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八十四章 热河攻略(八)

身后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这一夜很是平静。只是那个牛三岭和对我们充满了好奇,他和我寸步不离。我也正好也向他详细询问了534高地的战斗过程。 早晨七点半钟,我正吃着早饭,突然步话机中传来金箭的声音:“报告队长,发现情况,敌人的三辆坦克开过来了,距离阵地大约还有两公里。” “收到!继续监视,有情况随时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这一夜很是平静。只是那个牛三岭和对我们充满了好奇,他和我寸步不离。我也正好也向他详细询问了534高地的战斗过程。

早晨七点半钟,我正吃着早饭,突然步话机中传来金箭的声音:“报告队长,发现情况,敌人的三辆坦克开过来了,距离阵地大约还有两公里。”

“收到!继续监视,有情况随时报告。”敌人终于出现了。这三辆坦克可能是探路的。不管他,先拿下再说。想到这里,我刚声叫道:“飞刀!”

“到!”三黑应声入洞。

“有三辆坦克过来了,使用“黑色战术”清除他们。”

“是!”三黑响亮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闪电突击队在后期的训练中,针对不同情况制订了相应的战术,并给每种战术编了代号。“黑色战术”是指八名以上的突击队员摧毁或生俘四辆以下的坦克或装甲车。

“走吧,一起去看看我们是怎么作战的。”我对那几个汤家的人说道。

我们来到了山腰的工事里隐蔽好。这时候三辆坦克已经开到离阵地不到三华里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打头的那辆坦克顶上的盖子打开了,一个日军军官探出头来,手拿望远镜向我们这边的阵地上观察者。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最后一辆坦克的履带被炸断。沈六的M72火箭筒最先发言。几乎就在同时,那个军官的头部突然冒出一阵血雾,身子软软地耷拉下来。这显然是金箭或银箭的杰作。随后几条身影从路边窜了出来,敏捷地登上了三辆坦克的车体。第一辆坦克最先被解决。有四具血淋淋的尸体被抛在第二辆坦克前面。接着被解决的是最后一辆坦克。两颗手雷被挂在了炮管与炮塔的连接处。一声巨响后,炮塔被掀飞了半边。第二辆坦克最为疯狂,不停地转动着炮塔,还横冲直撞。不过也属它最倒霉,几个队员将四五个燃烧瓶全砸在了它身上。这辆坦克整个燃烧起来。不大一会儿,里面的成员受不了高温的烧烤,打开顶盖,钻了出来。不过整个车体都已经被点燃,这几个人落地时身上还冒着火苗。四个成员被烧死了两个,剩下两个被突击队员给架了回来。整个战斗没用半小时。三辆坦克二毁一俘;十二名日军,被俘二人,其余被击毙。我方阵地上的士兵都看傻了,特别是这几个汤家人,张大了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队员们将被俘的坦克开到了山口处的阵地上,作为固定炮台。我命令工兵将第三辆坦克上的炮弹和机枪子弹都搬过去。现在这些士兵对我可都服了,接到命令后乐呵呵地去忙活起来。打前锋的鬼子是一个加强联队。联队长名叫铃木门波。在他们这个联队出发前,铃木门波接到了师团司令部的通报:有一群自称是“闪电突击队”的神秘黑衣人进驻六沟。这群人共有十二人,来历不明。所持先进武器,刀枪不入,包括头部。估计就是这支小部队,在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中给帝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请各部队务必要注意这个闪电突击队的动向,抓住一切机会,不惜任何代价要彻底消灭这支队伍。“这不是笑话吗。”铃木联队长看着通报打心里认为师团司令部里的那群人是一群胆小鬼。这么大的战役却要重点对付一个十来人的小分队,而且还胡说什么刀枪不入。除非他们是魔鬼的化身。不过再过几个小时这个部队长就不会这么想了。

上午八点钟铃木就得到了报告:“派出去探路的三辆坦克全部被摧毁。那些坦克乘员最后报告说,他们并没有看到敌人,只是感觉有人上了他们的坦克。然后……”铃木攥着战报不禁心里有了一丝担忧。“这是谁干的?不可能呀,就算是帝国最精锐的士兵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难倒真的是那群黑鬼士兵(我靠,我们又多了一个外号)。

上午十一点钟,一个小队的日军骑兵又出现在六沟阵地前方。带队的小队长叫麻原彰晃,还是个中佐。现在他正在两辆坦克残骸旁边转悠。不是有三辆车么,怎么只剩两辆?那倒那辆被俘了?不可能呀,步兵活捉坦克,虽然他是骑兵,但也绝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继续前进!”麻原中佐大声命令着他的士兵,然后带头向前急驰。然而刚前行了五百多米,就一头栽倒了地上,他的马前蹄他进了一个陷坑里。马都弄了个倒栽葱更何况他呢。麻原被甩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然而就在这时,一排枪声响起,马上的骑兵纷纷掉了下来。他们是步兵师团,一个骑兵小队满员是六十人,这次他们总共来了五十三人。排枪响后,只有二十几人还坐在马上。“敌袭,快下马。”一个幸存的曹长自动接替了麻原的指挥权,大声命令着,带头跳下马来。即使是这样,也接连不断地有露头的士兵被爆头射杀。士兵们惊恐万状,胡乱向周围放着枪。那个麻原彰晃刚爬起来,突然觉得自己的两个膝盖一紧,接着是一阵剧痛,身子又倒了下来。对日军的杀戮还在继续,终于有士兵坚持不住了,抱着马脖子掉头想往回跑。不过这下连他的战马也跟着倒霉了。人的后脑和马的后脑同时中弹,双双被爆头。日军再也不敢妄动了,将头埋在马的侧腹部,甚至有人哭了起来。战场上的枪声停了下来,前方路边有人用日语高喊:“日军士兵们,现在命令你们双手抱头走过来,否则你们将被全体消灭。”喊话声持续了几遍,但没有人投降。不过这时一个女声唱起了一首日本的民歌,这首歌的大致内容是家乡的妈妈在等待游子的归来,那绿色的田野,美丽的樱花还有那雄伟的富士山都在盼望着你回家。

歌声刚停,“啪啪……”对面的人放了一排空枪。一个士兵再也受不了了,高举双手,大叫着向这面奔跑过来。“啪”的一声枪响,这个士兵倒在了地上,不过是被自己人干掉的。“有人不让你们再见到你们的妈妈,杀死他!”这边又有人用日语高喊着。那个女声又唱起了刚才的那首民歌。紧接着,两粒子弹分别钻进了两匹马的脑袋,这次连枪声都没有听见。两匹马挣扎着倒下,马后的士兵暴露出来,不过没有人射杀他们。残余的日军士兵又起了一阵骚动,那两个暴露的士兵攥着枪倒退着往我方这边走,枪口直指着自己人,生怕自己会被同袍干掉。有两人这样做了,另一个士兵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警惕地往守军这边的阵地退来。就听日军群里传来几声声枪响,刚才那个曹长以及几个“坚贞不屈”的士兵自裁了。这下,余下的几个日军全都肆无忌惮地高举双手往这边跑来,而且居然还有两个人很讲情义,抬着那个双腿被废的麻原中佐往这边跑,虽然疼的他呲牙咧嘴地不顾身份的大叫,但总算保住了小命。

又是一场完胜。俘虏七个日军,包括一个残废的中佐,缴获了五十多匹战马。守军们都沸腾了,他们当兵这么多年,还没打过这样的胜仗。特别是我的那个警卫排。这场仗主要是他们的功劳。这些神枪手每个人都至少射杀了一个鬼子。这些被俘的日军被送到了承德。张学良传令嘉奖,每个参战人员奖励二十块大洋。不过突击队员随手将自己的奖金分给了其他士兵,甚至给了炊事班一百大洋,嘱咐他们多买作料,晚上要吃全马宴。

当天晚上,张学良在承德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通报了这一上午的战果。并将几个战俘亮了相,在场的记者为之沸腾,当时就有几名记者要求上前线采访。承德当晚大放焰火庆祝白天的胜利。此时最为兴奋的居然是汤玉麟。我已经通报张学良,在战报中对于我们闪电突击队要只字不提,功劳全是东北军的,特别要突出汤家军,逼着他们、鼓励他们抗日。汤玉麟也参加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一口一个汤司令的部队,使汤玉麟兴奋无比,现在他居然也热血沸腾,有一种立刻拿起枪冲向前线与敌寇浴血奋战的冲动。

在我的六沟前线,战斗一结束,我就在指挥部给那些汤家的军官开了个会。此时,这些人也很兴奋,他们绝没想到我会取得两次战斗的胜利,而且己方一兵未损。第一次打坦克是闪电突击队的功劳,他们很惊讶我们居然有这样的战斗力。而第二次打骑兵,参战的主要是他们部队的士兵,而且是以多打少,竟然也是完胜,而且一下子逼得那么多鬼子投降,这就更令他们吃惊了。他们执掌部队这么多年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士兵竟如此善战。“看来是我们废物啊。” 炮兵团长汤玉铬如是说。

我让人拿过来五支刚刚缴获的步枪,以及笔墨纸砚。我将这些东西一古脑地摆在桌子上,然后对他们说道:“诸位也看到了,日本鬼子并不可怕,坦克怎么样?骑兵怎么样?不都让咱们给收拾了吗。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拿起枪打鬼子,保家卫国;要么发表声明,别再姓汤,退出汤家军,从此与汤家一刀两断。因为以后的胜利将会记在汤家军的头上,胆小鬼不配得到这份荣誉。”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汤保福第一个走出来,抓起一支步枪,大步走到我面前,举手敬礼:“报告长官,汤家军工兵营汤保福已做好战斗准备,请长官指示!”其他人也都拿起了枪。

铃木门波的联队已经在当天傍晚开到了离六沟镇五公里的地方驻扎下来。他已经不打算再派小股部队去探路了,那样简直就是羊入狼群。他决定明天早餐后八点钟就对敌人的阵地发动总攻。他的侦察机已经将在空中侦察到的情报在第一时间里送到了他的前线指挥部。通过空中侦察表明,中国守军在两座山的山口处和半山腰构筑了两个防御阵地。而且未发现有炮兵驻扎,只是有几处疑似的炮兵阵地。敌军兵力不超过两个团。“以这么点兵力就妄想阻挡我大日本帝国皇军向前进的脚步,真是做梦。那个什么突击队搞搞偷袭还可以,面对我大兵团作战,看他们还能怎么办。”铃木已经恨透了对面的中国军,而且此时他在心底也隐隐有一丝对闪电突击队的恐惧,只不过他在拼命压制这一丝恐惧,尽量不去想它。

第二天八点钟,日军准时发动了进攻。进攻的套路无非先是炮火准备,在炮火的掩护下,派出工兵部队清除前进道路上的陷阱。不过守军阵地却没有动静,只是不时飞来一颗颗子弹,将工兵的脑袋打爆。第一波冲击开始,十辆装甲车和坦克打头,一个中队的士兵紧随其后。路上的陷阱并没有清除干净,不时有装甲车和坦克陷进去。不过守军并没还击,日军竟然能将从容地将陷进坑里的车辆拖出来。只不过不时有拿着指挥刀的军官、扛着机枪的射手、背着掷弹筒、迫击炮的操作手被中国军队的狙击手干掉。好容易冲过了陷阱区,冲锋部队的指挥官和操作技术兵器的士兵已经损失得差不多了。不过刚冲出陷阱区,却又进了雷区,很多地雷并没有被先前的炮击引爆。已经有两辆装甲车和一辆坦克的履带被炸断,车辆瘫痪在那里无法行动。中国守军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还击,只是有冷枪不时地在射击,已经造成二十多人死亡。这群失去指挥官的士兵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还应该继续往前冲,只是所在剩余的坦克和装甲车后面机械地往前走。又有两辆装甲车瘫痪,但终于冲过了雷区,不过人员死亡已经超过了五十,减员达30%。不过此时离守军的战地还有五百米。坦克和装甲车都加快了速度,车辆上的机关枪也响了起来,可对面阵地还是没有动静。当剩下的战车冲到离阵地还有一百米处,突然从北面山坡上飞来一枚火箭弹,正击中一辆坦克的炮塔。日军坦克的装甲实在是薄,一枚火箭弹就解决了它。里面的成员全部死亡。另外还只剩一辆坦克,它马上转动炮塔,对准那片山坡开炮。这时只剩下百十来名日军了,他们呈散兵线冲了过来。寂静,可怕的寂静。前五十米依然没有动静。四辆战车已经到了阵地三十米远的地方。不过它们再也无法调头回去。有两辆装甲车一头栽进了大坑,另外一辆坦克又被一枚火箭弹击中了尾部,那是弹药柜所在的地方,整个坦克被炸开了花。还有一辆装甲车,被几个燃烧瓶点成了一堆移动的篝火。

此时剩下的日军士兵已经冲了过来,不过迎接他们的是一阵暴雨——由各种子弹组成的暴雨。幸存的八十多名士兵趴在地上举枪还击。突然,从守军阵地上传来一阵高音喇叭的广播:“日军士兵们,现在你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回去了,赶快投降吧,我们会按照日内瓦公约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放下枪,你们的家人在等你们。”然后就是一曲日本的民歌。

日军士兵的士气正在被瓦解,有些人已经开始动摇。可守军这边的炮火却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密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中队的日军只剩下五十人不到。远处拿着望远镜的铃木将这一幕看的一清二楚,他一挥手,又派出了两个中队冲了过来。

这两个中队很快冲到了离我军阵地三百米处。迫击炮手架起了迫击炮对我军阵地进行轰击,不过,他们只打了两发炮弹,操作手就被干掉了。“炮兵射击!”铃木已经顾不得最前沿幸存的那几十个士兵了。在隆隆的炮声中,高音喇叭不响了,守军士兵在密集的弹雨中有的被炸上了天,有的直接被巨大的冲击波给震死。那两辆扎在线坑里的装甲车被几发炮弹干掉,最前沿原本幸存的日军士兵也都受到了炮火的殃及,有不少人被自己的炮弹炸死。

刚上来的两个中队的日军受到鼓舞,嚎叫着向前冲去。眼看离阵地还有百米左右。铃木命令停止炮击,骑兵中队出击。跟在骑兵后面的剩下的五辆坦克。铃木妄图一举拿下阵地,顺势占领六沟,争取今天就兵临承德城下,如果顺利的话就占领承德市区。他知道守军是汤玉麟的部队,他从心里没把这支部队放在眼里。不过铃木可一直在注意那支黑衣人组成的突击队。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我们当然是隐蔽在北山阵地上。我所在的北山阵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动静。刚才主要是山口阵地在阻击敌人。敌军指挥官不顾自己士兵的死活,开炮轰击我军阵地,因为敌人据我军防御阵地很近,士兵们不能进防炮洞蔽炮,这样一来还真的给我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现在看到两个中队的日军马上就要冲到山口阵地前沿,我下令北山阵地射击,坚决将敌人吸引住。一阵弹雨从北山阵地泼下,敌军果然被吸引过来,前进的脚步也被迫停住。北山阵地只有一个连的士兵,加上我的警卫排和突击队也不超过一百五十人。不过我这里的阵地依山而建,易守难攻。阵地上每个人都在射击或投弹,就连那几个汤家人也在战斗,甚至汤玉麟的大儿子汤佐荣肩头还被流弹击伤。他本是热河省禁烟局局长,不是当兵的,但这时候竟然也一声不吭,依然持枪射击。这一幕正被一个《中央日报》的战地记者给拍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