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山寨新闻:路上听说的新闻

屠夫山寨新闻:路上听说的新闻

屠夫 发表于2009年05月23日 04:19 阅读(132) 评论(2)

分类: 个人日志 举报



深夜收到网友的消息,传说邓玉娇的妈妈解除了两位律师的委托手续,(未经律师证实)。又传说说恩施警方驳斥了强奸一说,又听说邓玉娇妈妈把衣服等证物洗了(网友告知未经证实)。靠!消息漫天飞,屠夫累坏了,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刚才和重庆网友喝了几杯啤酒回来,一躺下就睡到凌晨四点,一起来头一件事就是关心邓玉娇的案情;昨晚原本想把这事情经过和怀疑写出来,可看见媒体记者那么多在场,我想他们应该会写出我的怀疑和整个过程。屠夫理解律师从看守所出来发现邓玉娇母亲不在被派出所带走后那痛彻的哭泣,因为这证物对整个案情的的重要性,当律师发现这证物可能会被有心人士破坏的时候,那种心在割裂的感觉屠夫能理解,屠夫想说的是,会见谈话内容会不会被有心人士利用,而采取了对证物的毁灭行动呢?22日上午屠夫在博客上报告大家邓玉娇母亲去武装部,大家很好奇,怎么跑去武装部呢?难道要去报名当兵吗?还是被什么人找谈思想工作?满巴东县城都是领导,可他们就是不用智慧,不用民意,不用阳光,也许在庙堂里呆久,思维已经和我们常人不一样了,要用法律的时候说法律是公正的,不用法律的时候,就把法律当儿戏,现在又听说有人跑出来替邓玉娇妈妈发表什么律师解除声明,(未证实,电话联系律师了,他们还没有接到通知)靠!专业一点好吗?不要再自己搞死自己,阳光就在天空上,不要拿黑伞遮住阳光,我们网民不会像以前那样被舆论左右了,现在大家都理性了,我们相信党和国家,相信我们的法律,相信网民代表屠夫,所以屠夫含泪的劝告某些人,不要再拿伞遮住阳光,我们国家法律天空没有乌云,是蔚蓝的,一只小伞是遮不住的,不要用舆论来模糊焦点,屠夫可贼眼好的很,只要你们心坦荡,就不怕阳光,不怕监督,不要拿大帽子说事,说什么侦查不公开,那你之前就不要乱公开,弄出两份周星驰版案情说明,我想一定请了一个文学家帮你们修改,这字用的真是“好”。现在有跑出说你们在律师会见邓玉娇期间,把邓玉娇母亲叫回家里拿什么东西,你们那么急干嘛呢?就不能多等几小时吗?为了这几小时而延伸出来的许多联想你们是怎么解释!律师他们有媒体在场可以作证,而你们谁帮你作证,当然你们当强人当惯了,根本不顾及我们网民观感。昨晚我就怕这事,就在博客里呼吁盯紧你们!


最后对网民朋友说明一点:要冷静看戏剧演出,不要随便猜测,不要一有人放消息心就紧张起来,屠夫都不敢紧张,各种消息满天飞的时候都要理性冷静,你们不在漩涡中心,不知道我的心情。大家还是要保持冷静理性看事件发展。屠夫对两位律师是非常有信心,对他们的能力和职业道德非常有信心,他们输不起,所以大家不要质疑他们,有人在利用我们破坏对律师的公信力,不要我们网民自己搞内讧,屠夫永远站在律师这一边,从不怀疑他们的能力和水平,现在网民们不要模糊焦点,不要把焦点放在律师身上,不要不懂辨别是非,不要到官司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去伤律师的心!盯紧某些人,看他们怎么做!屠夫还是很淡定,因为我是谁?我是宇宙超级无敌不要脸的屠夫!哈哈!网民们不要紧张!戏剧刚开幕,你们就开始沉不住了,哈哈!


下面是广州日报记者报道:




21日下午4时左右,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在警方陪同下回到家中“取拿物品”。

21日晚,放置了11天的邓玉娇衣物突然被张树梅全部清洗。

昨日上午,警方封存了邓玉娇的内衣内裤,但邓玉娇的代理律师夏霖表示:“已经没有意义了,根本没办法提取指纹和其他重要证据了。”

文、图/本报特派巴东记者杜安娜

昨日下午,邓玉娇的代理律师夏霖告诉记者,昨日上午,警方已经封存了邓玉娇的内衣内裤,“但已经没有意义了”。21日晚,也就是律师会见完邓玉娇的当天,放置了10多天的邓玉娇衣物突然被邓母张树梅全部清洗,“根本没办法提取指纹和其他重要证据了”。

县政府官网凌晨发公告

指责律师违规透露案情

昨日凌晨2时,巴东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5·10”案件的最新公告。公告“提出了不隐瞒、不偏袒、客观公正、严格依法办理案件的工作要求”。

公告称:“邓玉娇代理律师夏霖会见邓玉娇后擅自对外披露案情,严重违反了有关规定”。公告还称,律师会见前,邓玉娇从未向公安机关称“被强奸”,侦查人员在现场勘查时也未发现可疑痕迹物证。

对这份公告,夏霖表示非常无奈。他请求所有在场媒体为他作证,他并没有向媒体公布任何案情内容,当时他只说有重要情况要向上级领导汇报。在媒体的帮助下,他先后联系了恩施自治州党委副书记、巴东县县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等,当时领导都回复有专案组调查,不予会见。晚7时20分,他才被告知可以向县刑警大队队长汇报情况。晚上9时多,他笔录完毕出来后,才向媒体透露了案情进展。“我第一时间的汇报未被采纳,才出此下策。”夏霖说。

警方陪邓母回家“取拿物品”

放置11天衣物被突然清洗

21日晚上9时,夏霖律师还到检察院请求检方接见,要求保存邓玉娇案发时的内衣内裤。令夏霖不解的是,“邓玉娇在案发现场换下的内衣内裤被母亲张树梅带回家中放置11天,都没有动过,21日当晚,却全部被张树梅清洗完毕。22日上午,警方才封存了邓玉娇一批内衣内裤。“已经没有任何取证价值了,所有的指纹和物证肯定没法取得了。”夏霖对记者叹了一口气。他说,21日下午,他还特意在电话里交代张树梅,千万不要动邓玉娇的任何物品,结果还是这样。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在野三关镇的住地,邻居告诉记者,21日下午4时左右,张树梅在警方陪同下回到家中“取拿物品”。“前后时间大约是1个小时。”住在楼上的一个邻居说,他上楼的时候,张树梅家门大开,好多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昨日,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华一律师事务所又增派了两名女性律师来到巴东。夏霖说,自己有多年刑事侦查经验,这个案子他依然“很有信心”。

邓贵大成当地反面教材

另外两名当事人不见踪迹

“邓玉娇案”发生后,野三关镇政府成立了“5·10联络办公室”,主要对前来询问的群众和媒体进行接待。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主任邓贵大案发后,在当地医院抢救无效,最终死亡。

邓贵大的死亡在野三关镇政府产生了不小的震荡。野三关镇政法委书记屠启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最近的党政廉政工作中,邓贵大已成为反面教材。

不过,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非常激动地说:“比起其他人来说,邓贵大还算好的,最该死的还不是他。”“在‘5·10事件’前,官员出入娱乐场所不是稀罕事。”一名镇干部透露。

邓贵大的工作是否需要他去娱乐场所?屠启东说,邓贵大出事的这个时段“属于8小时之外,不属于工作期间”。野三关镇的一位女干部介绍,邓贵大平时看起来比较严肃,不喜欢开玩笑。他们家就住在镇政府的家属楼里,他的老婆也每天都在院里进进出出。

身高只有1.60米的邓贵大去年才调离原来****办的工作,做招商协调工作也还不到一年时间。

屠启东说,今年镇政府颁布了《关于党员干部廉洁自律的十条严禁》,其中第一条就是严禁党员干部出入娱乐场所,而邓贵大出事期间,正值镇政府集中学习、整顿的高潮期。

事发后,案件的关键证人黄德智在被媒体报道“被送往宜昌进行治疗”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电话打不通,家里也没人”;而另外一名当事人目前也寻不到任何踪迹。


好朋友为邓玉娇打抱不平:

她性格耿直 根本没病

昨日,记者在野三关镇的“俏佳人”服装店见到了邓玉娇的一位朋友杨红丽。

杨红丽非常生气地告诉记者,“邓玉娇脾气暴躁”、“精神不正常”并不是从她们口中所出。在她们看来,邓玉娇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只是说话做事比较爽快,性格比较耿直,有话就说。“她只是有一点失眠,这怎么能说是精神病呢?”

杨红丽说,她和邓玉娇是在今年1月份认识的,当时,邓玉娇常到她的店里买衣服,后来她们就经常在一起玩。

杨红丽说,邓玉娇的人品绝对值得信任。“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当然有很多人追,但邓玉娇是一个洁身自爱的人,平时生活很检点。”

“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拿刀去杀人呢?”杨红丽说着,脸都涨红了起来。

邓母张树梅租住的地方是一栋六层的高楼,邓玉娇的邻居也纷纷表示,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怎么会拿刀杀人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