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疫情,两样报道

雪山飛狐 收藏 0 53
导读:[size=16]甲型H1N1流感爆发以来,中国政府和媒体给与了高度关注,一方面,政府在海关设置了体温检测装置,同时对发病患者以及和患者有过接触的人群进行及时隔离。另一方面,媒体每天也及时对疫情的进展进行详细报道。发病人数,隔离人数,每天在媒体上都有详细准确的信息。上述做法,的确对于中国防治流感的暴发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对比近邻日本最近的流感爆发,更显出中国及时采取防控措施的效果。 但是,就在全国都将目光注意到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的时候,另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疫情,却被有意无意忽视了。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

甲型H1N1流感爆发以来,中国政府和媒体给与了高度关注,一方面,政府在海关设置了体温检测装置,同时对发病患者以及和患者有过接触的人群进行及时隔离。另一方面,媒体每天也及时对疫情的进展进行详细报道。发病人数,隔离人数,每天在媒体上都有详细准确的信息。上述做法,的确对于中国防治流感的暴发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对比近邻日本最近的流感爆发,更显出中国及时采取防控措施的效果。

但是,就在全国都将目光注意到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的时候,另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疫情,却被有意无意忽视了。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国内爆发了相当严重的手足口病的疫情。目前,疫情已经蔓延北京,山东,河南,广东浙江等数省,感染人数已达数万人,死亡人数也已经有数十人。而据公共卫生专家讲,本次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的致死率,仅比我们一般的流感致死率稍高一点点,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手足口病的威胁要远远高于甲型H1N1流感。但尽管如此,两种疫情反映在政府和媒体的关注程度上,却有着天壤之别。作为中国第一例甲型H1N1流感的患者包某某,不但有国家省市领导人去看望,他在医院治疗期间,媒体的整日在医院进行采访报道。17号该患者出院的时候,其盛况让这位患者简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有谁知道,中国第一例手足口病的患者是谁?第一例死亡的手足口病患者是谁?又有哪位领导曾去看望?哪家媒体曾去报道?

同样的疫病流行,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差别?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和媒体会有意无意之间会对两种疫情厚此薄彼?在我看来,首先是因为这次的甲型H1N1流感对于中国来说是输入性的,病源不在中国,大规模流行也不在中国,中国的各级政府在疫病的暴发流行中没有什么责任。有人说,和非典初期我们的政府有意瞒报疫情相比,这次政府在面对流感是展示出来的态度相当开放和透明,这虽然是一个事实,但真正应该和非典做对比的,应该是这次的手足口病疫情而不是流感疫情。相对来说,在手足口病疫情的信息披露方面,政府远没有流感疫情方面信息披露的及时和主动。在手足口病的发病疫区,许多幼儿园都有大面积集中爆发的情况,这些幼儿园也多数被关闭,但关于这方方面的信息,政府披露的还相当不够。与此同时,少数地方甚至仍然有地方政府漏报和瞒报疫情数字的现象。

从媒体角度讲,由于甲型H1N1流感来自于国外,这一疫情的发展就带有很大的“展示性”,因此,媒体在政府高度关注下,也十分愿意投入十足的精力进行报道,由此导致我们对甲型H1N1流感的“过度关注”。如果看一看美国媒体对本次流感的报道,他们没有刻意去报道什么第一例病例的详细情况,无论在版面上还是比例上,也都不如国内媒体关注的程度,而美国恰恰是除了墨西哥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国内甚至有媒体指责,美国的媒体对疫情“视而不见”,其实,真正应该反思的恰恰是国内媒体。我们的媒体长期喜欢把新闻当作奥运会,对什么事情的第一例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从两会的第一份提案,到第一个感冒患者。关于第一例患者的信息过度提供,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干涉了这位患者的隐私,更重要的是,真正值得分析的疫情威胁程度却鲜有人认真研究。即便从新闻规律一般的原则讲,对死亡事件应该给与更多地关注,那些死于手足口病的患儿家庭来说,他们的痛苦和困境公众还完全不知晓。从这个角度讲,真正对有威胁的疫情视而不见的,恰恰是国内的媒体。

目前,中国的手足口病疫情还在蔓延,疫区范围还在继续扩大,死亡人数还在不断攀升,尤其是河南省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患病儿童累计已经超过3万人。面对这一势态,政府在处理好甲型H1N1流感防控的同时,有必要拿出相同的精力,甚至更多的精力去处理手足口病的防治。由于手足口病基本上威胁的都是幼儿,更多地关注孩子的健康和生命也有更充分的理由。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政府必须及时公开疫情的范围,具体发生疫情的地点,人数,目前的救治情况等信息,披露的程度应该像甲型H1N1流感看齐。而媒体也应该拿出更多地精力和版面去报道发生在我们身边威胁更大的疫情。这才是我们面对疫病威胁该有的态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