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运女神眷顾了勤奋的老莫

吾心系中华 收藏 16 911
导读: 8月份的悉尼,凌厉的寒风呼呼地刮了一夜。蹲在树杈上的老鸦们,瞄了一眼刚刚露出鱼肚白的东方,又把脑袋缩回到翅膀底下,打算再好好的眯上一觉。因为寒冷而凝结起的冰霜把树从根到梢挂上了一层霜,就像裹了层银子一般。南半球的冬天,虽然没有像北半球那样冰天雪地的千里冰封,可是连续的低温报告,也把享受惯了,阳光,沙滩的悉尼人冻的够‘呛’这么个星期天的早晨,听着窗外的风声,不用奔命似的赶去上班,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胡思乱想,感慨着人生要是天天如此是多么的谐意。街道上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起树叶在路面上滚动发出沙沙声。 一声悠悠流

8月份的悉尼,凌厉的寒风呼呼地刮了一夜。蹲在树杈上的老鸦们,瞄了一眼刚刚露出鱼肚白的东方,又把脑袋缩回到翅膀底下,打算再好好的眯上一觉。因为寒冷而凝结起的冰霜把树从根到梢挂上了一层霜,就像裹了层银子一般。南半球的冬天,虽然没有像北半球那样冰天雪地的千里冰封,可是连续的低温报告,也把享受惯了,阳光,沙滩的悉尼人冻的够‘呛’这么个星期天的早晨,听着窗外的风声,不用奔命似的赶去上班,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胡思乱想,感慨着人生要是天天如此是多么的谐意。街道上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起树叶在路面上滚动发出沙沙声。

一声悠悠流长的哨子由远处淡淡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街区里的居民都知道这是老莫送报纸来了,自从一年前,这个来自中国的小伙子,承担起送报纸的工作以后。不管刮风下雨,报纸就会像钟表设定的一样,准时出现在各家各户的信箱中。听着哨声的走近, 那一份温馨在这寒冷的冬天犹如一股暖流缓缓地流向居民们的心中。有几家,把大门打开了条缝隙,探出个脑袋和老莫打着招呼。

老莫一身运动服打扮,骑着辆赛车型的自行车,动作敏捷透着精神气,他一边快手快脚地往信箱中放报纸和当天的购物折扣指南,一边和居民们打着招呼,犹如老朋友重逢般,显得是那么的亲切。老莫来到悉尼已经14个月了,如今的老莫可不是一年多前,刚踏上澳大利亚时,那个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老莫了。他已经可以和澳人进行普通的聊天,老莫开始适应这个国家了。他现在每星期只有2天,去越南老板开设的制衣厂剪线头,照老莫的说法这是挣点‘活命钱。’他的大量时间都放在学习英语上,一本字典随身不离。遇见不明白的单词,语法。掏出字典,逮谁问谁。有时候在商场购物时,会突然闯进商店里向人请教。他的邻居,一对退休中学老师,更是成为老莫的“兼职英语老师”当然老莫从不会让人白帮助的,他会想尽办法的回报,他包下了这对老夫妻的所有家务事,照顾的他(她)们比亲生子女还要尽责任。老莫不怕吃苦,他下决心要学好英语,还要拿二个专科结业文凭,他包下了附近几个街区的送报纸和广告的活,虽然起得早,但是早晨空气好,又挣了钱又锻炼了身体。这样就可以多出一天去找工作,老莫当然不想在制衣厂干一辈子,他要干他的本行—钳工—。

老莫象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巡视着悉尼西区的一个工厂区。琢磨着如何跟人打招呼,思索着怎样展开找工作的开场白。转角处有间工厂的大门开着,一位白发苍苍的澳洲老头蹲在一台机器前忙碌得满头是汗。凭着职业的内行和多年钳工经验,老莫看出这是台制冷设备中专用的空气压缩机,英国制造的好东西,只是有些年头了。活塞环上的密封圈已经磨损,需要更换新的。但是澳洲老头明显是一个人施展不开,压住了这头,翘起了那头。老莫出于修理钳工的本能,就好像和老头一同在修理机器那样。他跨前一步,嘴里打着招呼,“早上好,伙计。”随手拿起了一把‘内六角螺栓扳手’递过去。老头全神贯注地盯着空气压缩机上面的八个内六角螺栓,这扳手恰到好处的送到手边,老头试了几下,有点紧,好像有点咬死了。这时候,一罐螺栓松动的润滑喷剂又在老头的面前晃动。

老头这会才回过神来,有个陌生人在帮助自己,而且还是个懂行的陌生人。老头站起身来,一边用回丝檫手,一边递了团回丝给老莫,并打量着老莫。“你是中国留学生?想找工作?你做过机器修工?”老头快人快语,一连三个问题直接摔了出来。老莫笑了笑,从容而又老练地回答,“我是中国留学生,十年经验的机修钳工,这里有工作空缺吗?”老头又问“你的英语程度怎么样?”“程度不算高!但是普通的会话应该没问题的”老头从工具箱里抓出几把常用的工具往地上一撒,说“能够说出这几样工具的名称吗?”所谓‘难家不会,会家不难’ 老莫近一年的刻苦学习得到了回报,他一边拾起地上的工具,一边侃侃道来工具的英语名称,又擦了擦,随手放回到工具箱中。老头看在眼里,赞许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老莫找到了工作,老头叫翰斯,是个60多岁德国机械工匠。翰斯在制冷设备维修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是制冷维修行业工会总干事。经他手修理调试的制冷设备运行平稳,而且省电节油,许多地方都把制冷设备的保养维修交给翰斯管理。翰斯年事已高,许多时候感到力不从心,早就萌生退休之意。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接班人,翰斯只有1个女儿,已经结婚成家,女儿,女婿都是注册的会计师,自己拥有着一家会计师楼。老莫干活勤快,特别是认真细致,而且本身就是个机修钳工,这就有点像是‘英雄惜英雄’深得翰斯欣赏,老莫跟着翰斯满悉尼的跑,还经常飞去澳洲各地维修设备,老莫天性憨厚,任凭是谁只要对他好,他狠不能把心掏出来的回报。对翰斯他是钦佩加尊敬,他们工作的融洽,人们称他们为‘这爷俩’。

澳大利亚的各行各业讲究资格,任何带有点技术的活都需要执照,比如管道工,分室内,室外。管道排到房子前室外的工作就完成了,决不会越雷池进室内一步。要得到工作资格,不单要有工作实践,还要拥有理论知识,需要有专科学校学习结业证书。老莫工作经验没问题,缺少的是学习证书。为此,翰斯和他商量,如果老莫准备在制冷设备保养维修方面有所发展,就应该去读点书,不然永远是个帮手而无法独立。老莫当然想去读书,只是作为新移民,百业待兴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哪里有能力考虑读书计划。老莫实事求是地向翰斯说出自己的顾虑,翰斯非常理解也同情,想当年自己刚踏上澳洲的时候,也是一筹莫展,曾经得到过许多热心人的帮助。翰斯支持老莫去读书,帮助他报读了专科学校的课程,学费从公司的日常开销中出,这到并不是就体现了翰斯有多么的高尚,他仅仅是为了帮助新人,和澳大利亚税务制度的优厚之处,学费一旦从公司的日常开销中出,可以从所交的税中扣除。某种意义上说等于政府在帮助企业培养人才。

老莫顺利的读完了课程,也完全胜任制冷设备的保养维修工作,翰斯退休了,把公司交给老莫管理,老莫从26个英语字母都认不全到保养维修制冷设备的专业人士,用了三年时间,这里有老莫本身就是位内行维修钳工的因素,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幸运女神眷顾了勤奋的老莫。 完。

吾心系中华 2009.5.23.

如果斑斑操作中发现外网连接

http://bbs.tianxiufang.com/read.php?tid=7162

吾心系中华已经编辑发往铁血社区论坛


本文内容于 2009-5-23 8:42:28 被吾心系中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