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xterming 收藏 0 169
导读: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昨天两位律师紧急呼吁请有关专家鉴定邓玉娇案的关键证据——案发时邓玉娇身穿的外衣、内裤和胸罩。不料,今日却传来消息,说在恩施州警方提取证据之时,才 得知邓母已在昨日晚将除胸罩外的四件重要证物清洗!这不禁令人愕然。我向来不愿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尤其是对淳朴的少数民族妇女,并且该妇女还是邓 玉娇的亲生母亲。 但是,我不得不说出我的一个不详的预感:邓玉娇的母亲很有可能受到胁迫,这种胁迫,有可能是因恐惧,还有可能是为了保护邓玉娇而被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昨天两位律师紧急呼吁请有关专家鉴定邓玉娇案的关键证据——案发时邓玉娇身穿的外衣、内裤和胸罩。不料,今日却传来消息,说在恩施州警方提取证据之时,才 得知邓母已在昨日晚将除胸罩外的四件重要证物清洗!这不禁令人愕然。我向来不愿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尤其是对淳朴的少数民族妇女,并且该妇女还是邓 玉娇的亲生母亲。


但是,我不得不说出我的一个不详的预感:邓玉娇的母亲很有可能受到胁迫,这种胁迫,有可能是因恐惧,还有可能是为了保护邓玉娇而被人利用。

我 之所以如此猜测,出于两个考虑。一是凶案发生后,邓母在接受恩施州电视台“今晚九点半”栏目电话访问时明确表示,说邓玉娇有抑郁症,并且已有三年病史,且 还携邓玉娇多次到外地就医。作为邓玉娇的母亲,在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时,是否有可能受到了误导,说只要向媒体说明邓有抑郁症,便可减轻邓玉娇的罪行。善良 的邓母信以为真,便违心对媒体说慌。这一点,在同时该节目的后半段,被邓玉娇的同事所证实,邓的同事比较肯定地说,不知道邓所服用的药是何功能,邓也看前 来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可是为什么邓母要一口咬定说邓有抑郁?难道她不知道,这一证言对邓其实是弊大于利?

二是适才发生的事件,邓母 居然在州警提取证物的前一天晚上,将五件证物中的四件清洗。这其中的蹊跷就令人生疑了。首先邓母与律师多次接触,并且邓母的岳父大人,本人便是法官,她不 可能不知道在这个案件中,邓玉娇当时所穿的衣服,是非常非常非常关键的证据;其次,即便是邓玉娇家中再贫困潦倒,也不可能到了非穿这几件衣服不可的程度, 并且根据网友的照片,邓家至少算中等;最后,既然是要清洗衣物给邓玉娇穿,为什么独独留下胸罩不洗?

如果此案因为关键性证据被毁,而无法将真正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那么,邓母显然在客观上起到了很不正面的作用。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邓母要这么做?她难道是受到了某种胁迫吗?我们试目以待!



巴东警方将律师所言“性侵犯”视为“强奸”加以否认,抹黑律师“说谎”。



巴东警方或者说发言人,为什么要把“性侵犯”偷换概念成为“强奸”来误导邓玉娇母女和亲属呢?


律师说的其实一直是性侵犯,不是说强奸射精

被侮辱,被男人按住上下其手,当然就是性侵犯,也是强奸过程的重要前奏。


其实,很重要的是南都报导的报案过程,玉娇到底是报什么案?如果是110应该有录音的,是报案而不是自首,因为玉娇理解中,她是被欺负被打的受害者,而不是应该被刑拘的故意杀人。

杨红艳赶到的时候,休息室内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玻璃杯在打斗中掉在了地上,邓玉娇瞪着眼,咬紧牙,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她被激怒了。”杨红艳说。

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杨红艳看见站在邓玉娇对面的邓贵大迎面扑下来,倒在了邓玉娇脚下。

“放下刀,”杨红艳对她喊,“你还拿着刀干嘛?”

邓玉娇仿佛什么也没听到。杨红艳准备拉她出去,邓玉娇置若罔闻,拿出手机报警了。这时候是晚上8点过10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