就说:老弟,今天我两兄弟是一双筷子俩光棍,各夹各得,你改天到我哪里来,我请你喝好酒、吃大餐。 不几日,表弟来到表哥家已是月挂枝头,正值吃夜饭。表哥一阵忙活后,把饭桌摆在了院子里,满上两碗自家酿造的红苕酒俗称土矛台,上了一盘花生米,又端上一盆看不见油水的葱花汤,就举碗邀表弟喝酒。表弟一看不对头,就问道:表哥,你不是说我来你家你就请我吃大餐吗?表哥很有心里准备的指着那盆清汤说:是啊。表弟说:这是一盆水。表哥说:老弟,你再好好看看里面的内容。表弟疑惑说:没看见。表哥说:汤里有月亮,我请你吃的可是月亮大餐。

摆荤段子的有:话说从前街上有个秀才,这秀才取了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做老婆,这婆娘跟秀才那份专心专意过日子,说是狼狈为奸也不为过,真叫十里八寨的男人们眼馋。 那大户人家膝下就俩女儿,一大一小相差七、八岁。这秀才就成了老丈母娘家的半个儿,隔个十天、八天的就要过去帮忙做点事。年复一年,这一天秀才回到家里就一反常态,开始时是茶饭不思、饭不吃,到了后来就神态不定、两眼恍惚,直愣愣的总是跑神,总是只朝一个方向看。这一来他老婆可就心急了,到县城去请来的郎中也拿这病没办法,只是说:“脉搏时虚、时弱、时稳,此病不宜大补,不医也摆”。还别说,这秀才还就是个秀才,敢于坦言说实话。知道这病瞒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得,于是就把老婆叫到身边说了实话:娘子,我这是身体无病、心有病呀。那日我在岳父大人家,不留神就走到了小妹闺房的窗下,一声姐夫我抬头,看着小妹我心憾,不知是人还是仙——这就病了、病了。他老婆一听是这话,心里可就全都明白了。先是骂道:瞧你这点出息,男人没个好东西,想死也还早了点。然后又改口说:小妹今年十六七,正是人仙两之间,夫君得了想思病,解铃还需系铃人,日子一长是要闹出人命的。小妹早晚要嫁人,干脆,咱就肥水不流外人田。然后,就如此这般的和秀才谋划了对策……秀才一听那心阿可就亮了,说到:只要夫妻一条心,小妹就是自家人,再好不过亲上亲。不几日,老丈人的60高寿到了。席间,秀才见酒已过三巡,这就按照计策开始装醉了,他老婆是心里知道、肚里明白。于是,就招呼她小妹过来分咐道:看你姐夫醉成这个样子,还不扶他到香房楼上去休息。小妹从来就听姐姐的话,这回也是顾及到其面又顾虑不了其事,照办了。这小妹在家也是知书学礼伺候爹娘,这帮姐夫脱鞋、垫枕、递茶漱口的事做得利落、周全。哪知,姐夫猛然之间拉手抱腰……事后,这秀才也还敢做敢当,对自己的行为做了交待,临走时在墙壁上提诗一首: 我昨夜酒醉醉如泥,认错枕边妻,一觉到天亮,才知是小姨——不该、不该。这才策马走人。 第二天一早,丈母娘提着扫帚上了香房楼,着眼就看出家里出事了,可也不好声张,于是也在墙壁上提诗道: 我清晨上楼来扫地,抬头望见壁上诗,明知家中出丑事,莫叫外人知——遮起、遮起。 这事还是没有瞒过老丈人的耳目,一气之下就把小妹叫来问清楚。小妹羞羞答答,哭哭啼啼,泣诉道: 姐夫喝酒醉,我扶上楼去睡,哪知他一把拉住奴婢裙,说是要小妹——丑啊!丑!

老丈人一听,人也气浑了,把三尺长的烟袋斗往地上一磕说道:酒醉就让他醉,你何必去送他睡?獭猫见鲤鱼,哪能不扒背——活该、活该!妇道人家是要从一而终的,这个道理不说你都明白,择日去和你姐姐为伴吧。 后来,这秀才就真的取了他小姨子为妾,一家人和睦相处传种接代。

最后说点山村过年的事。过年是一年中最喜庆的节气,一年到头家家都要杀头猪,当然这头猪也是有大有小的。杀猪的日子一般都选在大寒过后,这个季节既有利于存放,还能有大伙相互间帮忙的时间。杀猪吃咆汤算是营造一种过年的氛围,帮忙的、要好的都来坐成一圈,主人家烧好一锅汤放些姜、大蒜,再放些蒜苗、葱苗,然后把猪杂碎、血、五花肉、豆腐等煮在沸腾的锅汤里,配好蘸水,似乎是在请客人吃上一头猪。谈笑间,一年的话都能在这时候说笑尽然,一年来的劳累也被笑话洗得轻轻松松。我会和社员们一起享受这一年到头等来的光景,一直混到腊月二十八,除夕之前赶回家。


本文内容于 2009-5-24 23:04:18 被评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