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三大屠夫:张之洞 袁世凯 岑春煊

血魔法师 收藏 0 326
导读: 清代末年,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有三: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两广总督岑春煊。稗宫野乘有载,时人称之为三屠,今人说当时又叫作三大杀手。度杀手当是现时叫法,意大利黑手党盛行,美国动作片杀手狂飞,这种称呼才流行于时。三屠之称,较合于历史实际。因以为题。 三屠者,张之洞用财如水,人称为屠财。袁世凯好行杀戮,自小站练兵至山东剿拳到天津搜杀拳民余遗,杀人不计其数,时称屠民。岑春煊性好劾人,不畏强暴,自监司大员以至微员佐贰,有时且劾至百余人,称为屠官。自然,这只是各就其突出之一项标举以特称,一身而二屠


清代末年,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有三: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两广总督岑春煊。稗宫野乘有载,时人称之为三屠,今人说当时又叫作三大杀手。度杀手当是现时叫法,意大利黑手党盛行,美国动作片杀手狂飞,这种称呼才流行于时。三屠之称,较合于历史实际。因以为题。


三屠者,张之洞用财如水,人称为屠财。袁世凯好行杀戮,自小站练兵至山东剿拳到天津搜杀拳民余遗,杀人不计其数,时称屠民。岑春煊性好劾人,不畏强暴,自监司大员以至微员佐贰,有时且劾至百余人,称为屠官。自然,这只是各就其突出之一项标举以特称,一身而二屠并在者自不免,如袁世凯,兼为屠财好手。每有记载,言其好财货,挥金如土,喜以金钱爵禄羁縻人才,曾对人言:天下无难事,惟有金钱自能达到目的耳。胡思敬《大盗窃国记》论袁世凯,“每幸一姬,辄有犒赏。宴客常备珍馐,一席之费,不减中人十家之产。……敢于用财,视黄金直如土块。”张佩纶《涧于集·致李兰荪师相》谓,袁世凯“骄奢淫佚,阴贼险狠,无一不备”。袁世凯于屠民、屠财之中,屠民居其首,尤在入民国后为独夫民贼,屠杀异己,摧残革命,其财更为屠民所掩而居于后位了。


《清史稿》张之洞本传有句云:“莅官所至,必有兴作。务宏大,不问费多寡。”“任疆寄数十年,及卒,家不增一亩云。”前事言公,后事言私。公者,张之洞居疆寄数十年,历两广、两江、湖广诸任,其所作为,规模极大,而他用财如水,不问多寡,耗费了国家大量资财。但他有一个最大好处,不谋私利,不贪污,所有国家钱财都用到了事业上去。所以,张之洞一生有清廉之名。“及卒,家不增一亩,”即就其私者而言。本传中另有一例,即张之洞在光绪二十八年再署两江时,有道员私献商人金二十万为寿,请开矿海州,这就是现在所谓的行贿了,张之洞“立劾罢之”。前偶观电视报道,张之洞身后,家乡河北南皮只遗房屋一处,已为张氏后人捐献作了学校校舍。张之洞一生重视教育,在任翰林期中,两典试差,两放学政。任四川学政时,创设尊经书院,请湘潭王壬秋入蜀掌院,硕学大儒多出其门,承传继往,蜀学大盛,川人至今感念。后任封疆大吏,转向洋务事业,仍不忘教育,如在广东恢复广雅书院,在湖北设立武备、农工商、铁路、方言、军医诸学堂,当其著者。张氏后人捐献故居作校舍,可谓善体先人之志。


张之洞于同治二年会试中探花,入翰林院,至光绪七年十一月补授山西巡抚,在翰林院达十八年。翰林是苦差,收入极薄,一般都靠外放考差、学政捞财。考差,尤其学政,程仪既丰,陋规所得更多。“一年学政,十年吃着不尽”是当时写照,可见收入之丰。四川是大省,生员最多,一任学政,所得陋规收入,有二万数千两银子之多。张之洞于同治十二年十月在四川充乡试副考官事竣,派任四川学政。按陋规应得收入,他概行拒收,两袖清风,重返北京。此种清廉之风,使官场耳目一新。自任山西巡抚开始,历经封疆大吏,张之洞保持着清廉之风,这就更不容易了。许同莘《张文襄公年谱》记张之洞在两广总督任六年中,“凡所规划,用款率取之清厘中饱”。此话恐有夸张,张之洞规划的地方事业规模极大,厘金积弊诚多,收入诚巨,清理厘金中饱,所得毕竟不会太庞大,况张之洞本人清廉,未必他下面办事的人个个都清廉,难免没有从清理贪污中亦作贪污者,总其上缴清理所得,当难满足六年地方事业之需。但是,由此说明了,张之洞本人不中饱,清厘中饱所得毕竟为数甚多,加上其他筹措,可以让张之洞放开手去做事。


徐一士《凌霄一士随笔》评论张之洞好大喜功黄濬《花随人圣盦摭忆》评论张之洞在光绪二十年至二十二年署理两江总督期间施为,说是“今观其举措,似侧重铺张应付,专力为物质上之角逐者”。黄意张之洞不注意政治思想的更张和人民知识的增进。此评过当。张之洞并非如此,好大喜功则是确评,因为好大喜功,不免铺张应付。现以筹办汉阳铁厂为例说明之。张之洞在两广总督任时,上奏在广州筹炼铁厂,列举数字,指报广东产铁甚多,而购入洋铁,开支甚大,呈请在英国订购大炉及机器。在办理中,张之洞因筹办芦汉铁路转调湖广总督,继任两广总督的李瀚章奏报广东产铁不多,不能设厂,张之洞因奏请炼铁厂移设湖北,即后来的汉阳钢铁厂。张之洞上报广东产铁情况全属臆测,而对于国外炼铁方法全无所知,贸然便要买回两座炼铁炉,能否应用不在意中。英厂主说是须先将煤焦和铁砂样品寄英化验,才能根据品质决定设计炼铁用的炉子。张之洞竟然答复:“中国之大,何处无佳煤佳铁?但照英国所有者购办一份可也。”此种屠财手面,惊世骇俗。英方按英国所用炼铁方法设计二座炼炉运到,马鞍之煤无从炼焦,大冶之铁不适用于此种炉型,变成笑话一场。在铁厂设址问题上,更见张之洞的专横无知和狭窄。其时大冶发现铁矿,有人建议炼铁厂应设在大冶,张之洞说:“大冶路远,照料不便,若建于汉阳,吾犹及见铁厂之烟囱也。”为了让总督大人看得见烟囱,炼铁厂乃建于龟山之麓,招致后来不少麻烦。汉阳钢铁厂经费计银三百万两,张之洞选址不当,填土费用就花了三十多万两,在英国订购机器所用亦为三十多万两,两者相加,用去了建厂经费的十分之二。无知导致的损失如是之大。光绪二十年,汉阳钢铁厂产品应市,历年亏折惊人,至光绪二十四年,亏折累计达到了一百多万两。这个烂摊子,后来不得不交给盛宣怀去收拾。举此一例,可概其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