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卷:地上最强 第五章:慈不掌兵(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


第五章:慈不掌兵(3)

矿道本来在山脚下的土质层里,21团根据山体斜坡的结构与石门山几条山洞的地形,用小型爆破的手段向山脚下一直挖到了山体砂岩层下面。洞口处地下挖空了数十立方米的空间,跟矿道里一样,用木板和原木撑住,再挖得上面的岩土松动,再在支撑体上绑上些个小炸药包。只要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一引爆这些小炸药包,本来看似毫无异状的岩土地表就会突然向下面事先挖空的空间垮落下去,直接露出洞口,现出的四个洞口侧面看去就象是条斜二十度的木板上突然出现个小三角形缺口一样。洞口顶部绵延到什么轰炸也伤不着人的一百二十米远距离,除了天然的厚重岩石层外还多加了两层钢板,最靠洞口前二十米两层钢板中间还空了一米,中间塞满稻草用作吸收轰炸时的震荡能。有这样的防护工事,日军炮兵和海军航空兵的轰炸再怎么猛烈也只当是在放春雷。只要背后的三个步兵大队被挡住,没有高射炮、重型坦克、37MM反坦克速射炮从正面冲上来低近洞口向里面平射,任何带弧线弹道的炮弹也打不进来。

高射炮、火箭筒、坦克,这三样直瞄火器都能压制住这四个火力点。可惜,是来进攻海军陆战队驻守的阵地,这三样能平射的武器鬼冢旅团都没有配备。日军重视迫击炮战术,极少配备火箭筒。其它两样除了战车师团,就连整个日本陆军的普通步兵旅团也甚少配备这两样武器。

现在唯一能最有效对付这种工事的武器,就是各个甲种满编联队直属反坦克中队的两门37MM反坦克速射炮。可惜,鬼冢旅团没有反坦克中队的编制,岩手联队倒是有。不过因为当时考虑到在雨季山林中行军的困难,先头开进的鬼冢旅团也已告知了行军的种种不便处,再加上桃园战场上都没有坦克,更想着大地陆军都没有坦克了,海军陆战队怎么会有呢?派遣军军部也从来没有情报说过石门守军有坦克,岩手联队直属的反坦克中队便没有随军,而是留在了荒木师团本部。

洞里地面上铺了层木板,会木工活的官兵动手做了4架绝对丑陋、也绝对皮实的木轮推板,12.7MM口径双联高平两用机枪就架在推板上,前面加焊上一块12MM厚的钢板,将射击小组全部保护在后面只留射击、观察孔,日军7.7MM口径的重机枪子弹也难伤到人。万一日军还真不要命的冲到了近前,直接将机枪往后拖到一百米处封锁住洞口。一条直路,就那么几平方米个洞口,一个师团往里面冲也活不了一个。

不止是这四个几乎无法正面攻克的洞口火力点,整个矿道方圆足有上十平方公里,已经和山洞连通,藏兵在里面是小事,远的出口还可以绕到鬼冢旅团侧面去奇袭。

白少虎率领老虎营在丛林里苦战了一个月,卢智刚带领工兵排和自愿帮忙的官兵们没日没夜苦干了一个月,熊无疾有了一座地面地下错踪复杂、无比坚固的战斗要塞:石门山。

如果这种土工作业都能被十二门75MM野炮给炸出问题来,那日本陆军还真是攻无不克了。就算是将联合舰队的大和魂、菊花徽这两艘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调来,也能扛上它几舰炮。

克难关前的包围圈中交火激烈,21团3个营把日军死命往中间赶,日军也不着急突围,认为只要他们这个硬骨头卡在3个营中间就是胜利,反而非常配合似的一步步向克难关战壕缩小防御圈。

‘轰轰轰……’成群的炮弹落下,在四个洞口前和顶部炸出了一朵朵泥土制成的火蘑菇。

土地在震动,两个指挥官的眼皮也在震动,都在焦虑中等待。

熊无疾不担心四个火力点,那儿暂时顶住支援兵力没有问题,只要歼灭了鬼冢的精锐步兵,这以后仗就打得有底了。

鬼冢廉介不担心他手下的三个步兵大队,只要坚持下去,等解决了这几个火力点,大地军就能被前后夹击一举歼灭。

火光和硝烟团团包裹着四个火力点,泥土掀得天高再洒在洞口上方,剧烈的震荡能仿佛可以撞碎任何物体。炮火轰得倒是卖力,好象任何火力点也扛不住这样的打击,可惜这四个工事不是露天的弹坑,也不是机枪碉堡。硝烟弥漫中,四挺机枪照样喷出无休止的金属烈焰。

炮弹打在头顶上伤不着四个火力点,震荡能也被绵延无边的大地所吸收,就算偶尔打得准一点的炮弹落在洞口前,弹片和震荡能也被钢板给挡住,至多也只是将推板推得往后滑动一点。相反,岩手联队的狙击手和机枪已经顶上了前沿却不能开枪,视线被己方炮火的的硝烟给挡住了。大地军的机枪射手可懒得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反正你们都趴那儿趴着呢,老子大致往那方向可劲招呼就是了,于是一个个打着哈欠继续横扫。

打住,打住!这可扯得没谱儿了啊?这正打着仗呢,战场上正在开火作战的士兵会打哈欠?

废话!你当是放炮仗玩呢?双联高机的后坐力能把人骨头给震酥了,打不了几分钟就得换人!看不见扫得人内脏四散人头爆开胳膊腿儿那些啥啥啥乱飞的,你有精神啊?

四个班长都不看洞口前面,全死盯着手里电话机不不放。电话铃不响就是没事,铃声一响,那就是日军借着炮火硝烟的掩护开始左右迂回了,然后由山上的观察点指挥他们向哪个方向扫射。也不知多长时间,电话铃声没有响起,炮声也不响起了,四个班长的精神齐齐一振,“小鬼子没辙了,咱们准备再开始痛快的干!”

一分钟前还在互相推委发扬友爱精神,将战功和痛快都谦让给别人的机枪射手们精神大振,纷纷占在机枪座上不下来,一时间不住有老兵欺压新兵、拳头大的欺压拳头小的这等军中陋习发生。

鬼冢廉介无奈的下令停止了炮击,这种野战工事坚固过头了,75MM野炮干不掉它。还算克难关前的三个大队长也都是久历战火的优秀军官,都明白现在最正确的战术是什么,也都能明白他的心思,根本没有紧催支援,全在包围圈中苦战。“命令岩手联队的狙击手和机枪手压制,一个大队正面接敌,两个大队从左右迂回接近火力点,爆破工兵把炸药包和爆破筒往里面塞。”

钢板上叮叮铛铛火星飞迸,射手在射击孔后面毫发无伤,弹道偏向两边,死死压住想迂回到洞口外射击死角的两个大队。

无遮无掩的平地上,那近三千日军只用双肘爬得苦不堪言,谁动作大一点就会首先吸引机枪的注意力。现在这些大地军机枪射手都成了变态,明明一没注意身体抬高了点想加快前进速度,这些变态还不打脑袋了,专打屁股!子弹在那个倒霉蛋身边噗噗噗掀起的泥土和烟雾消散后,只要没被腰斩和撕散了人形的士兵都嚎叫得撕心裂肺:

凸起的两块肉不见了,这部位成了一块烂糊糊的碎肉塘,整个人都从中间缺了一块。这部位又没有大动脉,失血不多,就是疼,能把人活活疼死!鲜血、粪便、碎肉、骨茬,跟已不象是人声的惨嚎混在一起,令号称最勇猛的岩手联队士兵也吓得呕吐,极少几个士兵还趴在原地再也不敢动了。这伤兵算是废了,就算活得下去这辈子也别想坐,别想走路,更别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了。更重要的是,不能让他这样叫下去打击其他士兵的战斗意志!于是军官们脸色铁青的将手枪顶在了的伤兵太阳穴上……

‘铛’,一发子弹穿过射击孔打在机枪射手的钢盔上弹开,其他射手立即补上被冲击力震伤了脖子的射手空缺,仇恨的弹道继续肆虐该死的鬼子机枪手。

班长的手一刻也没放下电话机,叫道:“11点方向,三百一十至三百二十米!”

火箭弹正射手凑到钢板下面开的两个小小观察孔看了几眼,向身后大叫:“准备!”

副射手抱紧那根铁皮管多套进火箭筒尾部一些,在钢盔后脑上拍了一巴掌,“完毕!”

正射手深呼吸一下,唰的侧身闪在防护钢板外一点手指一抠,‘肃……’,火箭弹拖着长长一道白烟奔向前方的同时,正射手也闪回了钢板后面。

日军趴得密密麻麻的满地人群中绽开了一朵土花,几具尸体被掀飞到一边,土花上飞得最高的是一杆炸废了的97式狙击步枪。反战车的碎甲弹未必就真能碎太厚的均质装甲,不过碎人那还是不用讲什么客气的。

海军陆战队最主要的作战任务就是要在抢滩时拔点攻坚,迫击炮携行不易,而且还要试射调整落点什么的,所以极少配置,21团就没要求配置,但一个排就配了具能快速机动攻击的火箭筒用于直接拔除机枪碉堡。

“10点方向,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五米!”

正射手扛着火箭筒再次闪出钢板后,‘噗噗噗’,三发子弹同时击中胸腹,将人打得后倒。

日军狙击手松了一口气,才准备拉枪栓时就象是看见鬼一样瞪大了眼睛:那家伙一骨碌又翻身起来了!?

又是一发碎甲弹拖着白烟呼啸而至,又是一个狙击手跟他的狙击步枪一起上了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