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争既——生产之争

zha811 收藏 0 57

透过无数国家、民族、文化、宗教的冲突,从经济本质来看,未来世界之争的关键点其实只有一个——生产者和消费者之争,从宏观层面来说,基本可以算是城市和农村之争。


经济衰退导致世界各国都出现了大量失业人口,这种现象貌似不可接受,实际上却是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结果。反而以前失业率不那么高才是由于美国总体上大量提前消费,当代人花后面好几代人的钱才拉动的。


很简单的逻辑,科技水平生产力是不断发展的,与过去相比,生产同样数量质量的产品,就必然只需要更少的生产者就足以完成。假如在100年前,某工厂生产一万件衣服,需要100名工人。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一百年后生产同样的一万件衣服还需要100名工人吗?或者甚至需要比100人更多,120名工人?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现代的工厂需要的工人数量只可能比100人少,不可能多。那么多出来的人去哪里?答案是只能失业,或者出现新兴产业将其吸收。然而新兴产业要兴起,必然而然要以新的消费需求为前提,而人类出现新的消费需求却并不是那么多的,来来去去总走不出衣食住行学游的圈子。新兴消费的出现,还往往以某些旧有消费的消灭为代价,比如出现了汽车的消费,人力车马车的消费就要消亡,出现太阳能风能新兴消费,石油煤炭的需求就有所下降,出现互联网消费,书店电影院等场所去的人流就相对减少。


所以,总体上,人类必然出现生产过剩,消费不足的趋势,这些道理老马早就讲过了。那么现在问题是什么呢?问题就是,争取做生产者的竞争。表现在微观层面上大家都要打破头为个职位去争夺,这已经见怪不怪了,无论什么工作,总比失业好。表现在宏观层面上,各国也将如同在求职中心打破头的人们一样,竭尽全力争取成为世界的生产者,而把纯消费者的失落留给别的国家。拟人化的说,中美日印德英法所有这些国家,也如同求职者一样站在一个虚拟的老板面前,打破头的推销自己:“老板,要我吧,让我干吧”。在全球化步伐日益无可阻挡的今天,为自己国家争取一份生产者的名额,就等于把一份失业者的名额留给别的国家去痛苦的消化。


全球范围内怎样处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矛盾问题,存在两种必然的哲学倾向,来自观念上的彻底不同。一种是彻底的达尔文主义,残酷的优胜劣汰,如果一个人不能竞争成为生产者,他就必须逐渐被淘汰,消亡;一种则是人文主义的关怀,认为既然并非生产的物质产品不够满足全体人民的需要,而是由于非生产者的消费力不足无法享有,那么就应该以国家暴力机器为后盾,将生产者生产的剩余产品夺取过来,平均分配给全体人民。资本家们属于前者,马克思属于后者。


显然,当代任何一个国家政权都不敢公然彻底拥抱前者达尔文主义,尤其一人一票民主的国家,无论如何,政府必须标榜他拥护的是后者,是人文主义的关怀,任何国内贫富差距不公等等问题,政府只能归咎于措施不力,方法不足,而无法赤裸裸的对国民公然宣布——你们失业你们就该完蛋。希特勒之后的各国政府,没谁敢这么说。


各国政府在道义上都是对本国国民负责,而非对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负责,这是国家存在的根本基础,如果不是这样,这个政府存在的合理合法性就根本立不住,就理当被本国人民推翻,因为它竟然是对别国人民负责,帮助别国人民剥夺本国人民生存机会的工具。国就是个大家,一个家庭难道会关心别人家孩子是否失业胜过自己家孩子?如果有机会让自己家的孩子谋到一个职位,一个生存名额,代价是冷眼看着别人家孩子掉进阴沟里去,我相信天下所有的家长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甚至会不惜背负恶名亲自动手把别人家孩子踩进阴沟去。


因此,从理论上说,随着生产过剩危机的加深,国家机器就必然出现截然不同的对内对外两副嘴脸,在国内面对国民,国家机器必须标榜人文关怀主义,对外面对别国国民,则可以相对无所顾忌的祭出残酷达尔文主义的大旗。


未来世界,必然是争夺日益减少的生产者身份之争,而且日益会是抱团以国家机器为单位进行的争夺。胜利的国家成为全球财富和生产的聚集中心,失败的国家只能苟延残喘挣扎于贫困与失业的苦海。


原本世界各国还有除了生产者和消费者之外的角色——掠夺者,当然,这是最舒服的角色了,不过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掠夺者角色虽然在今天的世界仍旧在很多范畴存在,但是其趋势是不断削弱直至消亡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