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卅五章 谋划,备战(2)

wenphon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龙兄弟,你不和我们坐下来一起吃了?”刀三疤子见王辰龙没有坐下来要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意思,就问道。   “不用了,我叫了一份,准备端到楼上去吃。那丫头还在上面配药呢,我得去看看她不是?”王辰龙说道。   “配药?啥药?谁病了?”余老头听到药,就问王辰龙。   “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龙兄弟,你不和我们坐下来一起吃了?”刀三疤子见王辰龙没有坐下来要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意思,就问道。

“不用了,我叫了一份,准备端到楼上去吃。那丫头还在上面配药呢,我得去看看她不是?”王辰龙说道。

“配药?啥药?谁病了?”余老头听到药,就问王辰龙。

“没有,那药是化装用的,日后用得着。”王辰龙看了看客栈里吃饭的人,没有发现小日本派来盯梢的人,小声说道。“好了,你们先吃,菜来了。记住,别忘了那些高丽娘们,让小二送到房间里去就行了。”

说完,王辰龙就找伙计点菜去了。

“小二,别忘了来坛上好的‘烧刀子’?”刀三疤子对上菜的伙计说道。

“忘不了,客官,一会就给您送来。”

“记住,别喝多了,还有正事要办呢?”余老头发话了。

“知道了,余爺。”

……

“你们先站着,这些饭菜我自个端进去。吃完后,我会放在门外,通知你们来收。”王辰龙站在房门前,转身对端着饭菜的两伙计说道。

“好的,客官。”两伙计答道。

王辰龙推门进去。

两分钟后,王辰龙打开门,接过一个伙计手里的两菜一汤的盘子,关上门;不久,门又开了,王辰龙接过另一个伙计手里的饭盘子,关门前,王辰龙給他一个大洋,说:“这是打赏你们两的。”

“谢谢客官,谢谢大爷。”小费一个大洋,让两小伙计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地给王辰龙点头弯腰。

……

饭吃完了。王辰龙的胃口大得很,吃得连渣都不剩,汤也不留一滴。摸摸肚皮,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

“龙哥,这些我来。”见王辰龙亲自动手收拾碗筷,金紫萱有点慌了。她可是一个丫头,能跟主人坐在一起吃饭,已是天大的恩赐了,哪能让主人干这下人做的活。

“不用了。紫萱,你还是好好想想,开一份药单,配制易容膏的,要最好的,回去后好大量配制;还有刀伤药,我要最好的,我需要你配制出最好的刀伤药来。”王辰龙阻止金紫萱动手收拾碗筷,“下午,我要出去一趟,配制易容膏的事,你自己去伙房找伙计帮你。记住,别忘了围上围巾,戴上帽子。还有,谁要是对你不规矩,用枪吓唬吓唬他,还不老实,就给他一枪。不过,我已交待过掌柜的,谅他们也不敢。”

“是,龙哥。”金紫萱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王辰龙把收拾好的碗筷放到盘子上,放在门外的墙边,回到房里,拿起还剩4400大洋的钱箱和一个钱袋,出门了。

进到下面的房里,刀三疤子等人还没回来,看样子,还在吃喝。

闲着没事,王辰龙从钱袋里数出100个大洋,放在一边。然后,掏出一支勃朗宁手枪,把玩起来。

……

“咣”地一声,门被狠狠地撞开了,是刀三疤子,很可能喝高了。

“呵,龙兄弟,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吃完了。”刀三疤子打了个酒嗝,坐到炕上说道。

“那些高丽娘们吃了吗?”王辰龙问道。

“已经给她们叫了,现在正在屋里吃着。”顾八打着嗝说道。

“龙哥,你这枪是哪来的?”小狗子看着王辰龙手里的勃朗宁手枪问道。

“九公厘(毫米)勃朗宁手枪,好东西,好东西。以前在奉军里,团长都很少配这种枪,只有旅长才有。”马快啧啧说道。

“早上才出去一会,龙哥就弄了支枪,买的?”四蛋羡慕道。

“这是‘科柳莎娃珠宝店’的老板送的。”王辰龙收起枪,指着钱箱说,“这箱子里有4500块大洋,待会,我和三哥先走,引开小日本盯梢的人。之后,大伙分头行事,注意,不要太张扬。我看,四蛋你就留在店里,看着那些女人。”

“龙兄弟,放心,这点小事,没问题。”顾八拍着胸脯保证。

“龙哥放心,俺是不会让那些高丽女子跑掉一个的。”四蛋也挺胸说道。

“三哥,还行吗?要不,你就留下来,好好睡个觉。”王辰龙拿起钱袋,看着眯眼的刀三疤子说道。

“行,怎么不行。就那点酒,难不倒你三哥我,只是,昨个晚上太劳累了。不过没事,只要进了赌场,你三哥我精神头一样足。”刀三疤子站起来,摆摆头说道。

“那好,我们去赌场转转。买那么多的粮食和布匹,得好几万呢。那些赌场,是该出出血了。”对于赌场,不管是小日本开的,还是中国人自己开的,王辰龙都没好感。

临出店前,王辰龙还不忘让小二去三楼拿自己放在外面的碗筷和盘子。

“三哥,带我去几个较大的赌场转转?”一身呢子大衣,头戴礼帽,围着围巾的王辰龙站在老东北客栈牌匾下,对着还在晃悠悠的刀三疤子说道。

“行,听兄弟你的,三哥带你去。”刀三疤子抹了把脸,一招手,“拉黄包车,车的,过……来。”

王辰龙也招手叫了一辆。

“二位爷,要去哪?”两车夫问道。

“去‘旺财赌场’。”刀三疤子踏上车说道。

王辰龙也上了车,指指刀三疤子的车,意思是跟上。

前脚两人刚走,后面就有人也叫了一辆黄包车,跟上了王辰龙二人。

……

“二位爷,‘旺财赌场’到了。”两车夫停下车说道。

“这是赏给你们二位的,不用找了。”王辰龙掏出一个大洋,交给拉他的车夫。他王辰龙可没有零钱,铜子,只好给他们一个大洋。一个大洋的车钱,绰绰有余。

“谢谢二位爷,谢谢二位爷。”两车夫赶紧点头说谢。

“三哥,到了,该下车了。”王辰龙来到刀三疤子坐的黄包车旁,看着还眯着眼的刀三疤子,拉着他的膀子说道。

“到了,这么快?”刀三疤子睁开眼说道。

旺财赌场看门的伙计见王辰龙穿着西装,一看是个有钱的主,赶紧过来招呼:“二位爷,里面请,第一次来吧?”当他看见下车的刀三疤子后,一愣神,“哟,这不是三爷吗?您可是好久没到旺财来了。这位爷,是您的兄弟?”伙计指着王辰龙问道。

“你是……”下车的刀三疤子以前也来过旺财赌场,他才没工夫记住一个个小小的伙计。

“俺就是这里面的一小伙计,哪能入您三爷的法眼。您二位请,里面请。”小伙计很会说话。

……

瑞昌粮油店。

“伙计,你们掌柜的呢?咱哥俩有桩大买卖找你们掌柜的谈。”两个汉子一踏进瑞昌粮油店的门,叫住一个伙计。两人心里明白得很,这瑞昌粮油店可是吉林城里数一数二的粮油店,大米,面粉,各种菜油,多着呢。

“你们二位……”伙计看着眼前穿得不咋样的两个汉子,其中一个还抱着一个箱子。伙计皱了一下眉:难道真的有大买卖,可这两人……不像呀?

“怎么,咱哥俩不像?”抱着箱子的汉子见伙计那眼神,有些火了,打开箱子,“这是4000大洋,只是定金而已。”说完,“碰”地一声,又盖上。

“好好好,您二位稍等,俺去叫掌柜的。”伙计见了箱子里面裹着的一封封大洋,还有一些散开的大洋,他信了。马上又换上个笑脸,热情的很,“柱子,带二位去厢房伺候着。”

“好嘞。”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答道。看样子,是个学徒工。

“狗眼看人低。”抱箱子的汉子低声骂道。

“算了,八哥,甭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他身旁一个瘦小的汉子拍着他的肩小声说道。

这两人是谁?不错,正是顾八和马快。

“二位,这边请。”那个叫柱子的少年走过来,很恭敬的说道。说完,就领着顾八和马快来到一个小厢房门前,一推门:“二位爷,里边请,俺去给二位倒茶,掌柜的在后院仓库,一会就过来了。”

两人进了小厢房,里面摆设很简单,一个火盆,一个方桌,四条长凳,墙上挂着一幅财神爷的画像。门被那少年带上了。

“哐”地一声,顾八把装着银元的小箱子放到桌上,坐在凳子上,马快也挨着他一起坐下。

“八哥,这5000石粮食,这店一时半会怕是拿不出来。要是秋收时候,不要说是5000,就是50000石,这瑞昌也拿的出来;现在,恐怕他们库存的没这么多,要从其它地方调粮回来,也得十天半月的。”马快说道。

“你笨啊,这吉林城的粮店又不是只有他瑞昌一家,咱们可以去其他店瞅瞅。”顾八打开箱子,看着里面的大洋说道。

“八哥,你说,龙兄弟的办法行得通吗?那可是价值30万的军火,数目不小啊,老爷子口中的‘老枪’会忽悠其他人吗?还有炮呀……”

“嘘嘘嘘,小声点,这什么地方,能瞎说吗,小心隔墙有耳。”顾八制止了马快继续说下去,扭头看了看厢房的门。

“把那些家伙混在粮食和布匹里弄回去,一个雪车上只派两个弟兄押车,安全吗?”想起王辰龙的办法,马快心里悬得很。

“龙兄弟的办法应该行得通。你看,‘老枪’继续找其他买家,忽悠他们,30万大洋,一个子都不让,能拖就拖;这边,我们偷偷地把东西往山寨押送,人少了,其他山寨的探子才不会怀疑。以余老爷子在道上的威望,他们是不会打我们粮食布匹的主意的。还有,老爷子留在吉林城,可以安抚一些人嘛。”顾八小声说道。

“掌柜的,二位就在里面。”门外的声音传了进来。

听见外面的说话声,两人赶紧闭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