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天地会广州香木堂

“堂主,最近码头上的兄弟们好像都投奔到了一个新成立的帮会里了,好像叫什么兴汉会,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您的想个办法,要不然咱们的地盘可是会越来越小的。”黄三儿焦虑的和现在的堂主赵大胆儿说到。

“这个兴汉会是什么来头?”

“听说是从南洋过来的,而且他们自己说也是天地会的,不过要是那样,他们也不至于来我们这里挖人啊!”

“头,我知道,”一旁的狗四急着说道,我知道他们和新成立的南华商行有关系。

“噢?南华商行,三儿,是不是那个高价收鸦片的商行?”

“对,没错,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商行,那个商行好像是一个吕宋岛上过来的商人开的。”

“是这样,看来我们的会会这个兴汉会了”


广州城外 老河口

“前面可是兴汉会的弟兄?”

“正是,那么你就是约我们出来的香木堂堂主了?”

“说对了,咱们开门见山,经天让弟兄们到这里走一趟就是想问明白,你们兴汉会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把我手底下的弟兄都拐了过去。说明白了,咱们井水不范河水,说不明白,哼哼,兄弟我认得你们,我手里的刀可不认得你们。”赵大胆看到对面的人不多,刚开始就耍起横。

“兄弟我是南洋来的,至于我们这个兴汉会,也是天地会的一个分支,兄弟我觉得我们不仅仅要反清,还要恢复我们汉人在汉唐时的雄风。至于你说的拐你手下的兄弟,这个兄弟就没什么说的,那根本不叫拐,弟兄们在码头上天天扛活,多挣两个钱不是什么错吧,是他们觉得我给的工钱够份子才来投奔我的。再说了,大家伙都是一个会的,还分什么你我。你不找我我还想找你说说码头的事呢。兄弟听说东边那块码头是你们香木堂的,要是那样就好了,以后我下面的船都走你那个码头好了,这样大家是自己人,就省了一份份子钱不是。到时还要堂主帮忙啊。”

“ 说的倒是好听,哼,可惜你的问问我手里的家伙听不听你的,看来今天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是不知道马王爷头上有几只眼睛了。弟兄们,上,教训教训它们。”

刚说完,就见有个青木堂的弟兄手放倒嘴里大声地吹了一个哨,接着来谈判的老邓一伙被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给围在了中间,不过老邓并没有害怕,其他的从南洋过来的老兵也没有害怕,毕竟他们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看来今天你们是早有准备了,既然这样,我就把话挑明,是你们香木堂先动的手,这后果你们可要自己负。”

“少废话,让你知道知道不收规矩的下场,上”,说着,四边的人拿着家伙渐渐的围上了老邓他们几个。

“弟兄们,亮家伙,好好招待他们”

老邓说着抬手对着离他较近的一个人就是一枪,那人离他能有个3、4米,这个距离用基地仿制的五四式可以说是百发百中。而且老邓的枪法本来就准,那人是应声而倒,老邓没有瞄准他的头,要是那样结果会非常恐怖,估计脑袋一半会被削掉,所造成的视觉效果绝对震撼。可就是这样挨枪的那人身体像是被一个大锤砸到了一样,呼的向后摔去。

这一声枪响一下子就镇住这帮人,围攻的人都是一愣,有的胆小的竟往回跑。要说赵大胆这名没白起,还是他最先缓过神来,大声地喊道“别害怕,他就能打一发,弟兄们冲啊。”

听到赵大胆这么喊,一些人有仗着胆子围了上来,毕竟老邓这边只有5个人,而他们这边加起来能有个二三十号人,相差太悬殊,平时干惯了以多期少的事,这时候当然不觉得怕什么。但是这一次他们为他们的无知付出了代价。

老邓看到他的那一枪没有起到威慑作用,就知道必须来硬得了,于是对旁边的队员大喊一声开枪,队员们心领神会,掏出冲锋枪对着人多得地方就是一梭子。这一下扫到了七八个。顿时赵大胆他们就懵了,老邓也不管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对着赵大胆就是一枪,他知道擒贼先擒王,所以坚决不能放过赵大胆。可怜的赵大胆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去见了阎王。

剩下的这些人早已被吓傻了,有的干脆就跪倒了地上,嘴里不停的喊着爷爷饶命。而作为赵大胆的狗头军师黄三儿现在则早已经吓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要说这洋枪他也看过,可从来没有看过像今天看到这样的,还能连射,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枪阿,好像西洋人也没有这东西吧,莫不是上天的天神下凡,手里拿的是天神才该拿的法器?黄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但是人已经跪倒了地上,他猜测一下大概这次自己再也躲不过去了,因为今天这主意就是他给赵大胆出的,想到这时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汗。

几天之后,原来香木堂堂口

“黄三儿,你们香木堂的生意就这么多了?”

“爷,就这么多了,小的决不会撒谎,不然您把小的脑袋摘下来当皮球玩。”

“你这几天表现不错,以后就跟着我干吧。”

“那真是太谢谢邓爷了,邓爷您对小的就如同再生父母,小的一定万死不辞。”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说这些话了,我以后要看得是你的表现,不是你整天油嘴滑舌的,你去把你们堂口所有的兄弟召集一下,我有话对他们讲。”

“好了,小的这就去办。”………………

@@@@@@@@@@@@@@@@@@@@@@@@@@@@@@@@

几个月后,老邓用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法几乎把广州街面上的帮会都兼并过来了,连带着把他们的产业也吞并了,用后世的看法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黑社会大吃小。令老邓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帮会的产业竟然也不少,大部分的帮会都跟贩卖鸦片有关,除了这些就是收保护费。老邓只是兼并,并没有停止这些帮会原来的行为,比如收保会费,他尽量不让他的兼并行为引起其他人的警觉。同时对于这些帮会剩下的成员他做了仔细的筛选,因为老板曾和他说过,要想组建队伍天地会里的一些人是不能收的,因为这些人都是老滑头了,你不可能指望他们在关键的时候顶住,他们也就做做情报工作或是苦力,大的事情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老邓本着这个原则对兼并过来的人员进行了筛选和整编,不适合的都去做码头的苦力或是他听消息。黄三儿被老邓暂时任命为情报头子,让他管理分给他那些平日里没事就偷鸡摸狗,油腔滑调的人,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搜集情报,然后及时汇报给老邓。

生意这方面老邓也没有停下来,基地生产出来的染料、药品都已经打开了销路,特别是染料,竟然比洋鬼子的染料受欢迎。当然,老邓时刻没有忘记老板交给他的主要任务,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