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侯将相,确实有种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34
导读:前段时间爆出新闻,浙江绍兴一中09年参加航模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13名考生的家长是地方权势人物,余6名全是教师子女。该测试可带来20分高考加分,而据08年高考成绩统计,浙江考生每增加一分就可超过200多名竞争者。而近日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回应称加分者的家庭背景不在他们的考察范围之内,并表示暂时不会取消相关的加分政策。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些加分学生家长的名录:越城区副区长、市建行行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科长、市教育局科长、绍兴一中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副校长、古越龙山股份公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段时间爆出新闻,浙江绍兴一中09年参加航模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13名考生的家长是地方权势人物,余6名全是教师子女。该测试可带来20分高考加分,而据08年高考成绩统计,浙江考生每增加一分就可超过200多名竞争者。而近日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回应称加分者的家庭背景不在他们的考察范围之内,并表示暂时不会取消相关的加分政策。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些加分学生家长的名录:越城区副区长、市建行行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科长、市教育局科长、绍兴一中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副校长、古越龙山股份公司董事、绍兴汽运集团公司副总、昌安实验学校校长等——看完以后回忆一下陈胜吴广起义时候的口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里的答案是:有种,这真是太有种了。


遗传这件事大概是有道理的,或许优秀真的能够遗传,但这么多权势人物的孩子以及该学校领导老师的孩子都遗传了航模这种优秀的体育基因,总是让人觉得这实在是过于巧合了,似乎该地曾经做过什么DNA改造的人体试验似的。而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的回复之漫不经心,也着实有意思:我们测试的目的不是验证运动员证书的真伪,而是验证其体育水平和运动能力是否达到高考加分的标准。至于加分者的家庭背景并不在我们的验证范围之内。”——他们确实没有必要去核实家长的身份,但如果这个游戏根本就没有别人参加的话,核实与否也没有多少意义,因为怎么都是他们在玩儿嘛,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据说考试制度是相对公平的制度,虽然有很多人诟病其对于具有特殊才能的学生不够公平,但从大的范围而言,至少还是相对公平的。为了微调其公平的程度,我们这里设立了“加分”的制度,让某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能够获得继续深造的机会。只是这个特殊才能到底是学生的还是其他某些人的,实在就是很难讲了。


如果一个制度看上去很公平,似乎是每个人只要具有才能就可以得到机会,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在一个小圈子里、或者只有特殊身份的孩子才能参与的话,这个制度就不能叫做公平,而是另外一种特权。这种打着公平旗号的特权对公平本身的伤害之大,甚至比那种明目张胆的特权更可怕。


您看,如果您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我们可以干脆把这个机会当作不存在。从教育上来说,尽可以把身份特殊的孩子弄到一起,让他们自己去成为一个特殊的班级,就像智力上有问题的孩子可以得到特殊教育似的。但如果你告诉我说,某些得到特殊对待的孩子其实并没有特殊化,他们就是因为自己优秀才得到了机会的话,这基本就算是侮辱我们的智商了。在侮辱我们的智商的同时,强调这种公平还等于要强迫我们认可这确实是一种平等。这就不但侮辱我们的智商了,这是侮辱我们的人格,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伪装成公平的特权就是这么可恶,不但让普通人的孩子在起跑的时候就输了一招,更可怕的是,这是在污染着我们的社会环境,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知道,在这个社会力,追求公平是一种谎言,追求规则也是一种谎言,而唯一重要的是,如果你想真的有所公平的话,只有掌握权力才能做到。


所以,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的这个回复的意义不在于他们是否真正在意了加分的公正,而是用一种无可置疑、漫不经心的态度来说明这是一种常态,并且“考虑到招生政策具有延续性,今年暂不取消”。好一个延续性与不取消,大概如同歌里唱的“错了我也不悔过”吧。特权嘛,总是这样寻求着尽可能维持下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