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总理拉法兰 巴黎将接访达赖```

前总理拉法兰:巴黎将接访达赖不代表法政府立场2009年05月23日 05:41青年参考

专访法国前总理拉法兰: “达赖巴黎之行不代表法国政府立场”

本报驻法特约记者 赵继稷 发自法国普瓦捷市

今年是中法建交45周年。1964年1月27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戴高乐将军凭着国际战略家超凡的洞察力,与新中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法国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西方国家。2008年,“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因法国总统接见达赖事件降至“冰点”。此时,多年致力于中法友谊建设的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先生“临危受命”,在两年里4次赴华修复中法关系。

5月15日下午3时30分,位于法国普瓦捷市(Poitiers)的普瓦捷大学法学院,举行了一场主题为“中国是否将成为世界中心”的研讨会,法国前总理、现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第一副主席、参议员拉法兰先生作为主讲嘉宾出席。在拉法兰先生的家乡,《青年参考》驻法国特约记者,针对达赖将于6月6日访问巴黎及目前中法关系等重要问题,对拉法兰先生进行了独家专访。

《青年参考》: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您长期以来为中法关系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对此我们深表敬佩。2009年,法方付出很大努力修复在2008年受损的中法关系,而达赖又将于6月6日访问巴黎并有可能接受巴黎市荣誉市民的称号,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要求巴黎市方面停止一切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不要在涉藏问题上一错再错。对达赖此次的巴黎之行,您是如何看待的?

拉法兰:我本人一直对达赖的此次访问表示反对,并且届时我也绝不会参加!虽然达赖这次巴黎之行属于法国地方性活动,并不代表法国政府的立场,但此次访问给国际上带来了负面影响,对此,我本人十分遗憾。因为所属政党不同,法国一些地方政府拥有自己的独立性,但巴黎市长作为地方政府领导人,在对一些国际问题表态时,应与法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保持一致。法方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尊重和支持中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决不支持任何分裂中国的行为。

《青年参考》:您如何看待当前的中法关系?

拉法兰:法国高度重视发展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自1964年中法两国建交以来,中法关系得到了健康和快速的发展,虽然2008年中法关系发展遇到了一些问题,但经过双方努力,我相信中法关系已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世界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面对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全球经济的复苏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消费者。另外,在朝核问题上中国作出了积极和不可替代的努力。

《青年参考》:中法关系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双方缺少相互了解。例如很多西方人缺少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深刻了解,您对这个问题如何看?

拉法兰: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我了解中国,因为我自己去过中国40多次,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76年,当时访问了中国的北方城市哈尔滨和沈阳,中国人民的热情好客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的确,西方应加强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了解,这样才能促进双方关系的健康发展。

拉法兰演讲很受欢迎

此次“中国是否将成为世界中心”主题研讨会是在拉法兰先生的家乡普瓦捷市举行的。在拉法兰先生多年的努力下,普瓦捷市是中国孔子学院最早在法国落户的城市。

研讨会上有些细节令记者印象深刻:大厅主席台后边的数字屏幕上,始终停留着拉法兰先生今年2月份前往中国访问时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握手的照片。拉法兰先生的演讲雄辩而热情,发自肺腑的言语配上“音乐指挥家”般的手势,具有古罗马著名政治家和演说家的“西塞罗风格”。

在可容纳几千人的大厅里坐满了听众,这些听众中不仅有普瓦捷市的政府领导和法国知名企业的总裁,同时还有很多关心中法两国友谊的普通市民。拉法兰先生的演讲受到法国各个派别和团体的欢迎。

在时间长达3个小时的研讨会上,拉法兰先生围绕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经济以及中法关系等课题,进行了全面而深刻的分析,记者强烈地感受到这位资深国际政治活动家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以及对中法两国友好关系的关心。

采访结束后,拉法兰先生高兴地向记者秀了“你好”和“谢谢”这两句中国话,并和记者合影留念。

拉法兰演讲内容摘要:法国和世界都需要中国

中国已成功找回了19世纪丧失的大国地位,实现了伟大的复兴。自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有2.5亿中国人脱离了贫困,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为世界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

戴高乐时期因为世界政治格局的原因,我们需要中国。今天我们依然需要中国!没有中国参与,世界上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无法完成。我们必须明白,是中国的消费者在拉动世界经济复苏,而不是美国和欧洲的消费者。

前段时间我刚访问了中国,在北京我同温家宝总理进行了会晤和交谈,另外我还去了广东深圳和湖南长沙。长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很像法国的中部城市。中国目前存在一些问题,但任何国家都存在一些问题,法国也不例外。必须明白,中法两国之间存在问题的根源,在于双方的文化观念不同。中国很大,不同地区的经济和文化情况差别也很大,因此很多问题十分复杂,我们不能用西方简单的思想去分析复杂的东方,我们必须加深对中国文化的深刻了解,同时我们应该相信,中国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人非常聪明,也很务实,当中法双方发生分歧时应多运用谈判手段,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强硬手段让事情变得更糟。当前的中国以“和谐”和“稳定”为核心,社会稳定对中国非常重要,社会稳定对法国也同样重要。法国如果有百分之一的人上街游行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但中国如果有百分之一的人上街游行,则是世界问题。在中国汉字里,“和谐”的“和”字左边的部分代表“粮食”,右边的部分代表“嘴巴”,因此“和谐”在中文里的意思就是“人人都要有饭吃,人人都要能发言”。现在的中国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中国人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外部世界,中国人也愿意积极融入国际社会。

中国人民不会忘记:戴高乐将军是第一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元首,中法两国于1964年建立了外交关系。在上世纪初,法国迎来了周恩来、邓小平等若干未来的中国领导人,当时的中国正饱受内战之苦。两个多世纪以来,法国一直高举“自由、平等和博爱”价值观的火炬。事实上,中法两国拥有很多共同的价值观,例如,双方都推动世界“多样性”发展,共同持有反对“单边主义”的立场。中国和法国是当今世界上最积极捍卫“多极世界”形成,呼吁遵守国际法的国家之一,这点尤其应通过尊重联合国的权威来实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