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邓案,我们不是在同情,而是在害怕。[长城新兵]

我的jd 收藏 86 8940
导读: 邓案,我们不是在同情,而是在害怕 邓案,从发生到现在,一直还没有结果,无数的人在关注,无数的人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时间说法纷呈,大有百家争鸣之势。但是争论的焦点无疑集中在了邓案的处理上,邓玉娇的命运何去何从?有人说,邓玉娇的行为属于自卫,只能以防卫过当判处,也有人说,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应予以重处,还有人说,邓玉娇是抗暴英雄……等等,如果把这些意见分类的话,则大致的可以分出两派,简单通俗的说就是,支持方,和反对方。 无论是支持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都

邓案,我们不是在同情,而是在害怕

邓案,从发生到现在,一直还没有结果,无数的人在关注,无数的人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时间说法纷呈,大有百家争鸣之势。但是争论的焦点无疑集中在了邓案的处理上,邓玉娇的命运何去何从?有人说,邓玉娇的行为属于自卫,只能以防卫过当判处,也有人说,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应予以重处,还有人说,邓玉娇是抗暴英雄……等等,如果把这些意见分类的话,则大致的可以分出两派,简单通俗的说就是,支持方,和反对方。

无论是支持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都是关注这次案件的主体,也是这次争吵的两大阵营,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的关注这一事件?

我不是法医,我不可能根据现场的坚定来判断案件的类型,我也不是侦查人员,没有这个理论知识去分析,但是现在我想从心理上分析一下(当然,我不是心理专业人士,但是我可以通过我的自身感受来谈谈)。作为支持者,难道我们是出于同情,处于队弱势群体的使然的怜悯,也许有一点,但是那也是惺惺惜惺惺,因为我们很自然的把邓玉娇归于我们这一类人,属于广大的普通民众,而将邓大贵排出这一战壕,视为当权派。当两者发生矛盾,引发冲突时,我们当然会关注,而且是相当的关注。因为我们在害怕,害怕自我利益甚至是人身安全遭受损失。以前我们经常说:死了一个李公朴,还有千千万万个李公朴。而如今,却在害怕:出现一个邓玉娇,还会有千千万万个邓玉娇。保不准下一个邓玉娇会是谁。我们需要定心丸,而这颗定心丸就是邓玉娇的处理方案。这样我们因为害怕而关注,因为害怕而努力的使用手中的仅有的这么一点权力,为邓玉娇也为我们自己制造舆论。

联想到前段时间的杭州飙车案。这也是一件相当有争议的案件,并且与邓案如出一辙。下面,我们来作个对比。

胡斌,事故的肇事者,高官子弟,角色类似于邓案中的邓贵大官人。死者,谭卓,***学校的研究生,又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公民,对应于邓案中的邓玉娇。只是不同的是,邓案中的死者是邓贵大,与杭州飙车案中的谭卓身份截然不同。杭州飙车案是以肇事者向受害者的家属赔偿人民币113万元并道歉结案,这样的结果让很多人大呼不公平的同时也绷紧了神经,密切的关注着邓案。如果说邓案中还是重判邓玉娇结案的话,那么我们的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也就破灭了,我们有失望转向绝望,我们绝望与这个社会的不公平,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普通群众。所以我们在不停的发表自己的看法,希望我们的意见可以对最后的结果产生影响。

但是我想,我们最害怕的还是:信仰。如果有一天发现,我们心中坚定如此久的信仰是假的,根本不存在的,那是多么的可怕。我们心中一早就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甚至没有阶级的社会。多么伟大的信仰,多么伟大的目标,让我们义无反顾的为之而奋斗。但是当看到多数人的利益总是排在少数人的利益之后时,我们的精神支柱也会颤抖……

所以我说,我们关注邓案,我们支持邓玉娇,不仅仅是同情,更多的是在害怕,害怕我们的理想是假的。

本文内容于 2009-5-25 7:06:04 被远东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