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阴谋 引子

倒霉的疯子 收藏 4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阴谋在字典里有三种解释:第一,用兵的谋略:第二,秘计,诡计:第三,暗中策划,秘密计议。 无论是哪一种解释,阴谋这个词都不是什么太好听的词语。 把子知道,他现在和小辣椒所做的事情就是一个阴谋。 小辣椒现在在把子的眼里是一个让把子都自愧不如的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阴谋在字典里有三种解释:第一,用兵的谋略:第二,秘计,诡计:第三,暗中策划,秘密计议。

无论是哪一种解释,阴谋这个词都不是什么太好听的词语。

把子知道,他现在和小辣椒所做的事情就是一个阴谋。

小辣椒现在在把子的眼里是一个让把子都自愧不如的人。

把子只是想在老刀把子的权利大餐里多分得一杯羹,而小辣椒现在让把子把这一整盘的大餐独吞。

把子的头上在冒汗。

汗水一滴一滴的顺着把子的下巴流下来。

小辣椒看了看把子:“大用,你怕了!”

把子没有回答,但是把子点了点头。

小辣椒忽然站了起来:“当年那个豪气冲天的巴大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的胆气和豪情都上哪儿去了,难道说都被大风给刮跑了?”

把子摇了摇头:“我的姑奶奶,我的祖宗,这事儿要是漏了,别说我,恐怕你和孩子们一个也活不成!”说着,把子环顾了一下四周,“你忘啦!老刀把子可是有一句话,斩草必除根啊!”

小辣椒看了看把子,冷冷一笑:“大用,胆小难得将军做!”

把子看了看小辣椒:“我的姑奶奶,有道是:成者王侯败者贼!咱们的事儿要是不成----”

小辣椒很平静的看着把子,把手枪慢慢的放在桌子上:“大用,大不了都是一死,咱们只要计划得当,就能来一个死中得活,我都不怕,你一个七尺高的汉子怕什么!你现在想想,当初咱们一成亲的时候没处可去,那时候你那个老大怎么不管咱们,现在儿子已经十二了,闺女都七岁了,可是我们娘儿几个还在到处奔波,连个落脚之地都找不到,可是你那个老大呢,听你说,那个叫什么老黑的也成亲啦,不就是因为他是你们老大的心腹,他怎么就能把老婆孩子接进山里去,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你这个三掌柜的?”

把子摇摇头:“不一样,你不知道啊我的姑奶奶,我不愿意孩子们一生下来就是贼子贼孙,到现在俩孩子不是还不知道我是个贼吗?”

“那,那怎么张立和张平都可以呢?”小辣椒反问。

“那俩孩子不是没处可去吗?”把子极力分辨着,“当时他们才多大啊,要是不留在老营里就该饿死了!”

“说得好听!”小辣椒嗤之以鼻,“你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反正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徐宁他们几个,怎么样也得给咱们孩子们留一份!”

“你还不知道老大的脾气,那个人是个红脸的汉子,说一不二的,再说,当年一拉杆子的时候弟兄都应过老爷子的话,现在你让我怎么开口说这事啊?”把子推脱着。

“好啊!”小辣椒有点起火:“好你个巴大用!你当年是苦苦追求,害得我跟你亡命天涯十几年,如今你又有了新欢,是不是不想要我们娘儿几个啦,那好,今天我就成全你,我带着孩子们走!”说着,小辣椒把手枪一别,转身就要走。

把子慌了,急忙拉住:“ 我的姑奶奶,你可别闹啦!我只是说这事咱们得从长计议,又不是说不做!”

······

“阴谋?”雷远有点诧异的看了看雷丙,“看不出啊,我三小子现在这脑袋瓜子还是真灵!”雷远说着,用手指了指雷甲:“老大,你可是越来越不如老三了,是不是这些年混得太顺啦忘了怎么使唤了吧?”

雷甲不敢顶撞自己的爹,可是心里非常的不服气,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偷偷的瞪了雷丙一眼。

雷远装作没看见,他看着雷丙:“老三,你跟爹说说,这钟先生是怎么个阴谋啊?”

雷丙从兜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烟盒,“嗒”的一声弹开,然后取出一支纸烟双手递给雷远,恭恭敬敬的又掏出打火机给雷远点燃,又给雷甲拿出纸烟点燃,这才摆弄了一下溜光水滑儿的头发,慢条斯理的说道:“爹啊!我不知道爹您老人家是怎么想的,我是这么看的,钟先生让您老人家一次一次出头拉拢把子,这里面指定有什么事儿。一,是爹您老人家现在还是不托钟先生的底儿,所以无论钟先生做什么事儿,您老人家就是好好好是是是对对对的应承,一点儿主意也不拿,所以钟先生对爹您老人家存有戒心。”

雷甲听雷丙这么一说,轻轻哼了一声:“这是爹他老人家懂得规矩,咱们是为钱,又不是为了出名,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个道理你不懂啊?”

雷远看了看雷甲:“我说老大,你怎么不听老三把话说完呢?闭上你的嘴!”

雷甲被雷远这么一训,悻悻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了。

雷丙对雷甲的这种态度习以为常,继续说下去:“这二,我看钟先生是有心把把子拉下水,到时候可以和爹您老人家说道说道,老刀把子要是真让钟先生给拉过去或者同意和钟先生合作,那顺和堂里面恐怕就没有咱们爷几个的立锥之地啦!”

雷远点点头:“这一点我也想到了,还有别的什么意思吗?”

雷丙忽然微微点头,冷冷一笑:“这第三就是我说的那个阴谋,要是钟先生不是买卖生意口儿而是白道上的鹰抓孙,这恐怕就是个大阴谋!”

雷远听雷丙说到这里,猛地一拍脑袋:“哎呀!老三,你说的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到,我说老三,你还真行啊,爹想不到的你都已经想到了!”

雷丙摇摇头:“爹啊,钟先生他要真是官人儿咱们也好对付,这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我就不相信,钟先生他会是不吃腥的猫儿,这年头,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雷远看了看雷丙:“老三,听你这话头,你还怕钟先生是那方面的?”

雷丙点点头:“我有这么一点怀疑!”

雷甲摸了摸脑袋,他听不懂雷丙和爹说的话:“老三,钟先生能是哪方面的啊?”

雷丙看看爹,又看了看大哥雷甲,小声的说道:“我怀疑钟先生是日本人!”

······

“这怎么能叫阴谋呢?”钟先生看了看肖霖,“肖老弟,你对中国的东西研究的还是不够啊,咱们做的事不能叫阴谋,阴谋这个词语是不对的,应该叫谋略!”

肖霖看了看钟先生,“谋略?”

“对!正确的讲,应该叫做计划,咱们大日本皇军的战斗计划!”钟先生笑着说,“肖老弟,现在咱们关东军司令部已经制定了《热和计划》,很快咱们就可以把整个热河纳入咱们的版图,现在咱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能够把整个热河顺利的划归咱们的管辖范围,到了那个时候,你和我就可以恢复咱们大和名族的姓名,再也不用在这里使用这些支那人的中国名字了!”

“这么说,咱们对付老刀把子这类的中国土匪也算是为了帝国?”肖霖轻声的问道。

“是的,一点也没有错!”钟先生说着,把肖霖拉到自己的身边,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那几份密电,从其中找出了一份递给了肖霖:“肖老弟,你来看一下!这就是一直被人看不起的中国土匪。”

肖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份密电接了过来,只见那上面说的是原辽河一带著名的土匪头子老北风张海天张贺年的一些事,肖霖看了看钟先生,“钟先生,这个中国土匪怎么这么厉害?”

钟先生看了看肖霖,慢慢的说道:“自从这个张贺年被东北救国会任命为义勇军第二路军司令兼辽南地区义勇军前敌总指挥之后,三陷台安,四袭海城,给我们大日本关东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就连日本关东军军大佐河野基英也在和张贺年的战斗中阵亡。今年三月,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得意弟子花谷正二在海城东门外被张海天张贺年组织杀手刺杀,而且把花谷正二的尸体碎尸万段。现在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和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对张海天张贺年恨之入骨,在辽南各城乡市镇到处张贴着通辑令,悬赏捉拿。活捉老北风,赏大洋两万;打死老北风,赏大洋一万。本庄繁司令官还亲笔手令,派土井、多门两个师团,日夜兼程齐头并进,分别进攻台安、海城一带,准备以重兵拉网式围剿,务必要克日灭掉“老北风”张贺年。”说到这里,钟先生再次看了看肖霖,意味深长的说道:“肖霖老弟,这就是一个中国的土匪,他给我们帝国的事业造成了多么大的危害,如果老刀把子这一类的人都和我们帝国作对的话,那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损失!我们绝不能让这种损失出现,在帝国军队还没有进入热河以前,我们要尽可能的把这些人拉拢过来,实在拉拢不过来的话就秘密除掉他们,避免他们以后会给我们造成更大的损失!”

“但是,像老北风这样的土匪毕竟还是少数,而且老刀把子这一类的土匪和老北风也有很大的不同啊?”肖霖还是不愿意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些土匪远远没有像老北风这样的土匪厉害,我们费时费力的拉拢他们远远不如秘密解决来的要快啊?”

钟先生摇了摇头:“肖老弟,你不应该这么看,据我们的情报,这个老刀把子和一些他们所谓的义勇军有着紧密的联系,而且老刀把子已经把一些非常厉害的暗杀高手派到了那里,这对我们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可是如果我们能把这些人拉过来的话,那么后果远比把这些人解决要大得多!”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