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燕冰拔出兵刃,挑帘而入;姜晓澜也拔出单刀,在门口小心提防。只听屋内传来燕冰声音:“里面并无后门,有两间里屋,屋内无人,有些床、柜之类,这衣柜内……有秘道!这秘道……里面甚是黑暗,有香气,又有……不好!是万――”话未说完,便没了声音。

姜晓澜哪敢怠慢,转身要走,忽觉两腿瘫软,竟一步也走不动。只听一个老妇声音说道:“两位是京里来的贵客,如此不辞而别,不太好吧?” 姜晓澜觉得这声音好似越来越远,自己的头脑也愈发昏沉,不久也人事不知了。

黄慕侠在客栈中苦等童献,几个时辰仍不见他回来,不禁心急如焚。童献与她私定终身之后,曾对她讲过:此番出门并非浪迹江湖,而是出来办事,事情办完,必须回到家中侍奉母亲。黄慕侠陪他一路回到湘西,到了苗寨门口,童献又说自己家教甚严,不便直接带她去见,还需先由他当面细说,待母亲同意。

童献将她安顿在客栈之中,自己回家两次,每次回来都神情凝重,说母亲身体不适,不敢开口。这次又出去了两个时辰,也未见回来,不知有何变故。黄慕侠再想想自己一文不名,哪里配得起人家名侠之家?不由得心内更加失落。

黄慕侠正在坐立不安之时,忽听到有敲门之声,她忙起身开门,只是这门一开,她却被惊呆了。


原来门外之人,正是父亲黄老秀才!他一身风尘仆仆,手中提着包袱,神色凝重。一进门便坐下,怒气冲冲地问她:“婉儿,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自己离家而走?”

“婉儿”是父亲为她所取之名,她嫌过于文静才私自改名“慕侠”。这本名已有许久没听人叫过,这一次父亲叫她名字,心中感到有些愧对父亲,不过想起家中青灯寒窗、索然无味的生活,仍是万分厌倦。于是冷冷回道:“家里闷,出来散心呗!”

“你要出来散心,也该告诉爹,让爹带你出来啊!一个姑娘家,不晓得‘在家从父’之理吗?”

“告诉您……告诉您哪里还会让我出来啊!”

“姑娘家,自然是守在家中最好,爹让你多学琴棋书画,你已是比字也不识、只会些女工针指的寻常闺女好过许多了!”

“您知道我不喜欢那些的,我喜欢习武!”

“女孩子家,学那些打打杀杀有什么好?!”

“学成了,能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很好啊!像我新认识的童少侠……”

黄老秀才忍无可忍,气得站起来、指着她骂道:“你好不知羞耻,还有脸提他……你们孤男寡女……成何体统!”

黄慕侠也豁出去了,也顾不得想父亲是如何知道自己和童献之事,接着顶嘴道:“我二人自认是江湖儿女,何须理会那些迂腐规矩?”

“婉儿,你不要不听爹的话!爹一向相信自己的眼力,那个自称姓童的后生,我看他绝对不是好人!我家好歹是书香之家,要找个能出人头地的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