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西汉之痞子韩信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233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总是在演义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老桥段。


所以,中国历代从来就不缺将帅。




西周有著有《太公兵法》、在渭水边打着“愿者上钩”的旗号、看似傻乎乎地用直钩钓鱼的姜子牙;


春秋战国晋有沉睡在温柔乡、退避三舍、漂泊在外边比他做春秋霸主还要久的重耳,吴有兵学宝典《孙子兵法》的作者、全世界都奉他为兵法爷爷的孙子,一夜白了头的古代男人版“白毛女”、鞭尸的鼻祖伍子胥,齐有残疾人士孙膑,魏有吴起,赵有负荆请罪的廉頗、匈奴克星的李牧,燕有差点踏平齐国的乐毅、秦有杀人魔王至死才明理的白起和协助秦始皇统一六国的王翦;


汉有用兵多多益善的韩信、匈奴克星第二代掌门人卫青、一心想远离疾病却因病英年早逝的霍去病;


三国西蜀有隆中定三国、鲁迅先生称之为“智多状似妖”的诸葛孔明、大意失荆州的武圣人关云长,北魏有被罗贯中同志丑化的曹阿瞒、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之”中男主角的老爸司马懿同志,东吴有火烧赤壁、苏东坡的偶像周瑜帅哥、火烧连营的陆逊;


晋有淝水之战的总司令、酒鬼李白的偶像谢晋,唐有被名妓红拂小姐慧眼识英雄的李靖李哥哥及五代同堂、皇帝老子的拜把兄弟、老寿星郭子仪;


宋有抗金民族英雄、冤死风波亭的岳飞及“人生自古谁无死,留骨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元有走南闯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铁木真;


明有无数头衔功勋、乞丐兼和尚、阉割中国文化、造成现在猪肉价猛涨的屠夫朱元璋朱大先生,“留得清白在人间”的于谦,抗日英雄的鼻祖戚继光,干掉康熙曾祖父并逼得皇太极快发疯、《碧血剑》男主角袁承志的老爸袁崇焕;


清有“成也雍正,败也雍正”的年羹尧、闪电战专家邱钟琪、“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师徒曾国藩和李鸿章;


近现代有“外战内行,内战外行”孙立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毛主席、“横刀立马,唯有彭大将军”的彭德怀、有洁癖但又不喜欢洗澡的林彪等等将帅,不枚胜举。




我爱他们,但我数最爱为韩信韩痞子,有关他的故事和成语,那只能用一箩筐来形容。有很多我从小就耳熟能详,什么胯下之辱,什么一饭千金(点滴之恩,涌泉相报),什么萧何月下追韩信,什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什么至如信者,国士无双,什么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什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什么么背水一战,半渡而击(陷于死地而后生,置之死地而后存),什么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什么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什么成败一萧何,生死两妇人,什么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推陈出新等等,令人不胜感叹。也正是因为他那充满了传奇的一生深深打动了我每一根神经线,才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品西汉之痞子韩信》。所谓不破即为不立,正是从这些看似被人读得破得不能再破的事儿里面,不断地感悟出更多人生的真谛。书中采用调侃灰谐的写法,但愿能让读者带来轻松愉快的心情来温故和学习中国历史事件,从而实现我写作的目的:在笑声中有深思,在深思中有笑声。由于小生才疏学浅,书中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漏洞,不吝赐教,还望指正,十分感谢!

(一)痞子与流氓




韩信,秦末淮阴人,也就是现在的江苏省清江西南,父母早丧,属流浪儿童行列。流浪意味一贫如洗,而贫穷意味着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不管在哪个社会,有钱就是爷。难怪北方人有一种说法,胖子在统治着瘦子。你想想,在封建社会,靠农业自供自给这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来维持的生活,而且还要忍受各种各样的岢捐杂税,一般人都要穷得边裤子都穿不起,想要吃成胖子,那真的是一种奢侈的想法,那可是有钱人的专利。所以,这条定理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那可屡试不爽了。


但如果发生在战乱年代,这条规则那可能要失灵了,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要你够胆,正如文革时宣传的经典口号一样: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产。想想哪个刚要建立的政权里,首先被倒大霉的不是那些大胖子(地主)。


而从韩信同志身上就是很好的例证。


儿童及青少年时,穷得连饭都吃不饱,到处趁饭吃。那时他也没办法,秦始皇刚统一了六国,国家刚安定,他哪有去抢的胆量呀。而后来就不一样,经陈胜吴广暴乱后,世道变了,他也就开始发家了。


秦始皇刚统一了六国,国家刚安定,而此时韩同志这位孤儿饱受风霜。他既不会经商,又不会务农,连饭都吃不饱,当然更不用说能接受正规教育了,但还好了,他算是有志青年,史书说他自青年就“满腹韬略”,看来他应该是属自学成才野牌军那一类的了,


但是,人仅仅有志气,那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敢去付诸行动。故他去“求充小吏,尚且不得”。但想想看,被拒绝是属于合情合理的。在中国社会办事,一靠关系,二靠银子,三靠学历。三样他没一样,肯定是做不了官的。虽然如此可以看他年轻时在政治观点上的稚嫩和冒失,但从另一角度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能力从来是不怀疑的。


当然,生活拮据到吃饭有上顿没下顿,加上到处趁饭,给人留下口碑又极差,也肯定没有本钱或借到钱去经商了。因此,他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终日挂剑闲游,靠乞食度日。人们当然也厌烦、瞧不起他了。


即使在现代社会,他也属于不折不扣大吃懒做的痞子、二流子。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这种痞子性格某些优势使他未来能够开创显赫功业的同时,其劣根也为他走向悲剧,埋下了种子。


你也许会说,刘邦同志也跟韩同志的性格差不多。




从表面上看,好象如假包换。


其实,非也。


准确地讲,刘同志的性格更接近流氓,而流氓和痞子之间虽然有共同点,但它们有本质的区别。




流氓做事,为所欲为,不计后果。前面的事对他来说,只是开味菜,而后面的戏肉才是他的重头戏。在刘邦同志眼里,他的东西,当然属于他的,别人东西,还是属于他的。暂时吃亏,只是为了以后得到更多,这些正是他和老韩的区别。从刘老流氓的挺自豪地自我评价中也可得知他的过人之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张良);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人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而刘邦从流氓到皇帝,其中的道理,央视百家讲坛超级男生易中天老先生也对此进行过了精辟总结:


出身虽差,但运气好;


实力虽弱,但胆子大;


毛病虽多,但改得快;


水平虽差,但悟性高。


痞子做事,有前胆,没后胆,有些小器。刚开始他一无所有,大胆妄为,但当有了一定成就后,就会瞻前顾后,缩手缩脚。韩同志谋略有余,狠毒不足,从小在街头无所事事,乞讨为生,遭人白眼,连一个朋友甚至是猪朋狗友都没有,虽然有“是金子终会有一天会被发现的”的惊人耐力和自我慰藉的本领,但那种虽有虎心却只有狗胆、容易满足小市侩的心态正为他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在某种情况下,痞子与流氓可以相互转换。韩信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但某种暴发户心态把他自己给害了。当然,这也是后话。




就在韩痞子在到处遭人白眼之时,南昌有一位亭长(十里为一亭,相当于现在的乡长),却很看得起韩信,对他十分照顾。


于是乎,韩信就使出他痞子的看家本领,“懒”字的远房姑表---“赖”字节,便常在亭长家里白吃白喝。但时间一久,乡长的妻子可不干,便不耐烦起来,蓄意设法将他赶出去。




有一天,乡长的妻子早早起来烧火做饭,吃饭时也未招呼韩信。待韩信像往常一样来吃早饭时,见什么吃的也没剩下,讨了个没趣儿,便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虽心里愤忿,也只好无可奈何地离开乡长家,另谋生路去了。


厚黑学教主李宗吾说过,纵观那些能够称王称帝的人,都有过人。总结最主要的,有二点,一是心肠要够黑、二是脸皮要够厚。


韩信有厚脸皮的勇气,却没有将脸皮一厚到底的胆量和毅力。


所以,他经常会吃苦头,更重要的是,也因此经常失败。


当然,毕竟失败是成功的老妈,孔子他老人家都发话了:百事孝为先呀!怎么样也该来孝顺孝顺失败老人家一次吧。


韩信离开亭长家后,流浪到淮阴城下,也学姜太公他老人家,临水钓鱼。


当然,人家姜子牙不是为三餐钓鱼,而老韩暂时可没有那种雅兴。他钓著鱼,就是为了一个目的 --- 解决温饱,大吃一顿。


但,钓不著鱼,只好挨饿。这样没过多久,韩信便变得犹如《红楼梦》描写的一样,裤带缩了一圈,形容憔悴了。呵,只是《红楼梦》里面人家是没有见到自己的伊人才瘦的,而我们的韩痞子而别有原因。想想还是我们现代社会好呀,在家乡混不到饭吃,还可以到外边打打工、闯闯世界之类的,说不定哪一天一不小心就变成一个大富便便的暴发户,也可以学八十年代有些人一样回到家乡后带着那闪闪发光像筷子般粗大地黄金项链手链,头上打着厚厚的发胶、油光可鉴,然后叨着一根“大中华”香烟最好是粗粗地名牌雪茄,在街上晃荡晃荡,晚上在家门口放放鞭炮、烟花之类的,当然也可以放几天或几个月露天电影(俺村的华侨富翁以前就经常这么干),结果也就不会像韩信现在这么凄凉了。


一日,韩信又在河边垂钓。也许是他空空是也的肚子在不停地在吐噜噜地响声太大了,把那些本想来投靠他的虾兵蟹将们都吓跑了,好象在说:韩痞子可是不存好心哟,在等着我们大伙儿给他下锅充饥呢!


韩信钓了很久也不见有收获,见一位经常在濒水边漂洗棉絮的老妇人,便支着他那已经不太听话的双腿上前问道:“老妈妈,您漂洗一天,能得多少工钱?”


这句话问得很有水平。你想想,一个饿得两眼昏花的人,除了会想到能解决肚子问题的Money以外,他还能想到什么呢?


老妇人答道:“只有三五十钱。”


“您老人家赚钱虽少,但毕竟还能吃饱呀。瞧我年纪轻轻,虽然持竿钓鱼,却常常还要挨饿,实在可怜!”说完,韩信一阵心酸。


想一想,一个满腹经伦、胸怀天下的八尺男儿,能弯下腰来对着一个漂洗老妈妈真情对白、承认自己的落魄,首先是佩服韩信的勇气、坦率和能屈能伸的精神。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有时在落魄的时候,柴木油盐是会把人逼疯的,而试问一下,中国历史上的哪一次朝代更替不是因为人民填不饱肚子而引起的呢?但又仔细想想,古代我们勤劳的中国人民还真是容易养,只要让他们安居乐业就行了。也难怪孟亚圣人会说“民以食为天”的话了。


那漂母见韩信少年落魄,形容憔悴,饿得可怜,便把自己带的食物分给他吃,一连数十日,天天如此,韩信大为感动。他非常感激地对漂母说:“承老妈妈如此厚待,将来我要是有出人头地之日,一定会回来重重地报答您的恩情。”:(原文是「吾必有以重報母。」)


漂母听了,十分生气,很不高兴地说:“大丈夫不能自食其力,天天靠别人施舍过日子,能会有什么出息。我是看你可怜才给你饭吃,岂是希望你报答。你既然这样说,那今后就算了吧!”:(原文是「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说完,提起棉絮走了。


韩信碰了一鼻子灰,呆呆地望著漂母远去的背影,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惭愧。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奋发进取,决不辜负这位洗衣老妈妈的一番苦心。




我们现代有些人也总是会常常抱怨地说:“我可是空有一身好本领呀,怎么就没有人来赏识俺呀?”“怎么人家就有那么好的机会,我就没有呢?”每次都在大眼瞪小眼、干巴巴地等待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奇迹出现,有贵人前来相助。其实,在我们这不算短的一辈子里面,是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人,只要你多留一点心,你就发现,他们很多都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也许他们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但他们却是我们的贵人。只是我们会经常没有深深地去体会或化人家的鞭策为动力而已,在不知不觉中蚕吃和挥霍自己最后仅存的一点本钱---也仅可以拿出炫耀本钱---青春和能量,也因此渐渐地迷失和沦丧自己。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均等的,它只是对那些有准备的人好一点罢了。


而韩同志就是如此,在听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贵人话后,他可没有丝毫含糊,不仅毫不犹豫接受了老妇人训斥,而且像刘备听了诸葛孔明的隆中对、中国人民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思想一样,相见恨晚、如获至宝,创造性解读了其中的深意,从而开始萌发了要出去开创事业的决心。但是,虽然是有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洗衣老妪为他在泥沼里挣扎的时候指出了明灯,但他还是没有因此而真正地正视女人的睿智,从而最后还是栽在女手里,为自己一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当然是后话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