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一十三章

nickhand 收藏 10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一十三章

刘伽静静的坐在石头上,百米外零落的枪声充耳不闻,手指在按键上稳稳的敲击,在枪炮声轰鸣中收发着电文。

硕大的电台放在背架上,频道早就调好,行军中只要一开机就可以联系上集团军指挥部,这种本领是集团军里所有野战部队的电报员必须练出来的。鉴于胖子的身份,刘伽的电台几乎是24小时开着,白天是刘伽,晚上有胖子自己和随身的三个警卫盯着。

刘伽原是望海寺出家人,闲暇之余也练过几天内家坐功和外家排打硬气功,胖子当初纵横义县、北宁时加入的部队(鬼子当时拿胖胖没办法,将胖胖曾经路过的望海寺烧个精光,刘伽要不是跑得快,就被小鬼子杀了)。

仔细整理好电文,确认指挥部那边没有电文过来后,刘伽将电台背上,一声短促的鸟鸣,胖子几乎是立即就到了。

胖胖仔细看过电文,一师、三师主力已经到达指定地点,但作战准备尚未完成,最少还需要三天的时间!二师和进攻莫戈恰的日军先头部队已经有接触,鬼子空军飞行集团向莫戈恰出动过两次轰炸,莫戈恰一师守军损失不大,鬼子飞机对于缩在坚固工事内的守军毫无办法,它们的重磅炸弹早在和苏军的恶战中就消耗个干净。现在跨越大兴安岭的空中补给线航线不断被兴安岭中抗日军截断。(鬼子的电报密码不断被破译,其飞行航线又只有几条-受限于航程),抗日集团军的新式火箭弹射程、精度不断提高,鬼子的重载飞机往往成为崇山密岭中埋伏的火箭弹的炮下冤魂!

翻看到第三页,胖子精神一振,四师和五师联合大青山部队,采用特种作战配合,三昼夜间攻破集宁,并将集宁守军一个旅团全歼,关键是四师、五师和大青山部队伤亡不大,困守集宁的日军旅团城内一个大队竟然是因为食物中毒(腹泻造成虚脱)造成战斗力急剧下降,被渗透到城内的大青山和四师特种部队把握住机会联手夺城,四师王小山立即派出仅有的178步兵团突入城内,在特种部队配合下坚守。依城筑阵的城外两个联队零两个大队鬼子给养马上就断了!城外鬼子坚持抵抗了两天两夜,在第三天夜里被四师和五师骑兵联军虚虚实实冲击,坚持打到半夜的鬼子精疲力尽,到天亮时缺水、缺粮、断弹药供给的鬼子几乎没了还手之力,疫病似乎开始在鬼子兵中传播!

五师接收俘虏后立即开始展开防疫工作,大青山部队进城据守,四师已经回师兴安基地,应对通辽鬼子攻势。五师进逼归绥,鬼子增援集宁的师团立即半路转向支援归绥,同时从上海出发的51师团调往集宁(57师团被八路军发起的山西南部攻击战拖住,已经调往徐州地区,以接替被抽调往山西南部增援师团驻守的防区)。

胖子回到山头,山腰的警卫连那个排的阵地已经和鬼子步兵街上火,只是一挺通用开火,鬼子来攻部队被死死的压制住,不得寸进!

胖子看看还在后退的鬼子车队,“撤!鬼子的25师团也来了,咱们再到前面阻击几下,只要让鬼子的大部队停滞停滞就行了。”


鬼子的行军大队刚刚再次开动不到10里路,就又受到零星、但是损失不小的打击,又是几辆后勤车辆和三四辆坦克战车受损。鬼子的24师团长根本博中将几乎气晕了,对着担任搜索任务龟田大队的上上下下骂了个狗血淋头。

抗日集团军的第二次阻击让根本博意识到这只小部队只是执行迟滞行动,应该是为抗日集团军的军事行动争取时间的!根本博马上命令一个大队的搜索部队立即不分昼夜,扩大搜索警戒范围,师团主力立即上路,向200里外的满洲里边境进军。

虽然一路纠缠的抗日军小部队一时被一个大队的日军赶走,但是根本博还是陷入忐忑的心情之间,从抗日军几次阻击使用的武器来看,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武器占不到一丁点的优势,射程超远的反坦克枪威力惊人,连和苏军作战也没有见到过这样先进的武器!至于那些单个发射的火箭筒,根本博倒是见过苏军使用的车载系统版,24师团也缴获过这种武器系统,但是以日本的工业制造能力和工业基础,大规模装备这样的武器是不现实的,起码在真正消化现有占领区之前是不现实的!但是抗日军使用的单个发射的火箭筒,其反坦克能力就不仅仅是领先苏联的面杀伤火箭弹系统,连日本耗费不少精力和财力研制出来的火箭弹成品也是远远跟随不上,这种步兵常规武器的领先足以说明很多事情,更是足以影响一场战斗的胜负!

大军行了20来里,天色已暗,根本博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一直到夜里八点多时才命令部队扎营,这里是鬼子以前的一个临时中型兵营,根本博见安全赶到,总算松了一口气。起码可以让士兵好好的歇息一晚。

这个时候胖子已经带队退到了并不险要的蛮牛山口,这里原本有鬼子的一个中队驻守,只是胖子出满洲时见这个地方看似不险,但仅仅两百来米高的一道石崖却控住了通往河对岸满洲的桥头,就率领警卫连偷袭灭了鬼子的这个看守中队。胖子就是看中了这河上的木桥,鬼子的坦克和后勤车辆是必须经由桥梁才能过这条宽阔的河流的,原木垒成的桥面十分结实,旁边就是还没修建完毕的半截水泥桥墩子,看来是突如其来的战争打断了修桥的工程。

警卫连将马匹赶过河,留了三十多人在河的这一边布阵,其余的人都随着胖子上到石崖,弹药一箱一箱的堆在石崖上,这里地形因为河流的原因,从五百多米处就开始逐渐收窄,石崖相对于起伏不定的丘陵来说高不了多少,但是也还是这方圆一片的制高点,鬼子或苏军都在这里留下了工事。

警卫连的兵们对于在这个正面达到三百多米宽的石崖上,阻击鬼子一个师团的行动均感疯狂。连长王子丙都在心里嘀咕‘太刺激了’这样的正面阻击和躲在山林之中打冷枪可不是一个概念,只要一开火,啥阵地都暴露了,这个小小的石崖很容易就会被鬼子的炮火覆盖,大家仔细的寻找、熟悉这个不大的阵地,找到两条贯穿在石崖底下的通道后大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心情,等下躲炮击的地方有了。


就在胖子率领的警卫连忙着做阻击准备之时,日军的前锋已经到达了莫戈恰,鬼子的尖兵已经和二师特战侦搜营的侦察兵接触了。

士哲现在是师特战侦搜营的一名阻击手,配精良瞄准镜的毛瑟整个枪身被他弄的暗哑无光,他们这个小组只有五个人,出来已经一个星期了,因为时间充裕,一直在慢慢的搜索着前进,同时对新加入的战友进行战地整训,小组新加入的战友有两个,三个老兵带着两个新兵一路摸爬滚打着迎向鬼子第一方面军的来攻方向,附近的山形地势让他们熟悉了一个够。

士哲因为是阻击手,这几天一直担任着警戒,马涛和刘伟一直各自带着一名新兵进行野外对抗的加强训练,两名新兵素质不错,刘栓担任爆破手,蒋珪担任的是突击手,在新兵集训营中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因为新兵训练成绩出色,被选拔到师特战侦搜营。

士哲警觉的转头瞄向山脊,那头刮过来的风中似乎有小鬼子特有的怪味,发出信号,正在山谷里折腾的马涛他们悄然结束对抗行军,迅速向士哲这边山脊靠近。

一个草绿色和褐色相间身影闪出,士哲心脏剧烈的跳了一下,这是鬼子尖兵!但是这种服装的鬼子尖兵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难怪刚才隐伏在灌木丛中的鬼子他没有发现,这些鬼子没有戴钢盔,而是带着一个编制的惟妙惟肖灌木状伪装帽,看起来就是一颗长的正茂胜的小灌木。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士哲数着陆续闪出的鬼子,六个?不对,看鬼子的武器配制,这个小队最少还有五人,掷弹筒手和步枪手加齐就是刚好鬼子一个野战尖兵班的人数。

刘伟迅速退到隐蔽处,卸下背上的小型发报机,向二师指挥部发出‘接触’的电报,从这里往二师驻守的莫戈恰大部队快速行军也就是一天多点的时间。

“搞不搞?”士哲瞄着鬼子那挺轻机枪的枪手,轻轻问道。

马涛摇头;“不,咱们继续向前侦察。”

“咦!”士哲看到瞄准镜中的鬼子似乎察觉到了危险,伏倒在地上。“这个鬼子的师团看来很精锐,咱们得赶快侦察清楚。”士哲放下枪说道。

“走,汇合了刘伟,五个人几乎是擦着鬼子尖兵小队过去的。不远的鬼子说话声都听到了。

马涛他们没想到的是鬼子那个机枪手的伏倒吓了鬼子整个尖兵班一跳,这个班的鬼子除了那个机枪手,其余的鬼子都没发现什么异常,11个鬼子在地上伏了半晌,也没见什么异常,领头的班长江岛狠狠盯了一眼机枪手木村,发现木村额头的冷汗还未退消。“杀机!”木村看到江岛看他,涩声回答。江岛狐疑的问道;“现在呢?”。木村;“没有了。”“巴嘎,仔细搜索。”江岛低声狠狠的命令。

“第12师团的部队!”马涛掖回望远镜,“回去!”马涛刚刚说完,士哲就低声提醒;“有人来了,鬼子!一个班!”

‘刷’的一刀划过鬼子的咽喉,其它三人已经收起安了消声器的手枪,士哲;“快走,鬼子似乎察觉了。”

一个中队的鬼子正转向这边跑来,五个人急忙撤退。鬼子很快就找到了搜索人员的尸体,马上发出警报。12师团长期和抗联在满洲的白山黑水之间对抗,山地作战非常厉害,被鬼子指挥部用作攻打莫戈恰的先锋师团。警报一发出,师团左右前后伴行的警戒小部队立即加入到对马涛他们的搜索追击之中。

马涛他们也没想到12师团这么不好惹,这个师团39年以前长期分驻东北各地,各大队,中队经历长期分散独立与抗联的作战。到现在,这些年中间虽然受到过重大的打击,也抽调过联队组建新的师团,但是原有的骨干在12师团的历次重创后都能让它迅速恢复元气,重新训练出强悍的战斗力!各部队的自我独立作战能力也很强。马涛他们后面很快就跟上了一张追兵网,鬼子的拉网追击很快就发现了二师侦搜营的另外几只小组。一时间追击的枪声四起,12师团却是依然在主道上按着自己的速度继续行军,沼田多稼藏中将的行军计划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翻山越岭,大家充沛的体能优势很快就显现出来,半个小时后追击的鬼子就不见踪影了,倒是和苏戈、张福满两只小组汇合了,越过山口,前面就是一片宽阔的草原,齐肩深的凌乱篙草遍布其上。几个月前过队伍时蹚出的几条便道已经荡然无存,全部被密密麻麻的篙草覆盖了。

三个小组已经整合成一个加强班,这是侦搜营的老规矩,即可分散成最基本的小组执行任务,又可以随时组合成野战编制的班排作战。

担任尖兵的是蔡东辉和韩宇,大家都知道鬼子也有侦察尖兵渗透很远,四周随时都有出现鬼子的可能,都是提高警惕,悄然的穿过篙草。

一声尖利的枪响,草丛里一时子弹横飞,蔡东辉无意的擦汗救了自己一命,鬼子射来的子弹正正击在冲锋枪枪管上(小蔡正若擦汗,而双手同时抬高至胸前、持握的冲锋枪也刚好移至胸前),冲锋枪弹击在胸膛,跳飞开的子弹吓了小蔡一大跳,下意识的就地卧倒,仔细一看冲锋枪的枪体被破坏了。

遭遇战十分激烈,双方都是十多人的小部队,马涛他们还多了几个,鬼子的手雷、掷弹筒发射的小炮弹(手雷)炸在四周不停的爆响!“操!”一挺通用开火,密集的弹雨扫断无数的篙草,一排排篙草伏倒的时侯鬼子的惨叫声也不断,鬼子的轻机枪很快就悄然无声了。

韩宇和持着手枪的蔡东辉摸了上去,几个鬼子倒伏在草丛里,一挺歪把子斜在一边,另外的鬼子却不见踪影。搜了片刻,两人没有见到其它的6个鬼子,却搜到一个刚刚塌下去的幽深洞口,下面一阵阵凉风吹上来,洞口旁边有滑下去的痕迹。

韩宇拿出手电筒一照,下面摔落着几个人影,数数却只有三个,其它的鬼子那里去了?马涛他们已经赶过来了,这里距离师里设立的阻击阵地并不是很远,离得大概只有20来公里,商议了一下,韩宇取下背包,仅仅带着枪支弹药轻盈的跳了下去。

眼前一暗,韩宇已经脚落实地,随手接住上面扔下的电筒,依次在三个摔晕的鬼子颈侧重踢一脚,手电筒向四周扫去,韩宇大吃一惊,下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大大小小的土柱子支撑着顶上的土层,望过去根本看不到边际,一些土柱已经坍塌了一半!

仅仅留了两人在上面,其他人迅速下到下面。士哲无意间想到顶上的土层厚度,脑中灵光一闪。

“喂!大家看,这些柱子坍塌的一半是不是上次日军和苏军过往时振塌的?如果我们能在鬼子重型装备过路时把这些土柱子炸断,你们说上面的鬼子会怎样?”士哲兴奋的说道。

大伙先是一愣,抬头观看了一下头顶不到两米厚的土层,察看了鬼子和苏军上次过部队是土柱的损毁情况。“应该可以。”荣德生闷声说道,“只要在几个关键的地方布上炸弹,在鬼子过去时一举炸断,可以形成连锁形势的坍塌。”

大伙精神大振,马上开始搜索地下‘广场’。一个多小时候一行人依靠光线的指引回到原地,这个幽深巨大的洞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高达七八米的空间广达几个平方公里,大大小小的支撑土柱补给其数,要在这些土柱中找出关键的几个要点,众人都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最后还是荣德生提议,将大家的手雷集中爆破分距两百米的三个土柱,六十多颗手榴弹和手雷被绑在三个硕大但被挖去一大半的土柱上,上面鬼子的大队就开始进入草原了,十几人为着谁来引爆这三个爆破点又开始争执,大伙都将这个极其危险的任务当作自己的应做之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