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峰对决

yangxiao82 收藏 0 470
导读:彭德怀给麦克阿瑟的致命一击

麦克阿瑟"最后的攻势"计划


从1950年11月3日开始,美国当局为了弄清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的意图和寻求相应的对策,接连几天进行了磋商。他们经过磋商后认为,志愿军参战的意图不外以下三种:一是保护中国边防安全和鸭绿江的电力设施;二是从战略上牵制和削弱美国的军事力量,打一场有限规模的消耗战;三是把"联合国军"赶出朝鲜半岛。同时认为,这三种可能,又以第一种可能为最大。


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在建国伊始、百业待兴的情况下不敢同美国大举较量;而且认为当初"联合国军"退守釜山滩头的有利时机和仁川登陆的关键时刻中国均未出兵,而迟至"联合国军"迫近朝中边境时才出兵,也表明中国无意同美国大举较量。再加上志愿军结束第一次战役时没有进行深远追击,他们更以为这种判断不会有错。不过他们又因为估计中国东北地区可能集结有庞大的军队而感到不安。


基于上述判断,他们认为采取对策应以加强侵朝战争为前提,特别是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代表的一些人主张扩大战争规模。麦克阿瑟认为,中国的大队人马和物资自中国东北地区涌过鸭绿江,将有被"联合国军全部歼灭的危险",因而要求轰炸中国东北地区的军事基地和鸭绿江上的一切桥梁,阻止中国人民志愿军继续投入朝鲜战场。


这时,英、法等国也在揣测中国出兵的意图和寻求对策。他们认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是中国人迫使美国停止对重建欧洲的援助的诡计"。因此,他们从本国利益出发,害怕扩大朝鲜战争的规模,反对轰炸中国东北地区,认为那样做有挑起世界大战的危险,主张在鸭绿江两岸设置"缓冲地带",尔后寻求政治解决。


11月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会议。这次会议从维护其称霸世界的战略利益出发,最后确定在未完全判明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的意图以前,在军事上,继续坚持以军事进攻迅速占领全朝鲜的原定计划,批准麦克阿瑟"在军事方面可以相机行事",并批准麦克阿瑟关于轰炸鸭绿江上所有桥梁的计划;在政治上,向英、法等国重申"无意于扩大冲突",也不放弃"在欧洲所承担的义务",并通过瑞典、英国向中国试探,图谋以所谓"保护中共利益"为诱饵,换取中国坐视其侵占整个朝鲜。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批准麦克阿瑟在军事方面可以相机行事,正符合麦克阿瑟的想法。因为他早在"联合国军"开始向清川江以南撤退时,就在着手制定发动一次"最后的攻势"的计划。


麦克阿瑟的计划是:首先以地面部队进行试探性进攻,察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实力和行动企图,同时以航空兵摧毁、封锁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和渡口,阻止中国继续向朝鲜战场增加兵力;随后,即发起攻势,以美第10军经长津湖西进,以美第8集团军由清川江北上,两军在江界以南的武坪里衔接后,围歼在朝鲜北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尔后再向朝中边境推进,并赶在鸭绿江冰封之前抢占全朝鲜。


为了实现上述计划,麦克阿瑟将担任警卫汉城和"清剿"其后方朝鲜人民军任务的美第9军第25师,新到朝鲜的土耳其旅、英第29旅调到西线;将从美国本土调来的美第3师调到东线。这样,"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在前线的地面部队已有5个军13个师又3个旅又1个空降团共22万余人,比志愿军进行第一次战役时增加了8万余人,而且主要是美军。空军也增加了2个新式喷气战斗机团,各型飞机增加到1200余架。


麦克阿瑟对他计划的攻势非常乐观,要以此一战"消灭最后一批残存的北朝鲜人民军,平定朝鲜半岛"。当"联合国军"发动攻势时,麦克阿瑟还飞临战场督战,向他的部下宣传这次攻势是"最后的攻势",战争"在两星期内就会结束",有些部队可以"回家过圣诞节"。因此,这次总攻势也被称做"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


彭总的一着妙棋


彭德怀司令员于11月4日第一次战役接近结束时,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提出了对战局的发展及志愿军下一步作战方针的见解。他说:第一次战役的胜利,对稳定朝鲜北部人心,使志愿军站稳脚跟,坚持继续作战,是有意义的。但消灭敌人不多,志愿军实力未完全暴露,敌人还可能重新组织反攻。而志愿军部队在敌机袭扰下粮弹运输也已发生困难,且寒冬将至,长期露营,难于保持战力。因此,"拟采取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的方针","如敌再进,让其深入后歼灭之"。


毛泽东主席对彭德怀提出的方针、部署表示同意,同时指出:下一步作战,德川方面甚为重要,志愿军必须争取在元山、顺川铁路线以北区域创造一个战场,在该区域消耗敌人的兵力,把战线推到元山至平壤一线,而以德川、球场、宁边以北以西区域为后方,才能对长期作战有利。另外,毛泽东还通知彭德怀,已命令集结在济南以南地区的第9兵团立即入朝,全力担任江界、长津方面的作战,以求转变东线战局。


在此以前,10月29日,中央军委副主席朱德到山东第9兵团驻地,对该兵团干部作了抗美援朝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他指出:美国侵略者不顾我国警告,越过"38线",直趋朝中边境。我们决不能置之不理。为加强入朝参战的兵力,中央军委决定第9兵团立即入朝。他要求第9兵团部队以旺盛的战斗意志,肩负起打败美国侵略者的光荣任务。


11月5日,志愿军领导人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制定了迎敌再进的部署:西线各军分别以主力控制新义州、龟城、泰川、云山及熙川以南新兴洞、苏民洞、妙香山地区;而各以1个师分别置于宣川、南市、博川、宁边、院里、球场地区,采取宽大正面运动防御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如小敌进攻则歼灭之,如大敌进攻则边打边退,诱敌深入,向敌侧后转移,以便配合主力消灭之。东线第42军主力仍置于古土里、旧津里、赴战岭地区,以1个师位于宁远,并以该师1部位于德川向阳德方向游击活动。


为配合彭德怀的诱敌行动,第一次战役胜利后,毛泽东也仅仅让新华社以"朝鲜北部某地"的名义在国内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参加下,朝鲜人民军获得重要胜利,11天歼敌6000,收复广大地区。"


为了迷惑麦克阿瑟,不让其发现中国的出兵意图和参战实力,连这份为鼓舞国内人民而发的新闻都大大缩小了战果。


一连串的欺敌措施采取后,志愿军的将帅们焦虑地观察着麦克阿瑟的反应。


"太慢了,进得太慢了。"彭德怀看着地图摇头。


"是啊,11月6日敌人开始进攻,东西两线10天仅分别前进9至16公里,距我预定歼敌地区还远啊。"解方点点头。


"可能是112师在飞虎山把沃克顶得太狠了,吓住他了。"洪学智分析。


将帅一合计,彭德怀断然下令:"电令各军,再主动后撤十几公里,放弃一切形式的阻击、反击,大步后撤,注意,不要露出破绽!"


麦克阿瑟上钩了!


中国军队一退再退,乐观主义者、情报处长威洛比更加乐观了:"来的只是义勇军,已经证实的中国师,实际战斗力相当于1个营。"有人当即问他,"云山周围已证实有3个师,按你的估计其实际兵力可说是3个营。那么,为何第8骑兵团失败得那么惨?"威洛比神气活现地解释:"因为该团缺乏警惕!为少数敌人果敢的奇袭所压倒,在暗夜中陷入溃败!"


麦克阿瑟傲慢地宣称:"(中国人)不是一个不可侮的势力,兵力最多不过六七万人。"他自以为所实施的空中战役已使中国支援部队不能进入战场,已入朝部队则被炸得支离破碎、彻底溃散了。


错误的判断导致了错误的行动,麦克阿瑟又开始盲目冒进了。11月21日,西线联合国军已进至"攻击出发线",完成了战役展开。


22日、23日,麦克阿瑟继续大举北进。他是如此轻敌,以至于中国军队甚至仅靠收听美国、日本、韩国的广播,就可以大致知道哪支敌军进到何方,目的地是何处。而中国的保密工作做得如此之好,以至于直到30年以后,美日军界的主流看法还认为率军入朝作战的是林彪、黄永胜。


24日,彭德怀在地图前微笑着作出了最后的战役计划。彭德怀使出中国兵学几千年积淀的精髓,对麦克阿瑟利而诱之,卑而骄之。西方军界巨擘麦克阿瑟不识厉害,终于一头钻进彭德怀东方式战略战术的陷阱。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