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38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1)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4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96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半个月前,缅甸国都蒲甘城也曾经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蒲甘位于缅甸西部,伊洛瓦底江中游左岸,曼德勒西南150多公里处。这里最初是由19个村落汇集成的小镇,古称“阿利摩陀那补罗”。

公元849年,频耶王在蒲甘筑城,建城门12座,并挖护城河相围。1044年,阿如律陀王在这里创建了缅甸历史上第一个包括缅、掸、孟等民族的统一的封建王朝,即蒲甘王朝。从此,蒲甘开始成为历代蒲甘王朝的京都。当时,阿奴律陀王笃信佛教,他在征服缅南部直通王国时曾获32部《三藏》经、300名高僧和技艺高超的工匠多人。于是他开始在蒲甘大造佛塔,蒲甘亦遂之成为缅甸文化、宗教的圣地之一。

自公元11世纪到13世纪,蒲甘先后建造的佛塔就达万余座,故蒲甘也被称为“万塔之城”。100多座著名的佛塔中,有的洁白素雅、朴素大方,有的金光闪闪、雍荣华贵。塔内的佛像或坐、或立,或躺、或卧,千姿百态,形象各异;他们有的顶天立地、高约数丈,有的精巧纤纤、高不盈余;这些佛像表情逼真细腻,惟妙惟肖。这些佛塔内的浮雕壁画,更是技艺精湛,独具匠心。漫步在面积约25平方公里的古城蒲甘,处处可见大小不一的佛塔矗立在街头巷尾,真可谓:“出门见佛塔,步步遇菩萨”。因此,蒲甘又被誉为“宗教艺术荟萃”、“东方佛教艺术的宝库”。

沙场秋点兵。

在城外30里处,有一座巨大的军营,10里见方的校场中间,搭了一座豪华的点将台,上边端坐了16岁的缅王那罗提和王后答罕。站立在他两边的是昌盛王诃波蒂,达贡(今仰光)王喇罕,又有左丞相哈哩强,右丞相泽利,国师迷蚩,元帅粘摩忽,将军皎摩、奇握温、乌哩布、瓦哩波,以及前不久从缅东逃过来的朵思大王和木来城主孟广。

“陛下,吉时已到,可以开始了!”诃波蒂请示道。

身穿金玉镶嵌盛装的那罗提,看了看帅台下黑压压的士兵和四周围观民众,得意地用留在长指甲的大拇指,摸了两下自己唇边绒绒的胡须,兴奋地说道:“王叔,开始吧!”

“天国强盗南下,侵略我大缅河山,将士战死沙场,百姓生灵涂炭……半年来,吾王励精图治,合纵连横,训练精兵,准备一举驱逐鞑虏,复我失地……今日大吉,我们伟大的陛下,亲自前来校场中挑选兵马大元帅。”诃波蒂抑扬顿挫地宣布,一指校场中间的龙形巨鼎道:“不论军民人等,有能举得起这铁龙者,即封为镇天王、兵马大元帅之职。”

旨意一下,那军丁、将士,个个想做元帅。这个上来摇一摇,涨得脸红;那个上来拔一拨,挣得面赤。好象蜻蜓撼石柱,俱满面羞惭,退将下去。

那罗提少年心性,力排众议,独断专行地设想的这个选拔兵马大元帅的方法,现在看到大家都举不起来,失望道:“当年项羽拔山、子胥举鼎,难道我国枉有这许多文武,就没个举得起这千斤之物?”

正在烦恼,忽然旁边闪出一人,但见他生得:脸如火炭,发似乌云;虬眉长髯,阔口圆睛;身长九尺,膀阔三停。分明是天降狠金刚,又似开路狰狞神。原来是那罗提的堂哥----达贡王喇罕。

古时候的尺不同于现在,只相当于0.23米,而现在是3尺等于1米。所以《三国演义》里边讲关羽身高八尺,绝对不是比姚明还高,只相当于现在1米8多。

喇罕当下上前俯伏,奏道:“臣能举这铁龙。”

那罗提大喜,准许他下帅台去举鼎。

喇罕谢了恩下台来,仰天暗暗祷告:“我若能驱逐天军,收复缅东、缅北,将来抢得那罗提的天下,就请神明护佑,举起这铁龙。”

祝罢,左手撩衣,右手将铁龙前足一提,就举将起来,喇罕兴奋得狂啸道:“陛下,臣举起铁龙哩!”

那罗提一见大喜,各王公大臣、文武官员、军民人等无不大声称赞、齐声喝彩,俱说:“达贡王真是天神!”

那喇罕将铁龙连举三举,哄咙一声,将龙撩在半边,上帅台来拜见那罗提缴旨。

那罗提当即封其为镇天王、兵马大元帅,领30万兵马先行,进兵缅东昌盛城。自己则带领军师参谋、左右丞相、各位元帅将军,祭了珍珠宝云旗,辞别祖宗王陵,选定良辰吉日,发兵30万殿后,真个是人如恶虎,马似游龙;旗旗蔽日,金鼓喧天。

缅军的出击,卧底在缅甸的南宋奸细及时飞鸽传书朝廷,所以宋国也跟着发动了吕文焕对文天祥的水战。

且说喇罕一路兵马向东进发,一路上非常顺利,根本没遇到天军的任何阻击,三天时间就赶到了昌盛城外围。

收到喇罕频频报捷,那罗提对于堂兄大发神威,“势如破竹”地收复了大片失地也异常兴奋,除了遣使犒赏喇罕外,也催促自己的后续部队加快速度,赶往昌盛城与喇罕会师。

然而风云突变,就在喇罕到达昌盛城的当天晚上,忽都率5万铁骑远距离奔袭,偷袭了喇罕放在队伍最后边的运粮部队。吓跑了3万缅军后,忽都一把火把喇罕率领的30万缅军的粮草烧得一干二净。

喇罕气得七窍生烟,次日早上就对昌盛城发动了猛攻,谁知部队只跑到城下2、3里远,就被架在昌盛城城墙上的“鬼见愁”、迫击炮炸得人仰马翻。缅军大部分都是被抓来当兵不到半年的农夫,何曾见过这样残酷的战场,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纷纷丢下云梯、兵器四散逃命,亏得喇罕的军法队拿大刀砍杀了上百个逃兵后,士兵才渐渐稳定下来。

忽必烈等王爷在城上看到缅军狼狈撤退后,哈哈大笑,但是也没派军队衔尾追杀。

第二天,喇罕埋伏在崇山峻岭的险要处,派出小股部队到城下骂阵,企图引诱忽必烈他们出来追击,好打个伏击战。

谁知忽必烈心理素质特别好,让守在城墙上的弓箭兵把骂阵的缅军当成活靶子,10文钱1个,射死了一大半。喇罕气急败坏之下,又派出小股手持巨盾的重步兵来骂战,谁知被阿里不哥指挥的炮兵,轰死了一地。

眼看粮食消耗殆尽,喇罕却得知到周边甸寨抢粮的手下回报,昌盛城周围大大小小几十个甸寨村民大都被忽必烈劝说到了昌盛城,只有小部分村民还留在寨中,不肯进城。

“那抢到吃得没有?”喇罕焦急地问道。

“回大帅,粮食大大地有!据村民说是因为天军今年免税不纳粮,所以家家户户粮食都堆满仓了!”手下大将顿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

“搞不懂咋回事,本来那些留下的村民挺欢迎我们打回来,还拿酒拿肉招待小的们,可是一听说要他们把粮食交出来,全都死活不肯,最后有的刁民还拿出藏在家中的武器,和兄弟们打起来……”

“这些刁民,杀他几个,大家都老实了!”喇罕不以为然道。

“大帅饶命,末将无能,虽然杀死了上千个刁民,但手下的兄弟也被他们杀死好几百!”那大将跪地请罪。

“啊……胡说八道!那些刁民战斗力哪有这么强?”喇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帅息怒,那些刁民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大刀、长矛和弓弩,而且打起仗来,有板有眼,比我们的新兵还厉害!”那大将跪着不敢起来,继续说道:“属下抓了几个没死的刁民,前来交给大帅问话!”

“哦,居然有这等事!把一干刁民带进来……”喇罕好奇心猛增,命令手下带人。

片刻之后,七八个缺胳膊少腿、浑身血污的缅民被带到喇罕面前跪下。

“狗娘养的大胆刁民,竟敢杀本帅的士兵!说,你们是不是天国的奸细,要不然从哪来的兵器?”喇罕一拍帅案,指着面前的村民破口大骂。

“回禀喇罕将军,我们不是奸细,都是土生土长的缅甸老百姓。当初忽必烈让我们进昌盛城去躲避兵灾,我等都没去,留在甸中等候国王的大军来解放我们。连我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酒肉,我们都献给兵哥哥们了!”一个刚被砍断右手的壮硕汉子大声说道,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显得十分苍白。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你们既然是良民,那为何家中藏有武器?还有组织地杀死本帅的士兵?”喇罕怒骂道。

“回将军,武器是忽必烈发给大家防盗的;有组织,是因为农闲时天军组织大家进行了军训……不是我等存心与大军为敌,而是你管束士兵不严,你的手下到我们甸中到处抢粮,还奸污我们的妻女!”壮硕汉子申辩道。

“狗杂种,居然敢狡辩!来人,把这些刁民拉出去砍头示众!”喇罕恼羞成怒,懒得再问,命令手下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