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找谁?”高顺看郭图回来了赶忙问道。

“这个我知道,现在就只能找小姐过来了。夫人不在了,也只有小姐的话才能让公子听进去。”徐庶沉声说道:“可问题是夫人因为公子而死,她能来么?“

“不能来也得来,高顺、曹性还有阿福,你们三个去找小姐,跪着求小姐,就是跪死在那里了,也得把她求来。我留在这里看着公子。”郭图的脸上有些狰狞。

看着徐庶他们都走了,郭图叹了口气,慢慢的推开了门。

“啊!公子,你怎么成了这样了?”郭图惊叫一声。

他看见了张信,屋里的张信直愣愣的坐在那里,脸色憔悴,整个人像披了层灰色的纱一样,没有一点生气。只是头发却像雪一样的白,看的人刺眼。

“出去!”张信看也没看郭图,依然目光呆板,傻傻的看着高顺的那一把刀。

“公子!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吧把夫人叫过来的。”郭图“通”得一声跪了下来。

“出去!”张信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依然怒斥了一声。

“公子,你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你不知道现在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我和高顺他们看的心疼啊!这次是我的错,你杀了我吧!”

“公则,没有你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命,是命啊!”张信听着,身体顿了顿,终于看向了郭图。

“公子,是公则的错。你记得那年颖川的事情吗?郭图本就应该在那年死了的,是你留下了郭图的命,郭图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还会死在你的手里,现在郭图做错了,害了夫人。你杀了我,可是你不能这么作践你自己啊!”郭图连连磕着头。

“公则,你起来。”张信站起来想扶起郭图,可刚站起来,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床上。

“公则,不要说了,我说过这不关你的事情。”张信想要扶起郭图。

“二郎”

“姐姐?你怎么来了?”

张信一听,赶忙看向门外,原来是高顺他们终于请来了张娟。郭图看见了张娟过来了,忙爬了起来。抹抹眼泪,拉着高顺几个走出去了。这里现在不需要他们。

“二郎,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张娟看着张信的白发,心疼的说道。

“姐姐”张信扑进张娟的怀里,姐弟两个相拥而泣。

“二郎,你干嘛这么作践自己啊!”张娟拍打着张信哭道。

“姐姐,是二郎害了娘亲啊!姐姐,你知道吗,二郎好恨自己,好恨自己啊!”张信也是大哭。“我真想自己死了,姐姐,二郎真的想自己死了。”

“二郎,姐姐知道你难受,姐姐原先也是怪着你的,可现在看到你这样,姐姐心疼二郎啊,娘亲若是看见你这样,不定会伤心成啥样了。二郎你干嘛作践自己?干嘛啊!”

“姐姐,是我的错……”

张信正说着,却感到都一阵发晕,又摔倒在了床上。

“二郎,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姐姐啊!”张娟赶忙摇晃着张信。

“姐姐,没事。二郎只是感到有些累,休息一下就好了。”张信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哎!”

张娟叹了口气,看看桌上放着的饭菜,伸手端了过来。

“二郎,听高顺他们几个说,你好几天什么也没有吃。怎么能这样呢?来,姐姐喂你吃。”

张信挣扎着坐了起来,张嘴吞下了张娟喂来的饭菜,眼泪却从眼角不停地滑下来。

“二郎,不要这样,娘亲走了,不是还有姐姐吗?你这样子,姐姐也会哭的。”张娟赶忙拿出手帕擦着张信的眼泪,也是流着眼泪说道。

“姐姐,二郎不哭,以后二郎再也不会哭了。咱们都不要哭了,好吗?”

“二郎,姐姐也不哭了。姐姐给你看见东西。”

张娟又帮着张信擦了擦嘴角,走到外面拿回来了一件衣服。

“以前经常看见娘亲给你做衣服,姐姐看着心动,就想着给二郎也做做。可姐姐手笨,没娘亲做的好,你别嫌弃。”

张信赶忙接过衣服,衣服针脚很大,确实做的很差。

“哪里有?做的好极了,比娘亲做的都好,二郎喜欢。”

张娟看着张信高兴,又拿起了饭菜。“二郎,不要说了,再多吃一点。姐姐知道二郎是哄着姐姐高兴的,可尽管这样,姐姐也是高兴。姐姐也知道,娘亲走了,二郎定是恨着父亲,可二郎肯定知道,父亲也是深爱着娘亲,才从小就不喜欢你的。你现在看看父亲都成什么样子了,也不上朝去,整天就往娘亲的坟上跑,人都憔悴的像是老了十岁一样….二郎,怎么不吃了?”

张温,张信心里念叨着这个父亲的名字,不知道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张温是逼死了娘亲,可到底他是爱着娘亲的,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从小张温就不喜欢他,也是因为爱着娘亲才这样的。可不管怎样,张温总是逼死了娘亲,这点谁也不能否认。问题是他记得娘亲临死前嘱咐他的话,要自己保护张温,保护张家的每一个人,自己怎么能找他报仇呢?

“姐姐,我想离开洛阳。”张信推开了张娟为自己饭菜的手,慢慢的说道。

“离开洛阳?那你要去哪里?”张娟有些急了。

“姐姐,洛阳,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留下去。在这里我总是模模糊糊的看到娘亲的身影,还依稀听见娘亲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不知道以后见了他我该说些什么。这样下去,我会疯了的。”

“哦,是这样啊!那姐姐和你一起走。”

“不,姐姐,你得留在这里。娘亲说过要我保护张家的每一个人,我答应了娘亲。既然我走了,你就得留下帮我照顾父亲。”

“二郎,那你能告诉姐姐,你要去哪里吗?”

“我不知道,许是先回南阳看看吧!”张信迷茫的答道。

…………………………………………………………………………………………………

熹平五年的秋天,天气有点阴冷,呼呼的风不停地吹着。

“娘亲,二郎要走了,二郎要离开这里去学本事。二郎真没用,原本说要保护您的,可是却让你保护二郎了一辈子。二郎记得你说的话,要保护父亲、姐姐、哥哥和咱张家的每一个人。娘亲,您知道吗?乱世就要来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可二郎决定了,不管怎样,也要保护好咱张家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张信跪倒在张氏的坟前,风将他的白发吹得漫天飘舞,像是飘渺的烟雾一样。

“二郎,起来了。周郎他们还在等着你。”

扶起张信的是张娟,自从那天和张信交谈了以后。他就知道张信终归是要走了,就一直留在张信的小院照顾着他,直到张信的身体变好以后才回到自己的小院。

“阿瞒哥哥,这几年在洛阳二郎一直得到你的照顾,二郎真不知道现在怎么说才好。”张信对着曹操躬身拜了一礼。

“快起来。二郎,你怎么这样?既然你叫我阿瞒哥哥,我自是拿你当弟弟。照顾你是应该的,真是想不到,世母,这么好的人,怎么……….”

“阿瞒哥哥,不要说了。总之二郎是记得你的好的。”张信打断了曹操的话。

“哦,看我这嘴。”曹操也知道自己失言,骂了自己一声,掏出一个包袱,说道:“二郎,此去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你一个小孩子上路,哥哥不放心。哥哥这里也是不富裕,不过些许钱物还是能拿出来的,你把他们带上。”

张信推辞不过,只好拿了,自有高顺接过。

张信看了看曹操,朝着郭图说道:“公则,你是个读书人。跟着我们浪迹天涯,长途奔波的怕是受不了的。你若是愿意,今天就跟了阿瞒哥哥,他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以后定不会让你吃亏。以前的事情我也忘记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郭图一听,赶忙跪在地上。

“公子,这是什么话!阿福能跟着,我也自是可以。”

张信叹了口气,说道:“公则,我是为了你好。怕耽误了你的前途。”

“公子不要说了,郭图都知道。可公子不知还记得郭图说的话么?总有一天,郭图会死在公子的手上。”

郭图说完,马上就奔高顺他们而去。

“阿瞒哥哥,本是想着给你留下一个帮手的。可是….”张信看着郭图决绝的面孔,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向着曹操说道。

“呵呵,二郎。哥哥是那样小气的人吗?可是哥哥羡慕你有公则这么忠心的人,瞧着阿福将来也不是池中之物,再加上高顺曹性伴着你。哥哥也就放心了。”

和曹操说了些话,张信朝着周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