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为亿万富翁的可能性有多大,除了成为津巴布韦人以外还有什么捷径吗?这也许是众多公司人最为关心的问题,考虑到亿万富豪们都有一定的行为学模式,我们总结了在成为亿万富翁途中常见的一些影响要素,如果你完全符合这些行为模式或是拥有它们所揭示的成功要领,那么恭喜你,你可能会比普通人更有可能成为你梦想中的人物的。





意外财富


很多人寄望于飞来横财,“我什么时候才能中500万”是公司人常见的感叹语。不过如果你获得了大笔意外财富,买中了彩票,那你成为亿万富豪的可能性并不会增大,相反还可能减小。根据美国乐透管理部门统计,在美国每年至少有8名中了百万美元和千万美元大奖的“乐透富翁”,但是他们后来的财富水平又退回到起点。


另一项追踪数据更指出,大乐透头彩得主,身为千万富翁的寿命平均为7至8年,也就是说,经过8年后,大多数的乐透得主都破产了,而且最后的生活还比他中头彩前的状况还糟。人们对金钱的问题向来只有两种:一种是钱太少,一种是钱太多。


在中国这种现象也同样存在,其中包括在1980年代、1990年代由于社会结构变化而获得巨大财富的人,其中有所传承的实在少之又少。而且,这种意外财富的获得中包括资本投资收益和城市拆迁补助。也就是说他们的财富积累得迅速,但同时消散得也很迅速。


面对财富的意外大幅度攀升,大多数人可能都无法平静地对待突如其来的财富,更别提对扭曲的财富观做出及时的修正了。如果你没有得到意外财富,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白手起家


亿万富翁中白手起家的比率在不同的市场水平差距甚大。在美国因为有大幅度的遗产税限制财富传承,所以在美国的亿万富豪行列中,80%至90%来自于普通人。


美国遗产税税率相当高。从1976年开始,美国将遗产税和赠予税合并,采用统一的累进税率,最低税率为18%,最高税率为55%。而对于非美国居民,也要缴纳遗产税,但税率比本国居民优惠,最低税率为6%,最高税率为30%。


在200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布什总统提出的10年减税135万亿美元的计划。布什政府希望逐步降低直至最终取消遗产税,其取消遗产税、降低赠予税的基本步骤为:从减税法案施行之日起,即将遗产税最高税率由55%降低到50%,以后再降低到45%,直至2010年最终取消遗产税。


但是,当时美国120名顶级富翁联名在《纽约时报》的社论版以广告方式刊登请愿书,要求国会继续保留遗产税。他们的理由是:减掉豁免额之后,死亡后应当缴纳遗产税的人不足美国总人口的2%,表明遗产税高度集中地针对富人征收。征收遗产税不仅有利于促进向社会慈善机构捐赠,更有利于平均社会财富。取消遗产税将导致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每年减少300亿美元的税收,迫使当局必须增加其他项目的税率,或者削减医疗保健、社会保障、环保及其他计划的开支。于是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的继承人更加富有,但一般靠薪资收入为生的普通家庭的经济利益、社会福利将受到很大的损害。值得一提的是,巴菲特也在这个签名行列中,随后他承诺把他的绝大部分遗产捐给好朋友比尔?盖茨的慈善基金会。


而在中国市场上财富传承却有所不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社会流动》研究报告曾有统计,截至2006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1亿元以上者,其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


所以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想成为亿万富翁,白手起家成功的几率很小,如果一定要认准这条路,那请在你事先预想的成功几率上再乘上10%。


运气


运气在财富积累上到底占有多大权重?这很难给出具体的数据。但从东方富翁们对祖先神灵的敬仰程度上来看,运气貌似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如果你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的公司人,就可以请教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魏斯曼,魏斯曼博士最擅于做这种匪夷所思的“心理学”研究,而且他还在2000年获得过世界超自然灵异学会颁发的年度大奖。他曾经展开了一个针对700名志愿者的大型实验,按照每个人在近期的经历,挑选出“比较幸运”和“不太幸运”的人各200名,然后分为两组,让他们在某段时间内不断地买六合彩,并记录下各组的输赢情况。结果显示,两个组的输赢情况差不多。


此后,魏斯曼又经过10年的研究和几百次实验,最后他的结论是:


幸运者的人格特色帮助他们制造机遇,并在好运来临时采取行动;


幸运者乐意听从直觉,做出正确的决定;


幸运者对未来的期望,足以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让他们美梦成真;


幸运者不折不挠的态度和行为,有助于逢凶化吉。


投资习惯


如果你认为市场总是对的,那你成为富翁的可能性会小一些。如果你比一般人有更强的投资风险偏好,那你在成为富豪的可能性上会加分。因为认为市场总是错误的,才有可能收到超越市场平均利润率的可能。在中国,这种情况略有不同,据波士顿咨询公司调查,快速增长的中国富翁们正在以一种不成熟的“哑铃状”心态“保管”着自己的财富。他们一方面很保守,70%的富翁手中持有大量现金和现金类工具,认为这样才安全;与此同时,他们又偏好投资高风险、高收益的投机性项目。


性别


如果你是女性公司人,那么你成为亿万富翁的可能性从统计学上说将大大低于男性—这个可恶的男权社会—有一些女性亿万富豪,是由继承和婚姻获得第一桶金,这些富豪的质量远远不如海蒂?格林和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的“B”夫人那么高,而且其中还有很多不幸的失败者。比如嫁给石油大亨约翰?哈沃德?马歇尔二世的安娜?尼科尔?史密斯。1994年美貌的安娜26岁,她的丈夫马歇尔已经89岁—你想想看那情景—这个婚姻度过了不到一年马歇尔就在轮椅上去世了。


而安娜从此开始了她的遗产争夺战,一开始,安娜称,尽管马歇尔在遗嘱中没有提到她的名字,但却曾承诺安娜“在婚后可得到其一半财富”。但法院并没有采信安娜的陈词,1999年首次作出判决,老马歇尔的儿子皮尔斯继承全部遗产。


1999年底,安娜再次提出上诉。让安娜惊喜的是,2000年,法官判定安娜有权获得遗产中的4.74亿美元。但还没等她高兴多久,法庭竟又迅速推翻了这一判决。结果,安娜仍一个美分都没能从亡夫那里拿到。


其后,安娜在美国各地多次提出上诉,但均以失败告终。据报道,在打“遗产保卫战”的近10年里,安娜的经济状况一直处于困境中。由于要支付高昂的律师费,她的开销极大,欠下超过1000万美元债务。


此外,由于官司带来的巨大压力,近年来安娜日渐颓废。因暴饮暴食,她从昔日美女变成了大肥婆,还频频做出许多行为怪异的举动,成为笑柄。稍微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不久前成功减肥32公斤,安娜成为一家减肥产品的代言人。


寿命


目前,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为72岁,在这个问题上女性可以出一口气了,中国男性的平均年龄是69岁,女性要高出4岁。在这个基础上你打算活多长呢?


时间是积累财富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人的财富是一夜之间出现的—也许有,就像我们前边所说的,那种情况给财富积累带来的负效应可能更大—抛弃对财富不切实际的幻想,财富需要的是时间的积累。


计算财富积累效应的简单方法是72法则—也就是用72去除以你所期望的年化增长率,所得到的数字就是财富翻倍所需要的年头,比如财富增长率在6%,你的财富翻倍所需要的就是72/6=12年—这种方法既实用又让人有愉悦感。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的复利效应在财富问题上作用明显。根据这种速度计算—6%在高速发展的中国还是比较合理的,因为中国GDP增长为10%而财富转化率达到6%并不过分—在同样财富增长率的情况下,72岁就比只活到退休的60岁的人多一倍的财富,而如果再努力努力活到84,那么财富将翻两番。


可见成为富翁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如何钻营,而是想办法健康地活得更久。


积累


你试过那种不需要本钱的赚钱营生么?它们一般都是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比如我小时候曾经在大家“买彩票,中夏利”的活动现场捡那些丧心病狂的夏利崇拜者扔掉的中了洗衣粉和锅碗瓢盆的彩票,直到被现场工作人员粗暴制止才罢手。


其实,这真是个好营生,注意这种小的积累无疑会让你向亿万富翁又进了一步。因为利润小和大并没有绝对的界线,只要能稳定地获得小利润的套利,再通过加快周转率或者放大杠杆,这种蝇头小利就能帮你成为亿万富翁。


以硬币为例,据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的统计,每年有价值约310亿美元的硬币在市场上流通,而其中有价值约105亿美元的硬币都躺在沙发缝儿一类的地方睡大觉。


1989年,美国斯坦福大学一名家境贫寒但学习成绩优异的普通学生默巴克,为了减轻父母的工作压力,一边读书一边“勤工俭学”,他靠帮助学校收发信件报纸、修剪草坪、打扫卫生等简单的校内劳动,得到了一些微薄的经济收入。后来,默巴克发现学生公寓的卫生状况总是十分糟糕,就马上去找负责学生公寓的校方负责人,商谈自己利用闲暇时间承包打扫学生公寓,校方很快就同意了。


打扫学生公寓时,默巴克在墙脚、沙发缝、学生床铺下扫到了许多沾满了灰尘的硬币,这些硬币有1美分的、2美分的、5美分的,每间学生公寓里都有。当默巴克将这些硬币还给那些同学们时,那些同学们谁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热情。他们个个不屑一顾地说:“这些硬币没什么用了,有些1美分、2美分的,都是我们故意扔掉的。”


1991年,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默巴克成立了自己的“硬币之星”公司,订制了自动换币机,在超市试点经营。顾客只需将手中的硬币倒进机器,机器会自动点数,最后打出一张收条,写出硬币的价值,顾客凭收条到超市服务台领取现金。自动换币机收取约9%的手续费,所得利润与超市按比例分成。


自动换币机每分钟可以数出600枚硬币,而且不需要顾客预先做任何准备工作。所以“硬币之星”一开业便大获成功。全国各地的超市纷纷同默巴克的“硬币之星”公司联系,要求同默巴克合作。仅仅5年,“硬币之星”公司便在全美8900家主要超市连锁店设立了1万多台自动换币机,并成为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


教育程度


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在耶鲁大学2000届毕业典礼上有过一段著名的演讲:


“我,埃里森,这个行星上第二富有的人,是个退学生,而你不是。因为比尔?盖茨,这个行星上最富有的人—就目前而言—他也是个退学生,而你不是。因为艾伦,这个行星上第三富有的人,也退了学,而你没有。再来一点证据吧,因为戴尔,这个行星上第九富有的人—他的排位还在不断上升,也是个退学生,而你不是”


这段话听上去有些挑衅现有的教育制度,在中国的富豪中,类似的情况也有。在一项针对中国15个省市千万富翁调查的结果里,最不容易致富的受教育水平是硕士和小学程度,他们所占比率分别是, 310人,占3.1%和172人,占1.7%;而大专毕业最可能成为富翁,他们在整个富翁群体中占到25.4%,其次是大学本科占24.6%,高中2230人,占22.6%。


美国知名心理学家史坦伯格(Robert J. Sternberg),将人类智能分为三类:


分析性智能:指分析、评价概念的能力,也是传统IQ定义的主要范围。


创造性智能:面对新任务、新情境,产生新观念的能力。


实用性智能:针对不同环境情势,加以适应、塑造、选择的直觉式决策,用以解决问题。


这种实用智能,洞察事理,直接掌握做事最佳方法和诀窍,自学而能,自思而得,史坦伯格又将之称为内隐智能或者街头智慧。某种意义上说,教育程度和财富程度并不呈线性关系,获得财富可能更需要的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街头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