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邪主 正文 第四章 追星捧月(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1.html




大清早起来,云月影便眉头紧锁,烦,烦,烦!这俩小子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嘈!就不信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超前人类还弄不死这俩小兔崽子!这世界就是不公平,有些人穷的食不裹腹,而有些人却不识愁滋味!君千宇送了数百匹绸缎,匹匹鲜光亮丽,数百件珍珠玛瑙!件件流光溢彩。晕的!银票不是更实际!还有那个所谓的天京第一美男蓝雪京,直接就一草包!送了自己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浪漫到了极点!可是自己是男人啊!白花花的银子又嗖的飞走了!也许在别人眼里,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招摇!小王爷,暮歌楼少主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争风吃醋!这是前所未有的!还真有点乱世怪事多的味道!

云月影毫不犹豫地把君千宇送的东西全给当了,那些玫瑰花也卖给香料坊了!骂名一片啊!天京的女人都骂云月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贱人!婊子……

云月影只是浅浅一笑,他们骂的对,自己的确是婊子,沦为异世的婊子,无论怎么样!钱才是最重要的!看着窗外那落寂的云,云月影陷入无尽的回忆中,心酸的回忆里,从小爸爸便抛弃了妈妈,抛弃了自己,留下了一笔一笔的债!妈妈起早贪黑,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季一季,一年一年,换来的全是一张又一张的账单!毫无意义的账单!妈妈病倒了,在十三岁的时候,自己便辍学务工了,自己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挣钱!没想到十年后,误打误撞,进入了娱乐圈,还红遍了半边天!原以为可以好好照顾妈妈了,却不想来到了这异世!也不知道妈妈在那边可好?

“怎么流泪了?”蓝雪京那阴柔的眼满是疼惜,修长的手指轻轻拭过那斑斑驳驳的泪痕。

云月影吓了一跳,本能的闪到一旁,这小子怎么进来的!戒备!再戒备!哼!就算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动心的!谁叫我是男人呢!云月影看着蓝雪京,这小子倒是自来熟,自倒自饮!还是雪国名酒雪中烧啊!贵的很!

“你怎么把我送的花都卖了!”蓝雪京横着眼,直勾勾的望着云月影。

“月影想不明白,蓝公子怎么知道送玫瑰花哄女孩子开心?”云月影不着痕迹的闪离话题,这西方人的玩意这小子怎么会知道,说不定这家伙就是那笨蛋杀手!

“是她说她喜欢,可惜她身边有人了,我不能再送给她了。”蓝雪京迷醉,哀伤,无奈。

“她?!”黛眉轻扬。

“她和你一样有绝世的容颜,不过她的身份高高在上,而你却处在最底层,她注定了不是我的,我送你玫瑰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振动了天京,她会笑的很灿烂,因为她知道那是我送她的。”蓝雪京的眼里浮着少有的温馨,嘴角浅浅勾着,很是漂亮。心下却阴暗的想,笨女人,你去查吧,蓝雪京和皇后有一腿,而皇后和我有相同的容颜,捅破天你也不知道我就是错杀你的杀手君挽依。

云月影陷入沉思中,不言语,高高在上,定是身份尊贵!绝世容颜!皇后!?难到真如那些小道消息,蓝雪京和皇后有暧昧的关系……

蓝雪京一把拥过云月影,贼兮兮的看着她,云月影心里一阵毛!

“请蓝公子自重!”云月影提醒蓝雪京,试图想要挣脱蓝雪京,却不想蓝雪京加大了力道,紧紧的钳住了云月影,时不时在云月影耳边飘过暖暖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麝香。

“我向来都尊重自己,当然蓝某也会尊重月影姑娘,窑姐就是要和男人上床,蓝某会满足你的。”

云月影的火啊,飞速撺起,怒急攻心,狠狠地拧蓝雪京,叫你霸道!!!蓝雪京忍无可忍,将云月影砸到了床上,还没等云月影爬起,蓝雪京便附着身子,零距离吐着幽蓝,

“月影姑娘,俗话说打是情,骂是爱,你是在勾引我哦,还是你已经急不可耐了。”蓝雪京恶狼般的眼在云月影身上来回游移,云月影那个心啊纠结的很,被男人盯着就是恶心。

“你个流氓痞子,你要敢过来,我就跟你拼了!”云月影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喊。眼神充满了野兽的味道,杀气十足,手攥地老紧老紧。自己是男人!被男人搞了的话!呃,貌似会怀孕!

“拼什么,拼床上的功夫!台上的你温柔默默,没想到这么野味十足,我喜欢。”蓝雪京冷着眼,嘴角浅浅勾起,笑的贼阴暗。云月影叫苦不迭,古代不是最讲究礼节了吗?最封建的么?怎么比娱乐圈还复杂!?还黑!?

“你下流!”云月影只能干冒火,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这还不如死了算了,还穿个啥?

蓝雪京冷哼一声,“没有婊子的话,男人也不会下流。”随即转过身去,坐落在案几旁边,优雅的饮了一杯雪中烧,不温不火地说,

“月影姑娘想多了,蓝某从来不近女色,来这醉笙楼只不过是为了听听曲,解解闷。”

蓝雪京剑眉上扬,别有意味的看着云月影,“当然也看看美女,虽然你比她差很多。”

蓝雪京一说到他便满脸的幸福,同时也伴着浅浅的忧伤,有些明眉的忧伤,让人怜惜的忧伤!

她是谁?他一直在说她!云月影猜不透,也不想猜,在自己的记忆里只有拼搏,从来没有猜测,世界是现实的,只有事实才是一切!所以自己一定要知道她是谁!想要成为祸水或王者都必须要以蓝雪京为依撑,要得到他的支持,不是获得他的心,就是要掌握他的把柄!

“月影姑娘。”蓝雪京沉着声,喊了一声。看着那可人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爽!哪个女人敢拒绝本少主只有一条路可选!就是生不如死!她该不会是为了吸引本少主的眼球才忤逆我吧?这戏子向来心机很深,不能小看。

“月影姑娘你不要忤逆我,也不要和我抬杆,否则蓝某可不敢保证下一个进来的家伙不好女色!只要你乖乖听话,蓝某保证,今后只要你不愿意,任何人都动不了你。包括小王爷!”蓝雪京眼光灼灼,如果云月影被男人上了,还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哈。

“那蓝公子至少要安分守己,男女授受不亲。”云月影撅着嘴,横着疏眉,怒气冲冲。

“呃,貌似这里是妓院吧,来妓院的都是为了风流快活的,有空的时候本少主给你尝尝那滋味的,一定会让你爽的不行!再说蓝某也没亲月影,哪来授受不亲?”蓝雪京一个劲的冲云月影挤眉弄眼,明显是在色诱!

“滚!!!”云月影脸色绯红,被气的,绝非害羞!什么世道都有色狼!都有靠不住的男人!亦如自己的爸爸。

“那改日蓝某再来看月影姑娘。”话间,蓝雪京纵身跃出窗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云月影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清静了,却没想到还有更糟的在后面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