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看到跟着何利到来的竟然是谭效虎,沈剑很是惊讶,等听了谭效虎把情况汇报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紧张着急。

高兴的是,北面的情况很好,谭效虎他们处理得不错,谭效虎自动来支援南面的想法也是对的,但是,这缺少了联络的方式已经出现误伤却有些让他着急!是啊,锋芒铁血队的战士,可的的确确是缺少训练的啊,而他只有一个人,考虑问题总会有照顾不过来的地方!

沈剑此时不想多去追究这个问题了,他也不准备批评谢华彬的莽撞,就作为教训汲取吧!

现在的问题还是怎么样对付天亮前后可能从南面过来的鬼子!

沈剑听谭效虎报告他们在北面对付鬼子的战斗过程,心里暗暗赞赏着,心里已经有了些计划了。谭效虎带来的战士既然已经经历过战斗了,就可以说是老兵了,有了他们的加入,会有更大的成功把握!

于是,沈剑马上对谭效虎说道:“效虎,把你带来的那一队猎手战士插入现在的埋伏圈里去,每两个猎手战士中加两个拿手雷的战士,这样四个人为一组,你指定组长,让他们学习你们的战斗经验。嗯,这样全队一共就有13组,你指挥四个组,再往南面去20米,为完成截断鬼子车队的力量,只要把你们面前的鬼子军车打坏了,无论后面还有多少,都不要去管,赶紧往回撤,不过,要在回来的山路上设置些诡雷!还有一个拿手雷的战士要等他们挖了地雷坑后再到位,马上去安排吧!”

谭效虎回到公路上,把他从南面带来的战士集合,传达了沈剑的指示,指定了组长,然后带着他们跟着何利到了每一个埋伏的位置,又走了20多米对埋伏的区域和具体位置做了调整,然后带着四个组到了最南面的位置上埋伏下来。他自己则带着何利和两个拿手雷的战士,下到公路边,勘察地形后,教他们往山坡上的石头堆和树根处设置了七八处诡雷。

沈剑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了一下,估计谢华彬差不多该把车开来了,就从山坡下去,在距离先前埋设地雷两百米的地方等着。

谢华彬有些羞愧地下车来的沈剑身边,沈剑只是拍拍他的肩头,说道:“阿彬,没有什么,你做得对,只不过急躁了些。也是我考虑得欠周到!小刚的伤没有什么问题吧?”

沈剑这后一句是问的走过来的文婉和李小刚的,李小刚把左手举起来晃了一下,对沈剑说:“没有什么问题,队长。”

沈剑赶紧把李小刚的手抓住轻轻放下来,安慰地说:“没有问题就好,我没有批评阿彬,但是,这是一个教训,我们要吸取的。”

看到兰馨从后车厢下来,沈剑对文婉说道:“文婉,你带着兰馨先去伏击阵地,就在机枪旁边注意观察。我和阿彬、小刚把这一批地雷埋了就赶过来。”

这一次挖坑埋雷,大家熟练多了,又有李小刚检查指导挖坑,就没有耽误的,不过十来分钟就全部做好了,沈剑还和谢华彬用树枝在埋了地雷的地面上扫了许多下,这泥土路上,应该不容易被发现了。

沈剑让谢华彬把两辆车都调头停到这雷场北面的一个弯道后面去,准备大家撤退时候乘坐。等谢华彬回来后,沈剑带着这十多个人往山坡上的埋伏阵地走去,很快地安排他们到了各个小组,并且把手雷分给了北面来的战士。

沈剑他们的伏击阵地从那砍倒的树往南沿着这盘道摆开了五六十米,中间有两个弯道,正好是个“S”形,谢华彬的机枪就架在突出出来的那个弯道口,前面是几块大石头,两边是几棵碗口大的树,这里可以对弯道两边的公路居高控制。

文婉、兰馨和李小刚分别负责三个小组,文婉带着的组守在砍倒树旁的山坡上负责打鬼子的第一辆车,兰馨带着的组挨着文婉的组,和李小刚的组在机枪阵地两侧,负责打鬼子中间部分的车,谢华彬自然是用他的机枪,具体怎么打由沈剑指挥,何利在沈剑旁边,作通讯员,随时可能传达沈剑的命令。

看到何利从谭效虎那里过来了,沈剑又带着何利在他们埋伏的那一线公路边选择了七八处也设置了诡雷,然后才一起回到到了山坡上谢华彬的机枪阵地旁边的石头堆旁。

沈剑站着想了一下,如果鬼子来的车队超过10辆车,那么押车的鬼子就差不多得一个小队的人呢,即使打鬼子一时被打懵了,可是以他们那训练有素的战斗力,很快就会组织起反击的!而他此时带着的几十个人多半是没有战斗经验的新战士,撤退的路线还没有安排稳妥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的!

于是,沈剑对身旁的何利命令道:“你去通知兰馨过来,再去把马宝生或者石头叫来。”

兰馨来到沈剑身边,沈剑等何利带着马宝生也来了,对他们三个人说道:“兰馨,你带着何利和马宝生把这周围的地形熟悉一下,找好能够最快到达我们停车位置的路,而且要考虑路上什么地方可以设置几颗诡雷,但是不忙安装,等我们撤退的时候再安放。你们快去快来!”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鬼子到来了!

这等待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的。凌晨3、4点钟的时候,既是最黑暗的时候,也是气温最低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山坡上埋伏着的70多人只是静静地趴着,等待着鬼子的出现,等待着复仇时刻的到来!

沈剑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抬起手腕来看表了,东方的山顶上已经显出了一道青白色,不用夜光也能够清楚地看到表上指针——已经是五点半了!

这远近山的轮廓已经开始清晰起来了,林间鸟雀的欢唱也由几个领唱开始了小合唱和对唱、轮唱。一层层薄雾在山间飘荡着,如果把这每一座山比作秀发满头的江南少女,那些雾就如绕在脖子上的纱巾。山坡下的公路伴着公路一边清亮的溪水穿行在这雾绕的山间。

看着这梦幻般的江南清晨美景,听着鸟儿婉转的吟唱,文婉有些痴了!

突然,南面传来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逐渐接近也就完全破坏了这山间的一切美好!

文婉厌恶地咬咬牙,把手里的步枪狠狠地推上子弹,又检查了下驳壳枪的弹夹,从身边一个战士手里要过两颗手雷摆在石头上。

谭效虎在最南面的埋伏阵地中,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汽车声,举起了胸前的望远镜观察着,又在已经开始明晰了的天光下更仔细地观察山坡下的公路周围情况。几分钟后,盘道南面的那个弯道口处,第一辆鬼子军车出现在了他的镜头里,他首先看到的是驾驶室顶上架起的机枪,以及枪后面的两个鬼子脑袋,接着是帆布盖得严严的车厢!

一辆,两辆,一共8辆!每辆车都是车厢上面堆得高高地,盖得严严实实地,第一辆、第五辆和最后一辆车顶上有机枪和两个机枪手,其他几辆车顶也有三个拿步枪的鬼子,谭效虎默默数着,加上每辆车驾驶室里的鬼子,这鬼子车队就有45个鬼子押车!

看来这车队里的物资不简单,多半是军火!可是,他们埋伏的这边山坡却正好无法看到车下的油箱!

沈剑也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切。

那越来越近了的汽车声音,就如准备战斗的命令已经发出,埋伏圈里的战士都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武器,等待着最后的战斗开始。

鬼子的车显然装着很重的物资,车速并不快,五六分钟后,第一辆车经过了谭效虎他们的埋伏阵地,接着开过了沈剑和谢华彬他们下面的弯道进入了兰馨组的位置,这个时候,最后的一辆车才刚开过南面那个弯道。

打头的那辆车距离那埋设地理的路段还有十多米远就停了下来,虽然那树已经被推到了路旁的山谷里去了,但是昨晚上埋设的地雷却有几处没有处置好的新土被堆在了路边,在清晨看来就有些突兀了!

显然这第一辆车上的鬼子很有经验也很谨慎。那车驾驶室的右边门打开,一个鬼子探出头来对着车顶上一阵叽里呱啦的喊话后,突然车顶上的机枪往文婉他们埋伏的山坡上扫射起来!

子弹飞射进山坡上的茂密林间,一时间空中枝断叶落,地上碎石飞溅,就连从南京城冲出来经历过许多次战斗的文婉都没有和鬼子的机枪这么面对面过,那在北面跟着谭效虎伏击了鬼子军车的三个猎手战士,也只是对着停着不动的汽车打了两枪,其他战士更是根本就没有使用过步枪,更不要说和鬼子战斗了!

所以,当这机枪突然射击,子弹就直接射到身前,那十多个新战士根本就被吓坏了,很快回过神来的赶紧把身子往树后面、石头堆下面躲!

文婉侧身到身边大树后的瞬间,看到右前方石头堆后面那个拿手雷的战士还在愣神,文婉来不及喊他,一颗子弹突然射到了他的头上,子弹从后脑穿出来,鲜血和白色的脑浆被带了出来,然后就见他的身体一颤,趴到了石头上!

兰馨的那三个组就紧挨着文婉他们,那第一辆车就停在他们前面20多米的公路上,她没有这么近地看到机枪射击,而且射击的方向就在姐姐的方向!

兰馨不知道鬼子为什么会突然打枪,但是却知道姐姐他们有危险!那鬼子机枪手就趴在她斜前方那辆汽车的驾驶室顶上,她没有犹豫,抬起手里的步枪几乎没有瞄准就扣动了扳机,那机枪一下子哑巴了,副手微微一个愣神,马上抓过机枪,把枪扭向兰馨他们埋伏的方向,可是还没等他扣动扳机,兰馨前面石头堆后面的马宝生的枪射出的子弹就打爆了他的头!

在谢华彬身边的沈剑看到鬼子第一辆车停下来的时候,扭头看了看南面那最后一辆车的位置,还没转过头就听到前面机枪声响起,接着就听到两声枪响,鬼子的机枪声停了下来!

虽然鬼子的车队没有完全进入伏击范围,但是也是大半到了,那枪声虽然不是自己下达的命令,却也并不算错,于是,大喝一声:“打!阿彬,打鬼子中间那辆的机枪手!”

一时间,这山谷里枪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