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16章 先人大爷是总冠军

sxpnceo 收藏 9 1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哇!”日本军官们随着冈村的提醒都盯到了武士刀上,眼中散发着激动。

冈村走上前台:“五个组讨论完毕,请各组代表上台!”

西一欧在日本学者的热情推搡下走上主席台,日本军官们使出吃奶劲鼓掌,金刚几个看的吐着舌头流酣水。

五个代表在台上坐下,三个五六十岁的中国人、一个洋毛子,一个年青的日本军官。

冈村摆手,大厅里掌声渐消:“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祝贺大家选出的五个代表,他们将获得大道市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和五千日元。”

“五千块呀!”

“总冠军是多少呢?”有人迫不及待的问,当时一美元约合四日元,日本占领区多数使用的是联银券,日元是硬通货,日本政府硬性规定五千日元相当于四千大洋。

冈村拿起话筒:“刚才大家辩论的很热烈,比前六天的交流气氛还好,我临时决定,为了提高总决赛的含金量,参赛选手除去刚才的五千元奖励,总冠军将获得一万日元的额外资金!是他、是他、还是他呢?”冈村挨个点指台上的决赛选手,最后手指落在西一欧身上不动:“我们拭目以待,请舞动你们的双手、尽情的欢呼,为各位选手投上神圣的一票吧!”

哗,人们猛烈的鼓掌,“加油啊!”“争口气呀!”各自的啦啦队拍桌子、碰酒杯。

论综合实力,与西一欧同台的四个人哪个都比他强百倍,可是西一欧不知道这四个人的苦处,政治组由亲日的人高度把持,商业不景气、敢说的商业组郝董事长刚才不愿参加商业组讨论错失机会,代表医药界出战的药商紧张之余把药王孙思邈说成了药王张思邈,直接被轰下了台;美术组、舞蹈组一个是留英归来的人、一个是美国人,美术、舞蹈在中国的影响力不大,不受重视,最重要的原因,他们四个已得到冈村的暗示,不要和日本军官争。所以,四个人尽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老毛子为了表示和日本的友好、便于在上海发展,尽说洋文。一个说完台下一片叹息,四个说完,下面的文人憋不住开始骂娘。

轮到西一欧上场,他脑中空空,这场合比在中条山对几百兄弟训话高几十个档次,哪句话说不对,指不定就有人会说“下去吧!”小眼珠转了一百0八遍,三十多个日本人都在为他呐喊,亲日派们在冈村的手指暗示下已明白其意图,全在助威,金刚几个不敢说话,只会鼓掌,三个记者按动闪光灯照的台上台下嚓嚓明亮。

冈村见他在台上静思,料想他肚子里墨水不多,日本军人嘛,不可能对中国历史有深入研究嘀:“中队长阁下,该您讲话啦!可以自由发挥、不受拘束,只要能提出大家都觉得新鲜、能认可的观点,我们就把票投给您!”最后这一句“我们就把票投给您”说的极重,同时意味深长的扫视着西一欧,关键时刻,谁再看不出他的心思?台下人们个个泄了气,郝董吆喝了一句:“说的好大家伙儿鼓掌,说的不好大家也鼓掌!”

哈哈哈哈,下面人们笑的前仰后合,大家都明白:鼓倒掌捉弄日本人!

西一欧摘下帽子,站起来向在台下大鞠躬,快达到90度,演讲之前先要拉关系:“我嘀头发长、见识短,请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哈哈哈哈,台下包括郝董都笑出泪花:“小子,你头发不长啊!”三十多个日本人为中队长的礼貌所折服:“这个年青人很有礼貌啊!”

“他知道的中国成语不少嘛!”

“是啊,说话带着河南味儿,估计在河南那边学到的知识吧!”

西一欧重又戴上帽子坐下:“本人只对三国有研究,今天就谈一下我对三国的新发现。”

“哟!几百年没出过新发现,你一来就有新发现了!”低下冷嘲热讽,冈村再次伸手:“肃静!要学会倾听!”

“我读了三百多遍三国演义,发现三国里的人名都是两个字!”西一欧信口开河,打死他也读不了五十遍。

“哦!这小子读了三百多遍?”

“太可怕啦!我一遍也没读完!”

人们窃窃私语,有个洋毛子憋不住:“请问诸葛亮的名字是几个字啊?答不好我们是要鼓掌的!”

西一欧就等着不知死活的人问这句:“据我的研究,三国时的人名一般是两个,比如说刘备、张飞、关羽、曹操、孙权、周瑜,中国还有一种复姓,可以为三个字、也可以为四个字,如诸葛亮、司马懿,实际上前边诸葛、司马两个字为姓,后面只一个字。只要您仔细观察一下,三国里的人物,无论姓什么,后面只有一字,您知道为什么吗?”

洋毛子搔搔头:“不知道!”

“是耶,三国里的人名都是俩字耶!”

“怎么几百年来没人提出来呢?”

“刘教授、李教授,你们晓得吗?”

历史组的几个教授擦着汗:“我们只是偶尔讨论起三国,术业有专攻,分工各不同,人家专攻一门,当然懂的多喽!”

洋毛子叫道:“您说说,什么原因!”

西一欧笑道:“我曾和中国的导师探讨过,原因起自于西汉王莽当政期间,推出的一项新政,强令百姓只许起两个字的名字!”

哦!人们大哗,是这样啊!

郝董喊道:“你的导师是中国人啊?”

“不错,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我嘀非常敬仰!所以我拜了一个河南的先生作导师,我嘀很多知识来自中原文化熏陶!”

郝董摇头:“师夷长技以制夷啊!”

“唉,一个毛头日本孩儿比教授说的都好啊!”

“叫兽,叫兽,会叫的野兽!”

人们失望大于解惑,日本人学了中国的知识又压制了中国人。

洋毛子道:“很感谢您的解答,再来一个!”

冈村看看西一欧,意思是还要不要继续下去,他有中止的权利,仅凭这一点,他已可以用强权判西一欧获胜,本次交流会只有一个日本人出线,他要保存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

西一欧笑着说:“我再说一个。三国演义博大精深,不亚于孙子兵法,但它侧重于演义,加入了作者的感情成份,把汉室宗亲刘备抬的太高,把汉贼曹操贬的太低。我们知道,每朝每代的历史都是由官府主导说了算,所以罗贯中在写三国演义时把自己的感受加了进去,里面的人物故事很多经不起推敲,请大家把三国演义当作一本军事小说来看待,而不要当作历史事实看待。”

“嗯!这话说的不错!”郝董持同意态度。

洋毛子道:“我还以为三国演义是纪实小说呢!您能举几个例子说明吗?”

“当然可以!比如说过分神话诸葛亮反而有一种粉饰的作用----”西一欧口若悬河,吧不吧吧说的台下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讲到兴奋处,还走下台和洋毛子们握手互动。

冈村和日本人们听的喜上眉梢,这小子太能喷啦!不住的点头,看看时间差不多啦,做个停止的动作。

西一欧正在大放獗词“……赵云长坂坡杀的七进七出,救出阿斗,阿斗居然在他怀里睡的非常安祥,通过这一点儿我们可以怀疑赵云是个女儿身!”

哗,台下全是骚动,“怎么可能呢?”“不会吧?”

西一欧看到冈村的提示,咳嗽一声:“最后说一点,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过分的夸大刘备、关羽、张飞的功劳,有他的诸多道理,其中一项是,极有可能他把自己的形象揉进刘、关、张三人身上!”

郝董放下茶杯,胡子也不摸了:“此话怎讲?”

“我们知道,罗贯中三个字的汉语拼音声母是L、G、Z,而刘、关、张三个字的第一个声母是L、G、Z,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哦!台下纷纷交头接耳不住点头,从后面看都像是鸡啄米。

西一欧再次站起:“我的话完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向台下众人鞠躬,和四个组的代表握手,冈村带头鼓掌,台下的掌声足足响了五分钟。

“好!”“哟希!”“歪瑞古得!”

金刚和周福海吐噜着舌头缩不回去,奶奶的,经典啊!

掌声代表着未来,日本人们无不互相展露笑脸遥相祝贺,那些亲日派们则说的更露骨,“冠军非皇军莫属啦!”

冈村待掌声平息,拿起话筒,语气有力:“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五个代表已经讲完,请大家投票吧!”

嘭!郝董生气的拍着桌子:“真他妈日马chua!我泱泱大国无人哪!”

几个日本人早围在郝董身前左右,防着他搞乱,一听他的口气,一个日本商人勃然大怒:“你辱骂皇军!”另外两个日本人同样愤怒:“混蛋,这是大雅之堂!”“必须赔礼道歉!”

亲日派们看出日本人要寻郝董的晦气,纷纷叫嚷,台上的冈村听到吵闹,脸沉了下来。

郝董久征商界、意识到不妙,说道:“我没有骂人,我听台上的年青人的口音像是河南的,就随口说了一句河南方言,是在夸他。”

“是吗?”

“真的吗?”

“不会吧?看他的样子是骂人的。”

更有亲日分子叫道:“谁懂河南话,出来说说。”

“哼!敢骂皇军,今天不能便宜他。”

西一欧在台上搞明白下面的情况,觉得郝董要坏菜,自己被骂惯了,无所谓,可台上台下全是斯文人,特别注意脸面,保不定以后日本人要抓住借口坑他。

冈村疑惑的看着郝董和台下众人,意思是郝董说的是真的吗?没人回答,因为在座的人没人懂河南方言,冈村转身问西一欧:“您的导师是河南人?”

西一欧郑重的点头,大声道:“不错!我的导师是河南的隐士,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读书破万卷、胸中纳百川,无所不通、无所不能!”

郝董听到西一欧的答话,灵机一动:“哦!您的导师学问很大呀,如果有机会一定去拜访一下,可惜老朽老了,走不了远路。俗话说,名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您的学问应该不比您的导师差吧!”

郝董几句马屁把本想发火的日本人都说的露出了笑容,这不是变相夸皇军军官嘛。大厅里的气氛立马缓和了下来。

郝董见无人揭穿自己的老底,话锋一转:“老朽早年在河南做过生意,对中原文化有过了解,特别对那里的方言感兴趣,刚才我见皇军精通中国历史、擅长河南话,随口说了句河南方言,意思是夸皇军。请问年青人,我听说河南的方言非常讲究,俗而有味儿、俚而大雅,想必您听过不少吧?”

西一区听郝董一番吹捧,索性摆起谱来:“当然当然,大雅文化都是从草根阶层发展起来的嘛。河南处于中原腹地、国之正中,凝天地之灵气、聚四海之精华,其方言更是中华五千年历史的精粹嘛!”

郝董心下狂笑,一群白痴,老子可以见坡下驴喽,计上心头,坦然站立:“那好,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河南的方言,老朽问一下,您能否解释‘日马chua’是什么意思?”

郝董一口气说下来直奔主题,不管西一欧答应不答应,直接发飚,冈村先生脸上极为不悦,方言谁懂啊?这明明是为难我们的总冠军嘛!几个日本军官已是吹起仁丹胡瞪着小眼珠,一个亲日派直接叫道:“郝董事长,方言和本次交流会无关哪!”更多的人理解为郝董想借此机会刁难皇军军官。

郝董视而不见:“我们盛大隆重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大会,有二十多个国家名流参与,选出来的总冠军应该博学多才,而不能只攻一面哟!不然别人会怀疑总冠军有猫腻的。罢了,罢了,既然难住了未来的总冠军,我不问也罢!呵呵呵呵----”

郝董的激将法把众日本人激的左右不适,十几个中国人拍掌叫嚣:“对呀!对呀!问几句方言并不过分呀!”

“是啊,郝董说了,才一个嘛!”

“是不是有猫腻啊?”

“试着说说嘛,答出一个便说明您很有水平!”

“说对了,也能证明您的导师并非浪得虚名,是名符其实的大学问家啊!”

西一欧哈哈笑了两声:“郝董事长,导师曾告诉过我这个日马chua的意思!”

冈村脸上大阴大晴:“哦?您知道?”

郝董微笑的脸怔住:“这个您真的知道?”

“是啊!‘日’者,大日本帝国也,‘马’者,皇军骑的马也,原来是形容唐朝鉴真大师东渡日本传经时骑着马,‘chua’是说他在各地讲经授课写字“chua、chua、chua”,写的非常快的意思,后来是形容大日本皇军骑着战马挥舞马刀“chua、chua、chua”的意思,翻译成字面就是‘非常好’、‘非常优秀’,的意思,难道不对吗?”

“哈哈哈哈哈哈!”郝董笑出眼泪,“对!对!对!是这个意思!如您所说,是不是可以说本次交流会举办的非常日马chua啊?”

“完全可以!”

“哈哈哈哈,是不是也可以说参加本次交流会的社会名流非常日马chua啦?”

“大大嘀正确!”西一欧庄重的点头。

那些亲日分子立即喊起来:“郝董事长日马chua!”

更有人喊起:“大道市政府日马chua!”

“大日本帝国日马chua!”

“大日本皇军日马chua!”

郝董忍住笑脸:“各位就别抬举老朽啦,老朽还有自知之明,配不上‘日马chua’这个称号。本来老朽还打算请教几个问题,现在自感水平低微,如井底之蛙,不敢再讨教啦!老朽心服口服!您的导师真厉害!您的河南导师太聪明啦!”

“哇!郝董又败了!”

“啊!日本人连方言都知道?”

“太可怕啦!”

哗----人们的议论被密集的掌声中淹没,冈村笑没了双眼。

那还有啥说头?谁他娘的不长眼啊!没看见日本军官们的眼都快成发情的母猪了。

一分钟后,冈村再次隆重宣布:“本届东、西方文化交流会是一次圆满的大会、成功的大会,各界名流欢聚一堂、畅所欲言、硕果累累,我宣布,经过激烈角逐,本次六光大道的总冠军是天皇陛下教育出来的---”放低声音,“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嘀仙人大业!”

“啊!本届六光大道的总冠军是来自日本、天皇陛下培养的仙人大业先生!”

日本人们兴奋地叫着:“仙人大业!”“仙人大业!”

金刚等咋听咋像“先人大爷!”四个字。

冈村激动的拿着话筒拍了三下:“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最后,我代表日本政府、大道市政府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今年评出的选手非常日马chua,希望各位再接再厉,在下届流盛会上更加日马chua!预祝下届文化盛会在日马chua的基础上更加日马chua!谢谢!”

哗、哗、哗,掌声经久不息,礼仪小姐们献花,冈村在主席台上挥动大笔书写荣誉证书,加上大道市政府大章,拿过一包红布缠绕的日元递到西一欧手上:“祝贺你,仙人君!”

西一欧眯起小眼:“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左手接过日元、右手拿起证书一瞧,差点没趴下,证书的签名是:冈村宁次。日本有名的常胜将军,现在是11军的中将军团长,指挥华中作战的司令官,后来的华北方面军司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

冈村宁次热情的和西一欧握手:“人才啊,人才!咱们合个影吧!”手一招,三个记者拍的稀里哗啦,西一欧脖戴鲜花、手捧证书糊里糊涂和冈村宁次合了半分钟影,那些洋毛子、亲日的名流不甘落后,纷纷上台和西一欧合影。

西一欧热汗淋漓,张着嘴走下台和名人们握手:“谢谢!谢谢!”脑子里却空荡荡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