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小说)阴差阳错

bxin0116 收藏 78 779
导读:婚礼里的酒意还没有散去,他看着身边躺着的女人,一丝愧疚掠过心中;这是这一家人在三个月内为他举办的第二次婚礼。之前事情的发生就像一场蹩脚的电影。 客车奔驰在往东面的沿海方向的公路上,窗边的卧铺位置上坐着一位容貌姣好的女孩,托腮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美景,仿佛陶醉其中。中途上车的两个人的铺位就在她的旁边,其中一个英俊的男青年似乎故意想引起女孩的注意,显得特别地文雅和殷勤。经过一天一夜几次的下车休息,他们与女孩似乎建立起了微妙的关系,男青年把位置换到了与女孩子并排的铺位上,时而捏捏女孩子的耳垂时而理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婚礼里的酒意还没有散去,他看着身边躺着的女人,一丝愧疚掠过心中;这是这一家人在三个月内为他举办的第二次婚礼。之前事情的发生就像一场蹩脚的电影。


客车奔驰在往东面沿海方向的公路上,窗边的卧铺位置上坐着一位容貌姣好的女孩,托腮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美景,仿佛陶醉其中。中途上车的两个人的铺位就在她的旁边,其中一个英俊的男青年似乎故意想引起女孩的注意,显得特别地文雅和殷勤。经过一天一夜几次的下车休息,他们与女孩似乎建立起了微妙的关系,男青年把位置换到了与女孩子并排的铺位上,时而捏捏女孩子的耳垂时而理理女孩子的柔发,在她耳边喁声低语,在他人眼中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车过一会就要到站了,男青年忽然想起自己有要事要办理:“阿宁,你就先跟我叔去我们朋友家住几天吧,那里的景色可漂亮了,你可以好好玩一玩,最多一星期,我办完事就来接你。好吗?”男青年面带一副柔情满怀、难舍难分的样子反复地解释着。他说自己要办的事很重要牵涉到工厂的生死存亡,而一起来的是他的堂叔,是随他一起出门去看望朋友,他叔会很好地照顾好她的。


车到站了,堂叔带着被说服的女孩子下了车,望着两个身影缓缓地消失在出站的人流中,男青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原来那个所谓的“堂叔”其实是他一起拐卖人中的搭档,他心里正在为自己略施手腕,巧展口舌,就将才相识两天的女孩子哄得服服帖帖的高明手段而庆幸。只要等“堂叔”事成归来就可以安心分赃了。


“堂叔”把女孩子带到一个风景秀美的村庄,在一户家境殷实的农家,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堂叔”十分仔细地向女孩子做了一番叮嘱后,连主人家摆的丰盛的洗尘宴也没顾得上吃完,便因为要出去办点事匆忙离去了。农家一家四口继续和女孩子一起开“洗尘宴”,老人不断地给女孩子挟菜,坐在女孩子身边的两兄妹更是频频劝酒。丰盛的食物是女孩子在家里极少见的,主人的热情,加上一路上车旅的劳顿和饥饿,女孩子那风卷残云般的食欲,让这一家四口暗暗咋舌。


吃完洗尘宴,女孩子才仔细地看这一家,两层半的楼房整洁宽敞,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小康农家。一家四口,两老人慈祥;大哥个矮稍黑,除了脚有点不方便也算是一清爽的青年;小妹则是一个标准的南方小姑娘,娇巧而秀丽。由于宴上大家都尽兴而饮,主客都已经有点熏然醉意,女孩子洗漱完一身旅尘后,便被送到二楼一整洁的房间休息。


夜静人深,女孩子却辗转难眠,她想起这两天的经历就如同拍戏一般。忽然,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一个不太利索的矮小身影偷偷地摸了进来,扑到了她的身上。女孩子尖叫着奋力地与黑影搏斗,黑影在搏斗中挨了几下有力的打击后,忿忿地骂道:“你不是出来嫁老公的?你爸把两万多礼金都拿走了,今天的结婚宴你也吃了,你不想跟我睡,就把钱还给我们。”


女孩子心想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设计的圈套了,但她仍然尽力抵抗。她那令人佩服的勇气和力量,让矮个子青年无论如何也无法近身。第二天,两老人和小妹了解了昨晚的事情后,苦口婆心劝说女孩子半天,女孩子只是说:那堂叔不是自己的父亲,这场婚事他不能做主,还钱可以,但休想污辱我。否则我一有机会就上公安局报案,告你们强奸拐卖妇女。这一家还算通情达理,就让女孩子给家里写信讲明情况,让家里来人或寄钱来赎人了结此事。到了晚上女孩子无论如何也不愿上二楼的房间住了,两老人也怕自己儿子心怀忿恨而出事,就让女孩子到自己女儿的房间跟小妹一块做伴睡。


日子一天天过去,女孩子虽然开始的时候有想逃跑的意思,但由于老人和矮个青年看得紧而不得不作罢,慢慢的也就安心了下来。就这样时间快过了三个月,期间农家小妹的身体却出现了奇怪的变化,人渐消瘦而且食欲不振,还常会莫名其妙地呕吐。终于这一天老人一家盼来了女孩子家里的来信,但信中的内容却让老人如晴天辟雳。信中说他们确有一叫阿宁孩子,二十二岁,但不是女孩子而是男孩子。老人惊怒中赶紧把大家叫来,责问之下,阿宁承认了男儿身的事实,而农家小妹则羞得低头不语,恨不得有条地缝钻下去;矮个青年冲上去把阿宁狠狠地修理了一顿,被老人和小妹拉开才没出大事。回想农家小妹的情况,老人带着她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一出更让这一农家悔恨不已,原来小妹竟然已经怀了两个多月的身孕。


医院回来,一家人在怒怨中审问起了阿宁。原来阿宁家在偏远的山区,由于家中有兄弟三人,阿宁是幼子,高中毕业后复读两次都没考能上大学,由于家境不宽裕,家里无法再支持他继续复读,只好回家务农;家中哥哥们都已经各自成家,父母并不需要他太多的负担。闲来之余,他看了不少有关男扮女装的作品,偶然发现山区的清水秀色,虽然没有给自己一个富有的家庭,却赐予了自己一付姣好如女子的音容和身段。于是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位窈窕妙龄女郎,居然像模像样,每次出门远行都会在途中得到不少的关照和奇遇。这次本来是南下打工,不意中却遇上了人贩子,被卖到了这里。开始由于不知情况会如何发展,怕暴露身份招来毒打而不敢说明,当老人安排他与农家小妹同室时,只好将错就错。最初他也想一逃了之,但是一是监视得严密,二是这里的生活条件远比家里的穷山沟好上百倍,也就留了下来。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而农家的小妹,当知道阿宁是男子后,开始是怕招来非议不愿说出口,心想只要过些天阿宁家把钱寄来他走了,事情也就过去了。但男女共寝一室,日子一久难免不出事情,当发现自己怀孕以后更是惊慌,却不敢向家里人说起,只好自己独自在忧郁中日渐消瘦。而且情窦初怀的她也喜欢上了这个眉清目秀的阿宁,在半推半就中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老人听完两人的诉说,也唯能叹声:造孽。本来想给身残的儿子买个媳妇回来传宗接代,孰知却引狼入室;现如今,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真是偷鸡不成倒蚀把米。唯今之计也只好将错就错了,一家人与阿宁一商量,阿宁由于家中父母有兄长们赡养,对他也没有太多的期望和要求;再则本来就是想离开穷困的家乡到南方谋生,既然遇上了小妹,愿意入赘到这。于是,连忙通知阿宁家里来人一起商量,昨天阿宁的大哥作为男家的代表从千里之外赶来,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就算把阿宁俩的婚事给办了。


想到这里,阿宁深深地叹了口气。生活真是阴差阳错,两次婚礼两种角色,也是两种生活。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内容于 2009-5-23 7:54:02 被bxin011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