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拜上帝会

oliverwang 收藏 0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当老邓在广州的生意走上正轨之后开始着手进行老板安排的找人计划。按照老板给他的线索,到桂平县的紫荆山地区找,并注意那里一个叫拜上帝会的组织,找到后不要惊动并及时通知老板。此时已经是1847年的10月了。 老邓不敢耽误,他知道老板既然让他找这些个人,肯定是有大用处,但是不该他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当老邓在广州的生意走上正轨之后开始着手进行老板安排的找人计划。按照老板给他的线索,到桂平县的紫荆山地区找,并注意那里一个叫拜上帝会的组织,找到后不要惊动并及时通知老板。此时已经是1847年的10月了。

老邓不敢耽误,他知道老板既然让他找这些个人,肯定是有大用处,但是不该他知道的他绝不主动去问,这也是老邓稍微聪明一点的地方。于是领了几个人带好盘缠和武器之后他就上路了,广州的生意已经进入正轨,有林家帮忙找的人手进行打理,所以老邓倒不用怎么操心。

几个人出了广州城就乘船顺江逆流奔广西而去。一路看到的光景却让老邓不禁感叹。城里还好一些,到了乡村看到的农人则是满脸菜色,神情也是呆滞的。一行人进入桂平县后看到的这样情景却是越来越多。这让他深深的体会到刘先生给他讲的孱弱的国民,百年积弱的国家是个什么样子。

金田村就位于蔡村江上游的紫水附近,村的西北就是紫金山区。老邓一行人打扮成收炭的行脚商人来到了金田村。

“这位老乡,可知附近有烧炭的没有?”老邓操着十足的广东话问一个路人。

“烧炭,烧炭的在紫金山里头,那些烧炭佬一般不在这里住的。听你的口音好像是广东人吧。”

“老乡好见识,我们确实是从广东来的,我们听说这地方有烧炭卖炭的。”

“这天色也不早了,你要是赶到山里头估计天也就黑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家里倒有一些炭,这样你也不用往山里走了,省了脚程,你看怎么样?”

老邓犹豫了一下,毕竟收炭只是一个幌子,主要是找人,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和这里的人套少近乎就可以直接打听清楚了,不用自己大费周章了。

“那也行,不知先生贵姓?”

“免贵姓韦,韦志正。”

“噢,那就有劳先生带路了。”老邓这话说得极是委婉,摆足了一个读过书的大家子弟的风范。

到了韦家,韦志正先领他们看了他家存的炭。从这一点看这韦志正倒是有一点作生意的头脑。老邓他们原本就不是真收炭的,这只是一个幌子,他来更主要的目的是找人。所以等韦家的人问他们价钱的时候也说不准,倒是老邓反应快,让韦家出价。这韦志正其实就是韦昌辉,只不过后来才改名。他早就看出这些人不是真正做生意的人,果然从问价这件事就看了出来。他也不去细想这些人的来历,反正先砸一回冤大头再说。要说老邓他们和姜雷虽然学了很多东西,但更多的都是军事上的,对这平日的柴米油盐可真是不太清楚。老邓以前的经历除了作富家少爷就是海盗,哪会知道这炭是什么价钱,其他的人也跟他差不多。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这韦志正就是韦昌辉估计就是在多出点钱他们也愿意。

既然已经作上生意了,老邓就顺便和韦昌辉打听了一些人,不过老邓没有说韦昌辉,因为这韦志正也姓韦,说不上有什么关系,最好不要引起对方的警觉。毕竟老板只是让他打听,没让他上去认人,况且他还不知道老板让他找这些人的目的。

韦昌辉这会儿还不知道洪秀全和他的拜上帝会,原来的历史是冯云山被捕出狱后路经金田村是说服韦昌辉参加拜上帝会的。这韦昌辉因为假冒功名的事被临村的乡绅给告了,吃了官司赔了钱,自然脸面也是荡然无存,因而心存怨念,看到这拜上帝会发展的挺快,所以才从了冯云山。而且到后来的金田团营他可是带着他的亲族子弟去的,而且把家产也献了出去,所以才封了北王,由此也看出他十足的投机本色。

当然这都是后话。此时他不知道拜上帝会,更不知道什么洪秀全、杨秀清。此时信拜上帝教的还都是些穷的不能再穷的人,比如还在紫金山里烧炭的杨秀清、肖朝贵他们。宗教有时候和鸦片的作用差不多,麻醉的都是人的神经,不同的是鸦片会使人兴奋,而宗教只能使人消沉,不争世事。佛教和***尤甚。只不过这洪秀全把***改了一下,变成了蛊惑人的工具罢了。这道和***教挺相像。至于蛊惑人之后该干什么,相信不用我说大家都能知道。人体炸弹和9。11是怎么回事就是很好的例子。个人的崇拜有时候就是这么来的,历史有时候也是被这个人崇拜所推动的。

老邓当天晚上就寄住在韦家。第二天一早老邓他们就出了门。当然韦昌辉是不会告诉他们烧炭佬具体在哪里的,不然打听之下他高价卖炭的把戏被戳穿了就不好了,他已经在当地丢了一次人了,可不想再次做出这等事情。

老邓当然看出他的问题来,不过老邓压根就不在乎那点银子,况且眼下就算结识了这个人了,以后还能用的着他,所以也就不戳破层成面皮。

几个人牵着马拉着炭向不远处的新馀奔去,在那里有一个小的集市便宜的处理了炭后又转向紫金山区,毕竟主要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晌午的时候到了大冲,还是以收炭的名义打听那几个人,谁知烧炭佬一听之后竟向老邓几个人宣传起拜上帝会来,还说要是加入的话可以考虑把炭价往下拉一拉。老邓也没有反对,借机问起话来。弄了半天才知道老板让他找的那几个人确实在这一带传教,就是刚才那个烧炭佬让他加入的拜上帝会,说什么天父派天兄等下来拯救众生,加入自会得到天父的保佑等等。还知道那几个人昨天已经去象州了,好像也是去传教。烧炭的农民还是比较朴实的,根本没有想到老邓他们几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借机传教了。若是一般的农人听到这些恐怕会信了,但老邓几个人是什么样的人,老板们的所作所为耳濡目染的让老邓他们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识,这样的蛊惑怎么可能起作用。老邓几个也不说什么,打马跟着去了象州。

第二天,10月26日,象州的一处甘王庙。

庙前的一群农人正在那里祭拜呢,忽的看到几个人冲到庙里,下面的农人都是一愣。

只见其中一人双脚踏上供桌,跃上神坛,大声对下面喊道:“父老乡亲们,我乃桂平洪秀全,大家听我说几句。这害人的甘王大家为何要拜,他迷惑众生,累害世人,你等的血汗钱都被这害人的妖王吸去……………………。天父派我下凡,来替你等除去这害人的妖王。”说着拿起竹竿就像那甘王像抽去。紧接着其他人也上去对这甘王像拳打脚踢,最后干脆把这甘王像给拆了。下面的人都愣在了那里,一些笃信较深得人还在那里不停的磕头,嘴里不停的念着罪过。此时老邓他们已经赶到了这里。

此时一些胆小的早已跑回附近的村里,有的则奔走相告,说是甘王庙这里出了大事,说什么天父派人下凡来收这甘王了,要大家参加什么拜上帝会。农人们平日里哪会遇到这样的事,于是一个个的都跑去看。

这洪秀全到底还是有一些能力的,看着下面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他刚才的表演成功了,于是更加卖力的宣扬起来,和他一起来的冯云山也是一个秀才,此时也抓住机会做起宣传来。一时这甘王庙前好不热闹。老邓几个则是像看戏似的看着台上人的表演。

到后来这洪秀全竟在这庙的墙上题起什么天条来,还提了一首诗。老邓凑到眼前才看了明白。诗文如下:

题诗草檄斥甘妖

该灭该诛最不饶

打死母亲干国法

期满上帝犯天条

迷缠妇女雷当劈

累害人民火定烧

作速潜藏归地狱

腥身岂得挂龙袍

老邓也是读过私塾的,当年也是出第的秀才,看到这些之后自觉不自觉地暗笑起来,这也能叫诗?对仗没有,更没有什么押韵,真不知道这洪秀全是怎样读的书。打油诗算上就不错了,糊弄这些没有读过书的农人倒是可以。

紧接着那冯云山也题了一首诗,大致和这洪秀全的差不多。老邓看完之后真不知老板到底让他找这些人做什么。不过这时他们的面孔老邓他们几个倒是都记下来了。不过腹诽归腹诽,这一阵子工夫下面的人倒是有一些已经信了这洪秀全的蛊惑,老邓几个觉得不佩服他们还真的不行。要是崔强几个来到这里大概就明白这洪秀全倒地在干什么了,其实就是借着传教的机会鼓动这些赤贫的农人起来造反。

既然已经找到目标,老邓几个就不再耽搁,得赶快回去向老板汇报。几个人悄然的退出了这喧闹的庙会,往回去的路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