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39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喇罕,你这个狗日的,佛祖在天上看着你!你全家不得好死!你们全都会下阿鼻地狱……”一干“刁民”被士兵拖出去,绝望地痛骂道。

佛教宣扬众生如果违反“五逆”、“十恶”,死后将被打入“阿鼻”----“无间之狱”(也就是中国佛教所说的“十八层地狱”),将永世不得超生。

喇罕是虔诚的佛教徒,听到刁民如此狠毒的诅咒,鼻子都气歪了,大声吼道:“小的们,先把这些刁民的舌头割了,给本帅下酒!”

不久以后,这次没有参与暴动的“刁民”家属,本来都等在辕门外听候大帅对亲人的发落,现在看到亲人们被士兵拖到处刑台,纷纷和维持秩序的士兵推推嚷嚷,哭声、骂声一片。

“55555…铁匠哥,当初你咋不听奴家劝,如果进了昌盛城,哪里会有今天!”刚才那壮硕汉子的老婆,被士兵挡在处刑台下,哭喊道:“天呐,你就这样丢下我和孩子,叫我娘俩咋活呀!”

“大牛,我的儿呀!喇罕,老子不活了,滚出来,老子跟你拼了……”另外一个“刁民”白发苍苍的父亲,看着儿子被割掉舌头的嘴满口鲜血,嗯嗯呀呀说不说话,气得背过气去。

壮硕汉子看着自己的妻儿,眼中迸发出了后悔的血泪,他对着痛哭不已的妻子,朝昌盛城方向扭扭头,意思是让妻子逃命到昌盛城去吧。

“唰唰唰……”一个当官的一声令下,“刁民”们的脑袋飞了出去,掉在了处刑台下。

“喇罕,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

“喇罕,狗娘养的……”

亲属们悲痛欲绝,各种歹毒的缅骂都用上了。

“他奶奶的,来人呀,把外边刁民家属全部抓起来,连同各甸闹事被杀死刁民的家属,下午都统统押去攻城!”喇罕在帅帐中听到辕门外的叫骂声,怒不可遏道。

“大帅息怒,此举万万不可!”军中大将、原木来城城主孟广劝道:“这些人都是缅人,是我们自己的百姓。闹事的刁民已经处决了,大帅还是放了这些家属吧。这些家属也是因为亲人被杀,心情不好,所以才辱骂大帅,末将出去揍他们一顿,给大帅消消气……”

“孟将军,你不用来安慰本帅!”喇罕气极而笑,摆摆手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那忽必烈的天国军队,以前还不是把老百姓押去攻城,屡试不爽!据细作报告,现在昌盛城中新招的士兵都是缅人,本帅今天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哈哈哈……”

下午,周边甸寨闹事者的几千家属,被喇罕军队押到了昌盛城下,一路上哭声震天,早有探马禀报忽必烈等人。

“哈哈……喇罕这个傻大个,居然也学我们蒙古人的招数!四哥,管他娘的,反正那些缅民都是对我们不友好的,死了活该!”阿里不哥阴笑道。前不久他和忽都、末哥获得刘华应允,留下适当的兵力驻守缅北、缅东北的城池后,带着其余的军队集结到了昌盛城。

“四弟,这些人虽然前次不听劝告,没进城来避难,但也是我们治下的子民……你看看想个什么法子,救他们一下!”末哥因为是拖雷侧妻所生,所以从小胆小,长大后受儒学教育,性格也比较善良。

“是呀,四弟,大哥常说天下各族百姓都是长生天的孩子,如果这次不想法救他几个,大哥多半会怪罪我们的!”忽都大声说到。

“好吧,伯颜,你带2万重步兵,披上迷彩斗篷,到城下1里处埋伏好……”忽必烈稍作沉思,命令身边的爱将伯颜道。

当喇罕的大军来到昌盛城外5里处时,喇罕命令部队原地待命,攻城这么多次,他也学乖了,知道天军的火器最远射程是2000米左右。

“孟将军,这次攻城的头功,本帅就交给你了!”喇罕一指队伍最前边的几千缅民,对孟广说:“别像个娘们似的,难道你自从丢了木来,就害怕天军了?”

旁边好几个喇罕从达贡城带来的嫡系将领,都大笑不止。

孟广看着前边的老女人孺,心中一阵酸楚,被喇罕等人一激,气得说不出话来,低声说了句“遵令”,扭头就走。

孟广率领1千缅军,胁迫着缅民,扛着云梯、木板之类的东西,往昌盛城前进。手举盾牌、结成龟甲阵的缅军士兵,胆战心惊地看着高高的城墙,心中等待着那震耳欲聋的炮声和雨点般的利箭。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昌盛城上并没有任何动静,除了天空中号角齐鸣、城墙上黑压压的人头攒动。

1000米!

500米!

100米!

10米!

“全军冲锋,敌军已经被我们吓破胆了!杀呀……”喇罕密切地注视着孟广他们的行程,直到这支混合“部队”接近了昌盛城半年前挖的护城河,把云梯、木板搭在了10米宽的河面上。

喇罕手持鎏金铜锤,一马当先,近30万大军像海啸般涌向了岌岌可危的昌盛城。

“乡亲们,不要怕!忽必烈王爷已经派人来救你们了!”昌盛城上一阵大喊,吓了城下正被士兵驱赶、准备搭梯子爬城墙的缅民一大跳。

“杀呀!投降免死!”同时,孟广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半生不熟的缅甸话。

孟广回头一看,只见刚刚经过的大道两边小树林中、荒坡上,站起来密密麻麻的天国将士,他们全身黑色的精铁板甲,身披花花绿绿的斗篷,双手挥舞着雪亮的大砍刀,像出笼的钢铁怪兽,朝自己这边蜂拥而来。

“天呐,他们从哪里钻出来的,我居然没发现他们埋伏那里!”孟广失声叫道。

这时,喇罕也发现了敌军,但是看到护城河障碍已经被扫除,而埋伏的敌军不过几万人,所以继续命令大军加速冲锋。

“开炮!”忽必烈看到伯颜他们已经和装备粗劣的缅军交战了,而喇罕的大军也小部分进入了射程,所以连忙下令道。

“嗵嗵嗵……”昌盛城上百炮齐鸣,震得大地剧烈地颤抖.

“哎哟……我的妈呀!”冲在最前头的缅军大部队纷纷中炮,幸运的还能叫两声,倒霉的已经身首异处,血肉横飞。

“噗通”孟广被一名身材高大的蒙古兵砍下马来,幸亏自己以前当城主时造的藤甲还管用,没伤到要害,正准备从地上爬起来,又被另外一个重步兵踩在了地上。

“大势已去,天亡我也!”孟广吐出嘴里的泥沙,扭头一看,自己带来的1千缅军,早已经死的死、降的降,而几千缅民已经从护城河上取走云梯、木板等物,快速从打开的城门跑进城去了。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任天国士兵把他拖走……

此战,喇罕大军又是大溃败,除了几千骑兵刹不住脚冲到了城下几百米处,绝大部分的士兵连炮火的射程都没进入,就逃得远远的了。喇罕回去清点了一下人马,损失4千多人,失踪上万人,气得吐了一地的血,从此倒床不起,直到5天后缅王那罗提到达,他已经气如游丝。

当刘华在重庆朝天门“现场办公”的同时,在缅东昌盛城城楼上,忽必烈已于几天前收到了刘华在重庆的飞鸽传书,正和末哥等3兄弟研究战事。

“四弟,皇兄怎么能指示这样个打法,是不是有点那个……”末哥不安地说道。

“二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皇兄又没像你念过儒家的破书,他哪会讲究这么多[名正言顺、出师有名]……不过,小弟倒觉得只要能打胜仗,少死点天军将士,怎么打都无所谓!嘿嘿……”阿里不哥阴阴地笑道。

“就是就是,老二,你读书读傻了,我坚决拥护大哥的旨意。以前大哥不是常说[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吗?虽然这样打仗不太过瘾,但是早点结束战事,咱们也好快点去打印度,完事了就各奔东西出海去吧!”忽都扯着嗓门嚷道。

“好了,诸位兄弟,听我一言。”忽必烈看到几个兄弟争论了半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耐烦道:“虽然我对皇兄的旨意也不太理解,但是皇兄说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各自保留吧,现在还是按照皇兄的旨意办!”

“四哥,那些药粉李三都组织人手制造好了,现在就分发给大家吗?”阿里不哥问道。

忽必烈点点头,望望昌盛城四周密密麻麻的缅军军营,忽然“噗哧”一笑,“哈哈,皇兄呀皇兄,真有你的,连这馊主意都想得出来……”

“乱说,哪里是馊主意,我就觉得大哥聪明绝顶!大哥说了,缅甸人不怕热,以后我带些到印度和非洲去打仗,应该比汉人能适应那里的气候!嘿嘿,60万人呀,想不到比抓鸭子还容易!”忽都又嚷道。

“就是就是,我那南美洲也热,我也要带些过去!”阿里不哥附和道。

“好了,三弟、六弟,你们去准备吧。这一仗一战定乾坤,大家可不能轻敌呀!”末哥正色道。

“放心吧二哥,你就组织好人手,准备过几天搬运粮草。这次那罗提带来的粮食可多了,有得你忙了!”忽都揶揄道。

“说到粮食,三哥,你的骑兵可要悠着点,别不小心把粮食烧掉了……这么多降兵,我可不想从国内运粮来养他们!”忽必烈提醒忽都道。

“我办事,你放心,嘿嘿……”忽都一阵傻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