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史趣闻五则

水牛掩护穿插


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一个雨夜,我军某部2营正沿着一条公路向敌纵深插去。正当尖兵排接近敌据守的800高地时,该高地的敌人突然以电筒向公路照射,跟随尖兵排前进的副营长忙命令大家卧倒,未被敌人发现。但副营长犯愁了:全营这么多人,怎么能保证从敌眼皮底下过去而不被敌人发觉呢?


正在这时,尖兵班一名战士来报告:前面有一群水牛,正沿着公路迎面走来。水牛?副营长一想,牛走路的声响和人走路的声响不是差不多吗?有办法了!于是,他命令尖兵班把牛拦住,往回赶,掩护部队前进。当队伍到800高地西侧山脚时,又遇敌人以手电筒照射,但敌人一看是水牛,未引起注意,全营秘密地从敌阵地边上插了过去。以后,他们又用同样的办法,连续5次从敌人阵地旁边插了过去,到达了指定位置,保证了战斗的胜利。


关于朝鲜战争的一则秘闻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夕,西方面军一个德林软件公司已预测到:中国将出兵朝鲜,直接与美国作战。在战争爆发前,德林公司集中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研究这个对美国决策有重大意义的课题:美国出兵朝鲜,中国的态度将会如何?战争爆发前8天,德林公司拿出了研究成果,并打算把这一成果卖给美国对华政策研究室,价格为500万美元,相当于一架最先进的战斗机动性价钱。研究的主要结论只有7个字:“中国将出兵朝鲜”。研究成果还附有380页的资料,详尽地分析了中国的国情,充分论证了中国决不会坐视北朝鲜危机而不救,并断定一旦中国出兵,美国将会不光彩地被迫退出这场战争。可惜美国对华政策研究室的官员们却视之为无稽之谈。直到美国在朝鲜大败退时,有人才想到德林公司的这个研究成果。当记者问及从朝鲜战场回来的麦克阿瑟将军对此看法时,他不无感慨地说:“我国最大的失策是舍得几百亿美元和数十万美国军人的生命,却吝啬一架战斗机的代价。”


日本大将撞在炮口上


1942年12月18日,天气晴朗。我国驻守在大别山区的某高炮部队的几个炮兵,正在趁着好天气擦拭武器。因怕炮弹年久失效,想放几炮试试。正当他们摆好高射炮要放的时候,沿着长江飞来一架日军飞机,于是炮兵们就以这架飞机为目标,迅速开炮,一炮就把敌机击中了。说来也巧,乘坐这架飞机的是驻汉口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这日正由南京飞返汉口,同机十一人全部丧生。这是我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击毙的日军陆军军阶最高的将领。

蛤蟆阵


夏天的傍晚,当成群的蛤蟆聚集在沁河岸边“呱呱”乱叫的时候,人们还免不了有点讨厌它。可是,就是这些喧闹不休的小东西,在沁源军民围困日寇的战斗中却成了一支“特种兵”。1943年的夏天,被我军民长期围困、饿坏了肚皮的交口据点之敌,从沁源县城拉来了一汽车镰刀和麻袋,他们要动手抢麦子。怎样才能拖住敌人,保卫我根据地人民抢收夏粮呢?在作坪村召开的二区轮战队和八路军联席会议上,根据陈赓司令员“置敌于疲惫不堪”的指示,大家研究让蛤蟆出阵。


在敌人将要出发抢粮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刚刚入睡就被据点周围的“呱呱”叫声给吵醒了。鬼子无奈,用机枪步枪乱打一气。可是,还没钻进被窝,那被枪声吓坏了的蛤蟆清醒过来,更加拚命地叫开了。没办法,鬼子只好又起来打枪……就这样,鬼子休息、蛤蟆叫,蛤蟆休息、鬼子闹。直搅得鬼子一夜不能合眼。第二天,眼看着山下不远的地方老百姓在收麦子,鬼子却困乏得呼呼睡大觉。原来,这就是作坪村民兵和八路军摆的蛤蟆阵。他们捉来一串串蛤蟆,先把胡椒粒塞到蛤蟆喉咙里,再扔到鬼子据点周围,那蛤蟆因受胡椒的刺激,通夜大叫不止,弄得敌人无法入睡。敌人出来捉蛤蟆,民兵就在蛤蟆腿上挂地雷,炸得鬼子连窝都不敢出来了。


“三江”战南海

1974年1月,我军发兵西沙以收复被当时的“南越伪政权”侵占的岛屿。我军在广州、榆林和西沙,分别设立3级战场指挥部。三地来往电报均签署前线总指挥的“江”字。叶剑英元帅为此事询问总参作战部,是否在电报上有差错?总参作战部对叶帅解释说:


广州指挥部电报上的‘江’字是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同志,他是塔山阻击战时的东北野战军四4纵队12师的师长。


榆林指挥部电报上的‘江’字,是海南军区司令员江雪山同志,他是塔山阻击战的“塔山英雄团”原副团长。


西沙指挥部电报上的‘江’字,则是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江海同志,他也参加了当年的塔山阻击战,是“白台山英雄团”的原团长。


叶帅闻言后拍案叫好,高兴地说:“三江奔南海,此役可操胜券!”果然,1月20日,我国外交部发表声明:我军在西沙永乐群岛对入侵的南越军队进行了英勇的自卫还击,给予来犯之敌以应有的惩罚。是役,我军收复了西沙的珊瑚、金银、甘泉诸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