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30章 海上长城(中1)

中悦 收藏 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第30章 海上长城(中1) “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密码就是‘嗞嗞啦啦’”。沈湘对老谭如是说。概因对付日军的所有闻讯、盘查和情报交换,直升机一律以“嗞嗞啦啦”的信号不良/杂讯回应,反正我的通讯系统被打坏了,你问我什么,我是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嗞嗞啦啦,嗞嗞啦啦,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30章 海上长城(中1)


“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密码就是‘嗞嗞啦啦’”。沈湘对老谭如是说。概因对付日军的所有闻讯、盘查和情报交换,直升机一律以“嗞嗞啦啦”的信号不良/杂讯回应,反正我的通讯系统被打坏了,你问我什么,我是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嗞嗞啦啦,嗞嗞啦啦,抱歉,没办法。你要告诉我什么,我听着就是了,或许听得见,或许听不见,反正听不听得见我也没法告诉你。你实在不行就派个人上来问问么,很欢迎的,只要你有办法把那个人送上来,怎么送呢,你可以学好莱坞大片,派一架飞机伸出一个管道吸附在我飞机的肚皮上,然后顺着那管子爬进来几个酷酷的家伙,其中一个家伙还泡了我们一位漂亮空姐。当然,你得来得及把那套东西做出来,飞机动作也得快,还有二十分钟我们就到地方了。要不然,你就学老美大片里的功夫把一位大能空降下来,先在我们飞机顶风站一会儿,摆个泡丝,再钻进驾驶室把我们那位冒牌的正驾驶一脚踢出舱外,那冒牌家伙平常挺讨厌的,不过,这大能下到我们直升机的时候可能被螺旋桨叶片扫到,不是可能哦,是一定会被扫到,螺旋桨叶片很长的,又是前后两个桨。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呢,就把我们打掉算了,理论上这架冒着轻烟的烂家伙只不过装着大隅号登陆部队的残兵败将,这些吃货留着没用,回去也是丢人现眼的,干脆一咬牙一跺脚灭掉算了。机上年轻队员你一言我一语,接着沈湘的话茬,把日军可能采取的应对措施分析了一番,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的结论是:留着没用,灭掉算了。

缴获的大型支奴干直升机载着中国两岸精干军人组成的混编分队40余人,一路向西飞行。引导货柜干掉了瑞鹤号轻型航母后,再引导附近海螺发射的203K防空反导炮弹敲掉了2架鬼子的舰载型F34垂直/短距起飞战机,接下来对付瑞鹤编队的那条神盾驱逐舰时,遇到了狡猾的对手。


在瑞鹤遭受炮击时,这艘神盾舰的雷达长井边中尉判断出来袭者是炮弹,不是导弹,并把自己的应对方案报告给了舰长。所以号称神盾,是标榜远程拦截导弹的能力比较强。“标准”—3海基拦截导弹的拦截高度选在100公里以上的大气层外,射程达600公里,三段火箭主要用于大气层外的助推,思路是试图在对方弹道导弹的弹头分离之前拦截,这一阶段的拦截对TMD作战有利,为此,允许把拦截前伸到敌国的上空进行。日本分工负责研发的“标准”—3BlockII/III按照这个思路进一步加大了射程,使用了单色/双色高分辨率红外寻的器,红外探测距离达到300公里以上,并具有弹头记忆功能,即使得拦截导弹直接命中弹道导弹的弹头,而不是弹体,这也是考虑到日本的土地狭小,一旦弹道导弹的弹头未被直接击毁,落下之后还是可能造成爆炸杀伤,这是海湾战争时代以色列拦截弹道导弹的教训之一。

TMD系统的心理战效应要远大于其实战效果。俄罗斯捷尔仁斯基军事大学原教授贝拉乌斯少将在海湾战争之后表示,依照人类目前的技术能力,没有一种拦截系统可以保证90%以上的成功率。当时第一代“飞毛腿”战术导弹尚未实现弹头分离技术,海湾战争期间“标准”2对“飞毛腿”拦截的成功率也不到40%。就战争心理而言,当对手发展出一种针对己方压箱子底的杀手锏的新武器时,己方的紧张焦虑就会随之上升。俄罗斯外交学院副院长巴扎罗夫教授针对NMD的发展表示:“万一搞成了怎么办?” 就反映了这种心态。 神盾的作用,广而言之,TMD系统的作用,首先不在战术拦截层面而在于战略恐吓层面,这更多的是政治层面,而不是单纯的军事作用。朝鲜发射导弹“卫星”危机期间,日本在美国的鼓励下派出了神盾级驱逐舰,准备对朝鲜导弹实施拦截,朝鲜随即声明拦截就是宣战,中国在此关键时刻借联合国议案表明态度不支持朝鲜发射,让北韩觉得很伤感情,而日本则如预计中的那样获取了美国对日本进一步发展抵御中国导弹的武器系统的支持,这才是日本最大的获益所在。对台湾也同样是政治作用。鼓励台湾买这类武器,参加TMD系统,甚至分担研制一些不要紧的部分,不管实际上这个系统拦截中国导弹的效果如何,拉台湾进入日本阵营抵抗中国的政治效果就达到了。

这次派遣本舰参与行动,停在眼前这个不伦不类的位置上,也是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这里不是拦截中国大陆攻击日本本土的弹道导弹的位置,而是拦截中国射向台湾的弹道导弹的位置之一。这是提醒台湾:你的主要威胁来自中国大陆的巨量瞄准你的导弹,抵抗这个威胁你唯有依靠我们和美国人帮你建立的拦截系统,你不要为了一个没人居住的小岛把日台关系搞坏了,失去防范主要威胁的屏障。 本来,大本营在预定计划中是认为与台湾十之八九打不起来,双方都是做做样子,给民众一个交代也就过去了。

昨天一开打,种种现象表明,中国人显然看破了日本的政治军事双管齐下的用意,同样地采取了一系列政治加军事的举措。井边中尉注意到,自己负责的系统并没有接到科威特联合战术中心受到电子攻击的报告。神盾舰只是拦截的执行机构。拦截系统的第一步是发现对方发射弹道导弹,这要靠美国的早期预警卫星,这种卫星使用高敏感度红外望远镜短间隔扫描地球,多卫星链环可在全天时、全方向复盖地球上任何一点,若捕捉到敌方发射弹道导弹一级火箭庞大的尾焰红外信号,立即将数据通过数据链传输给联合战术中心地面站(JTAG),亚洲地区的那个在科威特,随后JTAG把相关数据传送给海基“神盾+Aegis”弹道导弹拦截作战系统,井边负责的就是这艘神盾舰的该海基拦截系统。 中国或者俄罗斯要打破TMD链条中脆弱的一环,攻击联合战术中心地面站是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中国一家信息研究所在《通信干扰在二炮阵地防御中的作用》一文中强调以通信干扰破坏对方数据链一环以保护弹道导弹阵地的思路。可见中方仔细研究过战时对TMD 指挥作战系统数据链的破坏,相信也准备了相应手段。一个肤浅的现象是以往一到某种紧张局势发生的时候,科威特JTAG都会受到大量的网络电子攻击。其实网络战的作用被各方有心人故意夸大了,让你进去的地方你尽管进,不让你进去的地方是没有外部网络通进去的,黑客高手要想一显身手,首先麻烦你架设一条通到那里的线路。除非,你有高级手段可以无线输入你的病毒。因此,网络攻击一般是大国用来做政治宣传的,技术上的意义,只是双方网络战人员过过招练练手、摸摸底。大概底也摸不着,因为底不在那里。 所以,每逢紧张局势发生时,大国总是把网络攻击当作一件饶有兴味的事观看。 这次,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对科威特JTAG发出任何电子攻击。行动是中国人发动的,行动时间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不发动攻击,俄罗斯等国家以及那些一直攻击美国的反美组织是无从知道消息发起攻击的,民间黑客就更不知道。这就不是饶有兴味的事了,而是有些令人紧张。 中国人不发动攻击,就从一个技术环节给TMD的大用户台湾发出一个信息:我们这次不使用弹道导弹。 不发动弹道导弹攻击有一系列技术征象可循,这个是技术征象之一。还发现了其它不发动弹道导弹攻击的更直接有效的技术征象。至于中国嘴巴上宣布撤销原来瞄准台湾的600多枚弹道导弹,改瞄准日本有关目标了,这个只是嘴上说的,说给台湾民众听的,你说不瞄准了,我们可以不信的,至于说改瞄日本了,这后一句你不说我们也信的。

在这样的政治格局约束下,井边中尉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中国会动用弹道导弹。中国人一动那东西,就会让台湾人紧张让美国佬发神经让日本找到口实。 技术侦测的结果看来印证了井边中尉的判断,迄今为止,任何中国发射弹道导弹的技术征象也没有出现。

接下来的事都是技术上的,不难分析。打瑞鹤号的弹丸来自东面,东面没发现中国的战机也没有中国人的导弹基地;弹丸以还算标准的修正抛物线弹道飞行、速度3马赫以上,因此不是亚音速巡航导弹不是中间制导弹道导弹;弹丸尾巴上没有发动机喷出的红外迹象,因此不是潜射导弹、不是火箭炮打出的火箭弹,再加上射速、密度、末端飞行轨迹,可以断定是炮弹无疑,顶多是末制导炮弹,从已知的中国军队拥有的作战平台分析,最接近的是他们新研制的一种两栖坦克打出的这些炮弹,从射速判断,应该有大约2个连的两栖坦克,利用其隐蔽性夜间开近到赤尾屿,以其125毫米口径坦克炮甚至是140毫米坦克炮给了大隅号登陆战斗群以突然猛烈的打击,现在,这两个坦克连调转炮口猛轰瑞鹤号轻型航空母舰。从落弹末弹道和已知的中国军队可用到两栖坦克上的可能的火炮射程分析,打瑞鹤号是他们的最大射程了。

这份报告一报给舰长,井边中尉立即受到舰长的嘉许,舰长按照井边的建议,命令以最大航速向西开进以尽快脱离赤尾屿中国军的火炮射程,同时询问井边:“没有指引手段的炮击不可能打的这么准,你认为中国人的指引手段是什么?” 井边知道舰长问到了关键地方。来袭炮弹打得这么准,要是末制导的话,附近需要有指引激光或者指引电磁波,可是头顶上没有中国人的飞机,海面直射通讯允许范围内的附近水面之下没有任何潜艇,指引者是谁呢?

只有那架赤尾屿登陆群残存的一言不答只是“嗞嗞啦啦”沉默飞行的直升机。不管它有没有问题,不管怎么样,先隔绝它的通讯手段再说。井边建议几项措施请舰长定夺:1 以最大雷达功率电磁照射这架直升机,2 发射一枚爆炸直螺旋常规电磁脉冲炸弹到这架飞机头上烧掉其可能存在的通讯制导能力的电子器件,3 发射烟幕弹包围这架直升机,隔断它可能射出的末制导激光,最后,请瑞鹤号以最大速度向西面开并施放烟幕屏蔽自己,请赤尾屿南、东侧的2条护卫舰全力炮击本舰弹道计算机分析出的对方两栖坦克群的最大可能位置。

舰长认为常规电磁脉冲弹会给周围已在空的F34战机造成严重的破坏,不能使用,先不电磁压制那架支奴干,让在空的F34靠近去观察联络一下,其它各点,照准执行。


瑞鹤号终归是来不及挽救了。神盾舰拖着浓重的烟幕高速向西逃离,只挨上了2发203毫米炮弹。赤尾屿西侧以全速向南面开进的两条载炮货柜一条挨了1发3英寸炮弹当场被击沉,另一条被近失弹打漏了一个箱子进水侧倾,人员逃出来了。 支奴干直升机飞临黄尾屿时,接到神盾舰信息的翔鹤号战斗群派出F34战机作出拦截动作,不许它飞往翔鹤号的方向——舰队为了躲避郑和一号的炮击,开到黄尾屿东北50千米处海面上,这已是其“超视距登陆平台”登陆半径的极限,再远LCAC气垫登陆艇的往返输送就有困难了。

在久问不答之后,一架F34以垂直起降战机的独有特性在支奴干直升机前方悬停,挡住去路,不久,又以小口径机炮横打了一梭子。看到这种景象,沈湘说:“很暴力的肢体语言呀,” 老谭说:“看来继续装傻是不行了。翔鹤不让咱们过去。咱们就放明白点,登陆黄尾屿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