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滴血的讨薪之路

2005年,我们一群农民工在中国一冶建筑有限公司,长强一冶项目部打工。自进工地以来,一直被该公司拖欠农民工工钱,长期以来商要无果。

当时,我们在此工地施工时,甲方是以每月的工程进度付款。但是,每当款拨下来后,就被该项目经理以各种理由截留,至人工工资总是无法付清,甚至连生活费都不够。在多次的协商后,该经理一再保证,等我们所施工的工段完工后,一并付清。为了该工地能顺利完工,只好到处借钱,直之合格交工。并所以的手续,已通过甲方,监理公司审核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们完工后,就再也找不到该经理韩耀武的人影,连其的手机都给换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到处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可是,韩却找理由说,甲方没有给钱等理由不给。可是,在我们施工的那段时间里,甲方以拨给我们300多万,并且有帐可查。只是被他挪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

为了此事,我们一再找该公司的领导商谈,但一直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只是让我们找韩要。无奈,在2006时,千辛万苦寻到其人,在一番的交涉下,韩只是一味耍无赖,情急之下,就私自将他扣留。没想到,就是这无知的行为,换来了两年的监狱生活。

现在,虽说两年的时间已过,但是,欠下的工资,机械费,材料费,借款等,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于是,在2008年9月,我们再次找到该公司查寻帐目一事,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该公司竟称帐上反映不出有我们干活的痕迹。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想政府各级部门反映。可是,直到现在,我们还是没有得到哪一个部门的明确答复。后在走投无路的情形下,就向检察院反映,在该院的过问下,一冶公司才让我们了解了一些关于帐目的情况。

不了解不知道,此时的情况,让我们匪夷所思,在2005年时,项目部在韩的授意下,把我们所施工的工段,早已私自转到别的施工队名下,并且是在我们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更不明白的是,韩不知用什么办法,竟把我们施工的所有材料,改头换面的换成了别人的,而且还在2007年时,在我们一起20多个施工都没有接清余款时,就把我们所做的工程款及那家施工队的钱前部付清。具了解,到2009年5月,其他的工程队还没有结清。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我们一在找该公司及有关部门上诉,但,此时就再也没有人过问。目前,我们也不知道跑了多少的路,进了多少部门的门,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来回奔波,已是投诉无门。得的答复是,那还是要找韩解决。但目前,听该公司的领导说,该同志早以被公司开除,当时的项目部也不存在,公司无法管辖。,这说法,我们也不知是什么道理,毕竟该工地的帐已全部转到公司了呀。现在,公司就推到一个躲得不见人影人的身上,不知是何道理/

真的不知道,国家提倡了多年的,不准拖欠农民工工钱的政策,在我们需要讨一说法时,竟找找不到究竟是那一部门管理。维权,在一个强大的财团,有权有势的人面前,竟是那么的举步维艰。想去法院起诉,可一个家徒四壁,连生活都成问题,平日里,为了申诉,只好到处靠打零工,凑申诉费用的老百姓,在那一笔如同天文数的起诉费前,简直比登天还难。

事到于今,我们真的是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在讨薪的路途中,面前的一座座高山,布满荆棘的坎坷道,早已弄得遍体磷伤,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遥遥无期的无奈等候。

湖北,武汉市,新洲区

无奈的农民工

2009年5月20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