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亲哥”郑大发子认亲记


传闻不同于传奇,后者有真实为依据,传闻则多是空隙来风,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上个世纪40年代初,有个河南农民由许昌来到重庆,寻他亲生弟弟。寻亲不奇怪,国难当头,家人失散,但怪就怪在这人的长相:高桃,秃头,寡骨脸,看上去像一个人。谁?说出来骇死王三他妈!莫非他要找的人是……“中!俺亲弟弟就是蒋委员长!他小时不姓蒋,姓郑,叫郑三发子,俺是他亲哥郑大发子。”




疯子!众人怪怪地盯着他,为他捏把汗。可也怪,当这事儿层层报告到当时陪都当局最高端,并未见龙颜大怒,倒是蒋介石吩咐戴笠将他关进牢房,好吃好喝;过了一段时间,打发他回了原籍。


这件事,很快在重庆城风传开了,但没引起风波,街谈巷议一阵也就丢在脑后。据后来考证,郑大发子来渝寻弟是真,他确曾被关过监,而且被称作“华子良”的韩子栋,就说在狱中见过此人。稀奇事一桩,东风过耳,不过是空了吹!自古以来,出于各种目的、扮着各种身份去攀附名人大脑壳的人多啦。


但怎么也没料到,事隔多年后,即到了五六十年代,一本叫《金陵春梦》的大部头小说掀起大浪,小说将“郑三发子”旧话重提,并断然结论:蒋介石就是郑三发子,郑三发子就是蒋介石!并说当初到重庆寻亲的河南农民,确是他哥。这一说犹如晴天响雷,不单是故事发生地的重庆读者,而且是全国读者,无不瞪大惊奇的眼睛,看如何揭开蒋介石身世之谜……

《金陵春梦》出版于1952年,作者是香港作家唐人。此书系纪实、演义小说,记述蒋介石一生;全书长达230万字,分八集,共320回。




此书在内陆畅销;那个时期,一部宋乔的《侍卫官杂记》,一部唐人的《金陵春梦》,一唐一宋俩香港作家,都给蒋介石写传。这两本书,在今天60岁以上读者中无人不晓。


《金陵春梦》既是小说,就必然有艺术加工,当初神秘现身重庆的那位古怪的河南农民,成了作家肆意挥洒的重要人物。作为全书最引人入胜的第一集,把堂堂“蒋委员长”,由一个河南许昌郑家的儿子,因逃荒随母改嫁成了浙江奉化蒋家的儿子。


第一回的回目是:《逃荒年郑家拆骨肉;找奶妈蒋府迎新人》。


第二回:《随后父三发改姓蒋;归奉化奶妈作夫人》。


……


第五回:《郑老大函询三发子;侍卫官光临前郑家》。


第六回:《三发子闻讯伤脑筋;郑老大关进集中营》。




这第六回的故事,便是前面提到的,郑大发子神秘出现在重庆城中,写他一路坎坷急于见到胞弟的殷殷之情,以及“三发子”高踞龙位六亲不认的心理变化。世情冷暖,人面高低,作家唐人笔下的两路口、上清寺冷雾寒风,炒米糖开水拖声幺幺的吆喝声,叫人好不感伤。


岁月匆匆,曾一度炙手可热的《金陵春梦》,如今被人淡忘了;至于蒋介石即郑三发子的离奇身世,传闻始终无法得到证实;相反,有另一些考证,证明传闻没有存在的可能……重庆城是郑大发子现身之地,也即是“郑三发子”这一“国际玩笑”的发端之地。




于今想来,唐人这部书,除了给重庆留下这则茶余饭后的掌故、传闻之外,便只有拈须一笑:“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附笑谈中”。




这里,有必要对《金陵春梦》作者附笔一句:唐人,原名严庆澍,苏州人,香港《新晚报》编辑主任,全国第五届政协委员,1981年病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