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伏特加

临睡前在厨房的窗户前小站了几分钟,隐约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酒鬼揣着瓶伏特加,跌跌撞撞的走在7宿前的小路上,有种冲动想下去和他谈谈,如果他手中是一瓶乌克兰啤酒。酒鬼走远了,我的思绪像HIV一样蔓延。 临睡前在厨房的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物如此,人亦然。很多中国人对于这个国家的酒鬼嗤之以鼻,觉得他们的存在就是这个城市的一个污点,但是我们都知道任何人或者事物的存在都有其道理,我们有没有问过他们为什么会存在,难道是单纯的酒精上瘾,伏特加的酒精胜过它本身的香味和意义吗?临睡前在厨房的二战期间,白俄罗斯人获得了30万枚勋章与奖章。396名白俄罗斯人获得了苏联最高军事荣誉——“苏联英雄”的金星勋章。4名白俄罗斯人——П·Я·戈洛瓦丘夫、И·И·古萨科夫斯基、С·Ф·舒托夫和И·И·雅库鲍夫斯基——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63名白俄罗斯人获得全部三个级别的骑兵光荣勋章。白俄罗斯游击队员和地下抵抗力量成员在二战期间获得了14万枚战斗勋章和奖章。其中88人以他们的英雄事迹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当时每4个白俄罗斯公民就有1个死于二战。(此段转自百度) 他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幸存老兵,因为没有战死沙场,也没有立功建树,不但被自己的国家淡忘,也慢慢被自己的亲人淡忘了,他甚至自己忘了自己,从身上拿出自己牺牲战友当年留给他酒壶,装上一壶廉价的伏特个人在小河边,他希望喝下去的酒精可以冲淡自己流泪的心。

因为感情战胜了理智,白俄罗斯人战后在明斯克重建了自己的首都。二战的创伤和横扫整个东欧以及前苏联共和国的种族冲突风暴过后,难道不能允许他们有一个“只有酒精和性”的理由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