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飞扬 中篇 第七节:突然告别

枪奴 收藏 3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URL] 第七节:相思红豆 接第六节《英雄救美》:人群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廖营长好!”张艳见廖营长的到来,立即放下已给吴勇打扫完地板的工具,抬了一条橙子,示意让廖营长坐下,又忙着去倒开水。吴勇听见叫声,从轮椅上转过脸,“首长好!”并将轮椅转了过来。廖营长还是沉着他的脸,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


第七节:突然告别

接第六节《英雄救美》:人群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廖营长好!”张艳见廖营长的到来,立即放下已给吴勇打扫完地板的工具,抬了一条橙子,示意让廖营长坐下,又忙着去倒开水。吴勇听见叫声,从轮椅上转过脸,“首长好!”并将轮椅转了过来。廖营长还是沉着他的脸,没有一点笑容,他并没坐下,也没喝张艳倒的开水。廖营长看了看房间,走到了窗前望了望那棵依然茂盛的大树。

“首长,我跟你惹祸了!”吴勇低下了头。

“嗯?你跟我惹了什么祸?”廖营长转过头反问道。

“昨天,我打架了!”

“昨天的事我听说了。”廖营长还是没有笑容。

“昨天的事不怪吴勇,完全是那三个流氓的错。”张艳补充道,“你不能怪吴勇。他全都是因为我才出手的。”

“我怪吴勇了吗?”廖营长望着张艳反问道,“一个断了双腿的战士,赤手空拳撂到了两个,另一个望风而逃,我能怪他什么?嗯?如果一个男人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是男人吗?

听派出所说,那个戴墨镜的名叫李建,外号李霸市,今年18岁,他是本市城管局局长李一明的儿子,从小娇生惯养,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军人的职责除了保卫国家领土安全外,它还有一条,就是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如果他昨天要是给我打输了,今天我定要给他个处分!”

廖营长轻轻走了过去,弯下腰望着低头的吴勇问道:“你看见那两个小子对张艳动手动脚了?”

“看见了!”吴勇猛一抬头。

“当时张艳在你前面还是后面?”

“后面!”

“后面你都能看到?”

“这......”吴勇被问住了!

“还有一件事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昨天为什么出手那么狠?”吴勇低头不语。廖营长稍稍抬头,描了一眼张艳,见张艳的脸略显微红,马上直起身,转过话题道:“听这里的主治医生说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你起来走给我看看。”




“站好!”李一明对着自己的儿子吆吼道。他看了看李建的眼镜,“在家里还戴什么眼镜,把它给我取下来。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你那只脚在那儿动什么动?”说着就一脚踢了过去。

“妈!快来呀,爸又打我了。”李建收好腿,哭丧着脸叫起来。

李妈赶紧从厨房里串入,擦着手走到李一明面前,拉了拉李一明:“干吗呢?说就说吧,干吗打他?”

“都是你给惯的!你看看他已经进了几次派出所了?”李一明沉着脸对着李妈大声吼道。

李妈对着李一明指手划脚地说道:“嗯,这就怪了,这儿子不是你教育的吗?现在就怪到我的头上来了。儿子的朋友陈刚不是也被那个断腿的给打了吗?我听陈刚说,这事还不能怪我儿子,是他们在碰碰车里互相碰撞,那个断腿的受不了,生了气,然后他们还先动手打了儿子,我们的儿子根本就没还手。这个我们还没有去找他们,你还怪起儿子来了。”

李一明道:“照你这么说,我们的儿子是没有错了。那派出所怎么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我还听说他去玩碰碰车还不开钱。”

话没说完,李建插嘴道:“我不是不开钱,我是等玩过了以后再开钱的。”

李妈:“听听,听听,这玩碰碰车都是完过了后再开钱的呀,以不是说我的儿子不开钱呀!我得真应该去找一找那个断腿的评评理去”

李一明:“你去吧,你去吧,人家是战斗英雄,去年还在我们市里作过报告,你还想麻烦事不够?”

李妈:“难怪了,哈,真有后台给他撑腰呢,你这个城管局长是吃素的?”

“我懒得给你谈!”李一明走到李建跟前,用手指着李建的头,“你们真是没出息,三个都打不过一个断腿的。九月份我们单位招工,你去报名吧!”

“爸,我不想去。”李妈忙去拉了拉李建,“去吧,去干干再说。如果实在不行,叫你爸另外给你找单位。”




“张教授,张教授。”李主任见张进东从门诊室路过,戴着听诊走了过去。

“李主任,有事吗?”李主任把张进东叫到一角,“昨天的事你知道吗?”

“什么事呀?”张进东疑惑地问道。

李主任:“你女儿的事你知道吗?”

张进东:“我女儿什么事呀?”

李主任:“哎呀!你这个当父亲的,一点都不关心你女儿的事。你女儿出事啦?”

张进东吃惊地问道:“我女儿出什么事了?”

李主任:“你女儿昨天进派出所了。”

张地东:“真有此事?”

李主任:“我骗你干啥。我都是听我女儿祖容说的,说你女儿昨天与那个断腿的在公园里打群架,把我们市城管局长的儿子给打了,打得鼻青脸肿的,然后都抓进了派出所。”

张进东面色有些紧张起来。

李主任:“再说了,你女儿马上就要安排工作了,像你这种教授级的,市里很多领导只要有事都会找你,你去市教育局说一下不就成了吗。你要是不给她找个好的单位,如果分配到了小县城,我看你们以后如何把她调进市里。这事呀,我们家的老包早就动手了。”

张进东:“你们家祖容的单位已经落实了?”

李主任:“基本上定妥了。”




“爸,昨天的事不关我们的事。”张进东来到医院,还没等张艳说完,厉声道:“别说那么多了,马上收拾东西跟我走!”

“爸!”

“你不收拾,我来给你收拾。”说着,张进东便动起手来。

张艳见父亲主意已决,连忙上去自己动起手来。

吴勇坐着轮椅车来到门口,见此情景:“张艳,你这是?”

张艳与张进东同时转过脸,张艳道:“吴勇,这是我的爸爸,他亲自来接我回去。”

吴勇点点头,恭敬地叫了声:“伯父,您好!”

张进东迎了上去:“小吴啊,张艳马上要安排工作了,我得急着叫她回去处理处理这件事情,护理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单位的护士了,实在是对不起了。”

吴勇:“张伯您太客气了,这段时间多亏张艳的细心照顾,不然我到现在都不能拄着拐杖走路呢!”

张进东吃惊地问道:“你说什么?你已经能用拐杖走路了?”

“是呀!”吴勇笑着回道。

“张艳,去把拐杖拿过来让他走走。”

张艳拿来拐杖,吴勇一摇一晃地走了起来。

“哎呀,奇迹呀,我干了这么久的骨科,像你这样高位截肢的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够站起来。你不但能站起来,而且还能行走,奇迹呀!奇迹呀!这是医学上的奇迹呀!”张进东惊讶地搓着手,立即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不!这不可能是医学上的奇迹,应该说是人的意志奇迹。”

“吴勇,我走了,我把这只陪着我读完三年师专的钢笔送给你做个纪念吧。”张艳笑着递了过去,吴勇接过钢笔,“你等等。”他重新坐在轮椅上,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是我在前线时做的,我送你,做为纪念。”张艳拿起礼物,那是用弹壳做成的一面战旗,十分精美,她一脸笑意,惊叹道:“太精美了!”




“张艳右手举着木棉花,迈着轻盈的步伐向他走来,那身影好似蜜蜂翩翩起舞。

‘你似蜂儿在花丛中飞,

翩翩的舞姿令我陶醉;

我愿成为美丽的花蕊,

让你永远在我梦中飞。’”

吴勇从梦中惊醒,飕地直起身子,定了定神,想了想,拿起张艳送的那只金星钢笔看了看,放下钢笔,两只手分别在自己的左右脸上扇了几下,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干什么?!”



“吴勇左手猛将左轮一转,放开左手,径直抓住分头的胸衣,右手握紧拳头,照着他的脸部就是三拳。墨镜见势,忽地扑将上来,吴勇放开右手,伸将过去,抓住墨镜胸衣往下一拉,那黑镜的头在轮椅右扶手上重重地撞了一下,吴勇随即翻转右手抓住他的长毛,连同脑袋一起在右扶手上撞了四下。另一青年见势慌忙拨开人群,仓皇逃出。”

张艳从梦中惊醒,飕地直起身子,定了定神,想了想,拿起吴勇送的弹壳做的战旗看了看,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出手那么狠?!”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