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武铉的悲剧与韩国政治文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月30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从位于首都汉城东南约450公里的家中离开,准备接受检察机关的质询时向媒体记者鞠躬。新华社/路透



4月30日,韩前总统卢武铉从其卸任后蛰居的南部老家,来到了位于首都汉城瑞草洞的大检察厅,以“综合受贿罪嫌疑人”的身份,接受了中央调查部的司法调查。调查长达10小时,主要内容涉及三点:被认为在青瓦台接受的100万美元现钞、汇至卢侄女婿账户上的500万美元及与前总务秘书官郑相文涉嫌贪污巨额特殊活动费(12.5亿韩元)案件的关联等问题。


据检方发言人透露,卢武铉未行使沉默权,而是配合调查,积极表达观点,表示对包括夫人在内的亲友从商人手中收取钱款等事宜并不知情。但检方于5月9日发布的消息则明显对卢不利。消息称,支持卢武铉的有力企业主(泰光实业会长朴渊次)已供述曾把100万美元现金装在提包里,携入总统府,并与郑相文秘书官在其青瓦台内的办公室里完成了交接。其次,前第一夫人权良淑在卢当政的2006年至2007年间,曾向在美国留学的长子汇款不低于30万美元,检察当局认为,此系上述100万美元中的一部分,而前总统对此“并不知情”的可能性不大。视情况,检察当局近期将考虑诸如再次传讯权良淑等相关追加调查措施,在此基础上,慎重做出是否逮捕卢武铉的决定。


卢武铉离任后,始终通过个人网站(“人活着的世界”)议政,与世界沟通。但从去年12月4日,其胞兄卢建平因涉嫌受贿被捕后,便一直保持缄默。朴渊次行贿事件被曝光的4月22日,他在网页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忘了我吧”。此番乘坐检方安排的大巴前往汉城,准备接受检察机关质询时,面对故乡庆尚南道的父老乡亲和新闻界,卢并不急于表白什么,只说了句“无颜面对国民”,“让大家失望,很抱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月30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从位于首都汉城东南约450公里的家中离开,准备接受检察机关的质询。卢武铉2003年至2008年担任韩国总统。去年12月,韩国制鞋企业泰光实业公司老板朴渊次因涉嫌逃税和行贿被捕,随后拖带出多名韩国高官受贿案,卢武铉是其中之一。新华社/路透


在韩国,离任总统接受司法调查,此为第三人。1995年,两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因受贿罪、叛乱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7年,后被特赦。系一国之尊为一身的国家元首,卸任后遭司法调查,动辄被治罪,堪称韩国社会独特的“政治文化”。即便是“罪不当诛”,幸免于牢狱之灾,但鲜有晚节不被舆论非议者:不惜将全、卢两任前总统断罪的金泳三本人虽平安“着陆”,但次子因接受企业的巨额贿赂而被捕下狱;被看成是“革新政权”的金大中,人还在台上,三个儿子便被检举、治罪,弄得老爹在背负亲情压力的同时,一再向国民道歉。


如此政治文化,成因颇复杂,既有政治的地缘、血缘主义等传统“风土”的因袭,也有直选总统权限大、任期长等制度性因素;同时,因现行政治框架脱胎于民主化前的军人专制政体,源于政变、军管、镇压的政治仇恨基因被延续,这不仅表现在政党政治的运作上,也表现在一般国民看待执政者的心态上,远未酿成对第一家族发行“免罪牌”的政治宽容。相反,在炽烈的论战及其背后代表不同政治势力的媒体驱动下,动辄社会呈尖锐对立,罪或无罪,对前总统的审判成了舆论的狂欢和现实政治的活剧。


就“卢武铉门”而言,卢武铉其人是否如其所说的那样,对夫人及多名亲属的受贿行为毫不知情,尚有赖于司法当局的调查及基于事实基础上的法律判断。即使最后以本人的“清白”而免于被起诉,但其姑息、甚至纵容左近染指腐败的道义责任也难辞其咎。卢从高中学历的自学者成为维权律师,进而跻身政坛,其最吸引人的卖点,不是别的,正是号称“与腐败无缘”的清新感。2002年12月,在刚当选总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一再强调身为公职者清廉的重要性:“至今请托文化依旧盛行,不过日后一旦发现了非法请托,我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就连一直唱衰卢政权,为其打上了“无能”标签的保守派,都不否认其“清廉”。


正因如此,卢武铉的落马,令保守派错愕,令左派失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