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解放就佩上军管会胸章(图)

gaowei200 收藏 1 48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为陈列馆工作人员手举胸章



即时播报:记者孔同摄影报道:


一枚红色的“上海市军管会”胸章,背面用黑色的笔迹写着“王子成”的名字。时隔60年后的今天,当它进入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时,仍然有着那最初鲜艳的红色,这是中共党组织发给负责管理接收的上海市军管会成员的身份标志。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就在胜利的喜悦中,当时的圣约翰大学教师王子成被委派去军管会,负责上海城内大学的接管工作。


上课偷偷“加料”


1923年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王子成,在受到抗日救亡运动和一些进步报刊的鼓舞、影响下,在高中时加入了上海市学生救亡协会。“这是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党外组织。”王子成老人说,“救亡协会中开展了好多活动,我开始了解什么是共产主义,并对共产党充满了向往。”1941年假期里他组织男子中学同学外出夏令营,接受进步思想,平时还出黑板报,做一些宣传工作。1942年2月,进入圣约翰大学一年级读书的王子成在共产党员同学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学生党支部的成员,参加抗日救亡宣传组织工作。只不过王子成的共产党员身份是秘密的,连家人都不知道。


抗战胜利后,学习成绩优异的王子成留在了圣约翰大学做教师,教授经济和会计两门课。“当时我们都用英语讲课。”王子成告诉记者,每当讲经济学时,他总是要在规定的教材之外,特意加上一些自己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将进步的思想传授给学生。


对于这些偷偷加上的“料”,当年的学生都十分接受,进步的理论悄悄扎根在他们的心里,自然也不会有人去告密。这让王子成很幸运,他的共产党员身份一直没有被发现。


临解放之前,王子成在淮海中路的家成了上海市人民团体联合会总党团的秘密开会点之一。人们可以发现,这位大学教师的家里常常聚集了一批年轻人。“我们商量一旦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们在‘搓麻将’呢。”王子成老人呵呵笑了起来。


街边躺满解放军


1949年5月上旬,上海城几乎已经被解放军全部包围了。此时,在上海地下党组织和解放军的密切配合下,上海城内的国民党军队撤的撤、逃的逃,老百姓们都在期待着解放军能够早一点进城,胜利解放上海。王子成和他的同志们此时也接到即将准备接收上海高等学校的任务。他们得知,解放军正一路从苏州河北面过来,即将胜利解放上海。


1949年5月27日这天一早,王子成一出家门,惊讶地看到淮海中路两旁的人行道上躺满了疲惫的解放军。“根据当时的严格纪律,解放军绝对不能扰民,不住民房只能露宿。就在上海解放的那喜悦一刻,他们静静地靠在马路两旁睡着了。”王子成老人动情地回忆,“当时我的心里真是激动啊!上海真的解放了!”


不出一两天,还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王子成接到正式通知,要他去上海军管会高教处工作。很快他被任命为军管会高教处大学室副主任,负责城内大学的接管工作。不久,王子成还领到了一枚大红色的胸章,背面写着“一四九?”号和“高教处副主任王子成”等,他牢牢地别在了自己的左胸前,充满了自豪。这时候,王子成的父母才终于确认,这个一直搬住在外的儿子果然是个共产党员。


围坐地上谈接管


军管会接管工作最初是十分艰苦的,王子成老人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办公室是在淮海路西边的一个学校里,由于人多地方小,每天大伙都坐在地上吃饭。每个人捧一个饭碗,大家围坐在一个装菜的大脸盆前,兴奋地谈着未来的工作计划。“当时的情形真是非常‘浪漫’的!”王子成老人充满着革命情怀,笑了起来。


“此时教职工的思想都比较进步,他们非常支持接管工作的进行。”王子成老人说,当时在华东局宣传部的领导下,华东人民革命大学的很多干部也来到上海,进行思想宣传的工作。大夏大学和光华大学合并成为华东师范大学;圣约翰大学和沪江大学分散开来,一部分去了华东师范大学,一部分去了复旦大学,还有一部分并入同济大学;还同时成立了上海第二医学院。面对这些调整改革,十分佩服解放军、相信共产党的老师学生都极为配合,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拥有了人民的支持,深入到人民的内心,这才是真正的胜利!”王子成老人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