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首例甲型流感患者出院 称未瞒报不需道歉

拓石 收藏 0 2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3_28254_9328254.jpg[/img] 广州市第八医院负责人介绍相关情况。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3_28255_9328255.jpg[/img] 杨先生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 昨日,广东首位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杨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透露,被隔离治疗后期,他每天都会煲10小时的电话粥。 对于网上的一些指责,杨先生表示自己作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州市第八医院负责人介绍相关情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先生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

昨日,广东首位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杨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透露,被隔离治疗后期,他每天都会煲10小时的电话粥。

对于网上的一些指责,杨先生表示自己作为受害者没有瞒报,“所以我自己不需要对谁道歉。”康复之后,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过回平静的生活”。


“昨天零点刚过我就拿到了最终检测结果,又一次显示为阴性。医生告诉我说我可以出院了,我收拾好行李出来,值班主治医生小关脱下白大褂、穿着便服,一直把我送到了医院门口。”昨日上午,记者在广州某酒店见到了广东首位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杨先生。此时的他已经吃完早餐,神清气爽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其实我之所以住酒店就是想避开媒体打扰,让这件事淡下来,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与你们见面,因为我确实很喜欢《广州日报》的作风和报道。”他笑着说。


被确诊后的感受——


“我平静到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反过来还要安慰哭泣的家人。”


酒店房间的桌上泡着茶,旁边有一大盒蛋糕,电视里正播放着各地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笑息。“呵呵,我看到新闻说我已经痊愈出院了。”一身休闲装扮、穿着拖鞋的杨先生告诉记者,“很多朋友都得到消息,一早就向我求证。”


“我的感觉就是,一切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杨先生表示,如果要用广东话形容自己一直以来的身体情况,那就是“钢条”和“托赖”。“我今年就要满60岁了,但一直没有明显的慢性病在身,状态非常好。”


“在加拿大和美国我都没有任何症状,到香港后我感觉很疲劳,但也只是以为倒时差有些累而已。”15日,杨先生与太太一起过海关,体检温度显示为37.4摄氏度。“只要来自疫区、体温超37.3摄氏度的人员都要求隔离观察,所以我被带到医院,体温正常的太太则回家了。”


“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患上甲型H1N1流感,18号医院告诉我我是疑似患者,当院领导对我说省市有关领导要来看望我时,我本能地做了一件事,走出阳台。我看到了几十号记者守在楼下,我明白,自己应该确实患上了。”


19日一早,杨先生被卫生部确认为广东省首例甲型H1N1患者。“我居然超乎寻常的平静,平静到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倒是家人朋友给我打电话时在那边哭,我还要安抚他们:‘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杨先生告诉记者,也许是自己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太多,所以不觉得害怕。


“省市专家组来给我会诊,告诉我‘这就是一种流感,只是病毒是新病毒而已,我们对治疗很有把握’。”他说,他自己也对痊愈有十足把握。“自己事自己知,我所有的症状都和我以前发烧、感冒一模一样,所以我根本不担心。”


隔离治疗期间的生活——


后来几天是每天电话煲粥十小时:“中外朋友、全国同行、家人好友、媒体……我电话短信就没停过。”


杨先生在海关被拦截后,他就深刻体会到了这次国内各级医疗机构、有关部门对待甲型H1N1流感所做的措施。“无论是态度还是流程,感觉都非常严谨、科学、开明,感觉比SARS时又进步很多。”他介绍,从卫生部专家到省市专家、省市领导、医院院长、主任、医生,都非常重视他的病情和治疗。“从头到尾没收我一分钱,各方面都很照顾我。”他说。


当确诊为广东首例患者以后,市八医院尹炽标副院长到病房和他聊了一个多小时。“当然,我也非常配合,甚至在把我带走隔离时我都没有一丝犹豫,为此医生护士都说:‘老杨真是难得,肯这么配合我们治疗!’”他笑呵呵地“自我表扬”了一句。


他告诉记者,前两天他每天睡足十小时,后来几天则是每天电话煲粥十小时。“都是边充电边打电话,中外朋友、全国同行、家人好友、媒体……我电话短信就没停过。”


“我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朋友把当地转载我消息的报纸都收藏了起来,说要给我看,大家还笑我中头奖。医生开玩笑说:‘你这“头奖”无端端让你身体里多了一个抗体,以后再也不怕这种病毒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