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扩张

oliverwang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广州的鸦片生意自从南华商行来了之好后就不做了,小的商贩拿不到货,大的洋行货源也不是很稳定。往往送鸦片的船一来货就被人收购一空,有门路的人都知道这南华商行出的价高,所以货主都把货送给了他们。渐渐的一些小的商贩就坐不下去了,没办法只能改做别的了,而中等和大的也在苦苦支撑。同时让人奇怪的是那之后凡是华人自己开的鸦片馆经常被不知名的人给捣毁,所有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简直比刮地皮还干净,之后更是不留痕迹,一把火烧了了事。广州巡抚衙门派捕快查也没什么消息,只能是这样干耗着。不过洋人开的烟管倒是没事,这不能不令人怀疑,一些破了产的商贩自然而然的想道这大概是洋人干的,于是更加的痛恨这些鬼佬。一时间广州城里的鸦片馆竟有种慢慢要绝迹的迹象。只有几家洋人开的烟馆还在那里,烟土的价格那可是噌噌的往上涨阿,一些原来还抽得起的现在都不敢进去了,太贵了,抽不起了,烟瘾范了后别提多难受了,可没钱那烟馆的看门的理都不理你一下,还没等靠近就一脚把你踹那儿了,只能自己遭罪了。

有一阵子一些小的鸦片商还雇了一些江湖上的人去抢南华商行的货,没办法,洋人惹不起,就只能捡着软柿子捏了,哪成想那伙江湖侠客平时在别人面前把自己都要吹到天上了,谁知那天晚上在码头截货的时候还没等冲上去包围住运货的人就被人家给干掉了。

封四就是其中的一位。这封四原名叫封镇海,因排行老四所以又叫封四。从小练就一身铁砂掌的硬功夫,又耍的一通好刀法,寻常人根本近不得他的身边,就是一般的练家子四五个也得好好和他打,便宜是占不不到的,能脱身就算不错了。江湖上都给了他一个外号叫铁掌封,一般人见了都叫他四爷,在广州地面上也是数得着的人物。这次因为人家出的价高,而且又不是他自己,所以也跟着来了。

盘子早已经踩好了,就等着那家的货一运过来大家伙围上了事。这样的事封四不是第一次干,没有什么对错之分,这就是江湖。原本以为会很轻松,可等围上后才知道事情还真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那天晚上负责给商行压货的是赵正梁,他老家也是广东的,和老邓不同的是以前他是在江湖上混得,所以被崔强选出来派到广州。临出门前老邓告诉了他晚上可能有截货的,没想到还真碰上了。自从赵正梁接受完姜雷的训练后他基本上没再怕过谁。自己学的功夫自然是没扔掉,但老板从新教的东西更实用一些。特别是现在他和其他押运的兄弟手里都有仿制的54式,从来到广州做任务基本就没有失手的时候。

看到忽然从暗处出来并围上的这些人,赵正梁不慌不忙拿出手枪,大声地说道:“各位道上的兄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请弟兄们把路让开,不然撕破了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必要的客气老赵还是会做的。

哪知围上来这些人还以为别人怕了,一个平日里在街面上混得赖皮尖声尖气的说道:“好说,货留下来,每个人留下一只手,咱们兄弟放行,看在你们识趣的面子上饶你们一回。”

他这话可把老赵给激怒了,心想tnnd老虎不发威你把老子当成了病猫了。喊了一句抄家伙后便把枪的保险打开,并严阵以待。

围上的这些人看对方没反应就知道还得来硬的,于是都亮出家伙逼了上来。那个喊话的赖皮自然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可是他也是第一个被放躺在地上的。眼看就要冲到对方眼前了,但是只听到一声脆响,他就感觉胸口像挨了一记闷锤,整个身子向后飘去,意识也随着慢慢的消失。后面的听到这声响知道这押运的肯定带了洋枪,一些有经验的知道这抢只能打一发,然后就的重新装药,所以现在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往上冲,和对方进行肉搏。所以大声喊出来叫大家往前冲。其他人也听那个人的话,加紧时间往上冲。但是他们为他们的孤陋寡闻付出了代价,今天的押运队伍里有人带了一把冲锋枪,拿出来对着冲上来的人就是一梭子,对面一下子倒了一片,后面的54式跟着也打了几发后,对面就没有多少站着的人了。那封四今天是冲得靠后的,没想到因此躲过了这一劫,看到前面的情景吓得楞在了那里,直到对面喊了一声跪下他才反应过来。来的时候还三四十人呢,转眼间就剩四五个了,对面那些人是天上派来的吧?这封四不自觉地念叨。想跑是不可能的了,两条腿能跑过枪子儿吗!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投降。直到有人过来让他帮着整理那些被放躺在地上的人他才清醒过来。太惊讶了,他刚才还在想是不是真有神灵存在,要不然他今天怎么会遇上这出戏呢!

几天后,凡是出钱找人截货的小商人都不知被什么人给抄家了。而且他们这些人的产业莫名其妙的都到了南华商行的旗下。了解底细的人都知道了这南华商行是不好惹的。于是这广州做鸦片生意的就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洋人的大的商行和南华商行了。

很快,以广州城为中心,南华商行沿着珠江以及其他水系向广州内陆扩展开来。佛山、花县、肇庆、惠州……分别都有了南华商行的分行,不过这些分行可就不做鸦片生意了,而作其他的生意。当地的山货、土特产、生丝或是茶叶通过南华商行的收购不断汇集到广州,然后被一艘艘货船运走。而且当地人发现这南华商行还大量的收购粮食,兼并土地,真不知道这南华商行到底有多大的产业。这些活动的开展主要得益于老邓兼并的天地会。那些原来的会众老邓可不是都一股脑的全收的。凡是抽鸦片的肯定是不能成为兴汉会的会众的,身体壮的被编入保安队,每天接受赵正梁的训练;身体差的则作为商行的活计干一些杂活。原来作为管账的账房只要调查清楚没有什么劣迹都被留用、不够又从外面招了一些。黄三儿自从被老邓收拾后就老老实实的干起活来。别说这家伙要是做生意还真是一把好手,这广州地面什么事情他都熟阿,什么货要多少钱,哪家的便宜、谁家掌柜的喜好什么,谁家和谁家忧怨有仇等等,这些对他来说简直是如数家珍,正因为有了他的帮忙,老邓干起这些事来才得心应手,要不然指着老邓一个人忙活,他早就累吐血了。

赵正梁的保安队则负责货物的押运,不过自从那次抢他们货的那些人被全歼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打他们货的主意了,江湖传言这南华商行有天神下凡,谁要是敢截货天上的雷公就会把他劈了。所以这押运的活计反而比训练轻松多了,那些被选上来的在刚开始几天还不适应赵正梁的训练,有不少人都被赵正梁打了闷棍,后来就一点点好了,一些平日练过的这时凸显出练过功夫的好处。

老邓做这一切的时候都保持着低调,这一点倒是和他的老板比较相像。能不惊动官府就不惊动官府,能少惹事就少惹事,当然这并不代表软弱,该下狠手的时候老邓从来不含糊,就像大老板跟他说的那样,不动则已,一动就要连根拔起,不留祸患,对那些惹事的小商行、地皮无赖、乃至天地会的一些分堂口他都是这么做的。兴华会的名头是没有闯出来,但南华商行的名头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广州地面上叫响了,这倒是违了老邓低调的心。

道光28年的5月,老邓来到广州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南华商行的大小分号遍布在广东的各处。一些分号甚至已经渗透到了广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