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今年以来最牛新基金的长盛同庆基金近日掀开神秘面纱, 将持有人名单公之于众。 这只募资规模高达132亿份的股票型基金,机构合计持有份额在六成以上, 大大超过一般开放式基金。 除了众多机构之外,在长盛同庆公布的10 大持有人名单里,还出现了两个个人大户——严英和刘晖,其中, 严英持有长盛同庆A、B 合计 2.7亿份,刘晖持有2亿份。 这一点也颇引人注目,要知道,严英和刘晖以前是二级市场相当活跃的投资者,2007 年两人曾联手跻身世纪中天)的10 大流通股东,还先后上榜钢钒权证、鞍钢权证的持有人名单。 这两个最牛散户如今把巨量资金投入基金,等于是在二级市场金盆洗手,其中透露出的信号应该引起普通投资者足够的重视。


最牛散户悄然退隐二级市场


在一般情况下,二级市场投资者与基金持有人之间有着比较明确的界限,二级市场投资者通常不会去买基金,而基金持有人一般也不会直接到二级市场去买股票,交叉投资的现象非常罕见。 原因很简单,二级市场投资者大多喜好高风险高收益,对低风险低收益的基金没什么兴趣;而基金持有人承受风险的能力大多较弱,因此追求获利不大但比较稳定的收益。


严英和刘晖作为个人投资者中的大户, 敢于巨资介入世纪中天成为前10大股东,甚至敢于投入巨资买卖权证,这说明他们都是明显的风险偏好者,具有很强的风险承受能力。如今他们携巨资投靠长盛同庆基金,那就意味着他们已经退出了股票二级市场, 至少是携绝大部分资金撤离了二级市场,俨然一幅风险厌恶的模样。风险偏好和风险厌恶这两类角色的相互转化, 在一定条件下是有可能的,比如在大牛市时,无论买进什么股票都大赚,这个时候基金持有人有可能不满足于基金的低收益, 转而直接投身二级市场;或者在大熊市时,二级市场投资者为了寻求资金的避风港转而买进基金躲避风险。


因此,这两位最牛散户突然转换风险偏好,值得深思。 根据长盛同庆基金的招募时间推算,严英和刘晖退出二级市场时,大盘指数位置应该在2500点左右,这个时候已经有900只股票的反弹幅度超过了100%,有83只股票股价创出历史新高。 这两个最牛散户在此时选择离开自己游刃有余的二级市场,转而投靠基金,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也显示出他们退出二级市场的决心。


投靠股票型基金源于看不清后市


说到退出二级市场, 人们一定会对2008 年年初有中国 “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毅然决然地清盘离场记忆犹新。当时A股市场还余热未消,春节长假后的一波行情甚至还相当火,因此赵丹阳的清盘离场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最终的结果说明赵丹阳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 现在,严英和刘晖这两个最牛散户也毅然决然地选择在A 股市场冲破2500点的时候退出, 而二级市场这个时候同样也还相当热, 不但冲破了2600点,并且还向2700 点发起冲击。 那么这两个最牛散户的行为是否与赵丹阳异曲同工呢?


现在要对二级市场的演变趋势做出准确的研判,确实很困难,尽管一路跌跌撞撞,但大盘还是顽强地闯关夺隘,给人的感觉是行情方兴未艾。与此同时,国际股市也是涨势如虹,那些曾经接受政救助的金融机构似乎已经缓过劲来了,纷纷要“去国有化”,指望通过再融资来偿还政救助资金以赎回“自由身”。 因此,有不少人认为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经济已经触底回升。 但两个最牛散户的所作所为告诉人们,情况或许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乐观。


但他们对行情的判断也并不绝对。 按道理,如果他们认为二级市场进入熊市, 那么股票型基金也会发生重大亏损,真要规避风险,那应该买债券型基金才对,或者干脆现金为王。 最牛散户巨资买入股票型基金,说明二位对后市的演变趋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既怕大盘走熊蒙受损失,又不甘心大盘继续上扬踏空行情,因此退一步投靠了股票型基金。 这么做的好处是,如果大盘不幸走熊,那么基金净值的损失幅度一般会小于大盘的下跌幅度,这样就可以将损失减小到最低程度; 如果大盘仍继续上涨,那么也不会完全踏空后续行情而分到一杯羹。


但他们对行情的判断也并不绝对。 按道理,如果他们认为二级市场进入熊市, 那么股票型基金也会发生重大亏损,真要规避风险,那应该买债券型基金才对,或者干脆现金为王。 最牛散户巨资买入股票型基金,说明二位对后市的演变趋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既怕大盘走熊蒙受损失,又不甘心大盘继续上扬踏空行情,因此退一步投靠了股票型基金。 这么做的好处是,如果大盘不幸走熊,那么基金净值的损失幅度一般会小于大盘的下跌幅度,这样就可以将损失减小到最低程度; 如果大盘仍继续上涨,那么也不会完全踏空后续行情而分到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