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是文化汉奸典型之作

sniper0614 收藏 9 51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3_27992_9327992.jpg[/img] 我对陆川《南京,南京》写些东西发呛声,我当时以“对此类政治唿悠片子敬而远之为由”婉拒了。昨晚,几位朋友相聚小酌,席间原《北京文学》副主编新锐评论家兴安谈起《南京,南京》时,忍不住义愤填膺,怒斥该片的立意恶毒,内涵拙劣;在场的著名作家导演刘毅然则从导演手法、场景特设(如对死亡日本士兵祭吊)立意、以及整部电影的话语表达和暗含思想等等方面,也进行了坚决的否定和批判,称其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对陆川《南京,南京》写些东西发呛声,我当时以“对此类政治唿悠片子敬而远之为由”婉拒了。昨晚,几位朋友相聚小酌,席间原《北京文学》副主编新锐评论家兴安谈起《南京,南京》时,忍不住义愤填膺,怒斥该片的立意恶毒,内涵拙劣;在场的著名作家导演刘毅然则从导演手法、场景特设(如对死亡日本士兵祭吊)立意、以及整部电影的话语表达和暗含思想等等方面,也进行了坚决的否定和批判,称其为失败之作;诗人舒洁则干脆称此片为谗媚之作,用意不纯。还有几位文化人士也持有同类看法。


我受到了震动。回家后连夜网上搜看该片,我震惊了。


我无法描述自己做为一个中国人感受到的耻辱和压抑。


我无法理解最起码的中国人的陆川怎么会拍出这样的片子?如果他在自己名后加两字:一郎,改称陆川一郎,这样我们还能理解,还能接受。


下边摘录兴安批判该片的文章片断:


《南京!南京!》简直是赤裸裸的血腥和残暴龌龊的人性展览。在这个恶和丑的时间里,善和良是那么软弱和渺小,它们几近成了恶与丑的陪衬甚或点缀。当恶和丑放大到只为嘲笑和打击卑微的善良而存在并发泄的时候,观众的心情会是如何呢?我们还会沉默而认同这部影片么?电影除了开始那场散兵游勇式的小范围的我军的抵抗,之后便揭开了南京和中国的耻辱和埋藏了几十年的巨大的创伤:屠戮中国俘虏,奸污中国妇女。那一片片如收割般倒在血泊里的战士的尸首本来已经让我们发指了,那尖叫喘息的被日本禽兽强暴的中国女人的声音,几乎让我怒不可遏。我不知道这些音效是怎么制造出来的,此时,我为中国的那段历史悲哀,也为导演和音效师感到不解。而后半部分日本军人祭奠亡灵的鼓声,则气壮山河,处处砸在我们的心上,也砸在了全中国人民的伤口上。也许导演太想客观表现这段历史了,或者说他太想从国际的世界的视角来超越这段历史了,以至淡化甚或失去了中国人对这一悲惨经历的主观的判断和直面的悲愤。对南京,我们必须摒弃客观,也不接受角川这样一个符号来替日本那段禽兽一样的历史反省和解脱。


角川的自杀解不了中国人的心头之恨,也缓解不了我们对人性的本质的绝望。而结尾被角川良心发现而释放获得自由的那两个一大一小的中国人,他们献给这个世界的本应该是嚎啕,而绝对不应该是狂笑。


德国犹太哲学家阿多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也是不可能的。”南京之后,我们拍了多少部南京的电影,尤其是《南京!南京!》,它们使我们细致回味那段鬼魅历史,自我舔食那块无法愈合的疮口成为了可能,以至让我们的心理、生理甚至思想都要变的阴冷、绝望和崩塌。在这一点上,陆川君成功了,但我要说,这是野蛮的成功,是体验凶手和野兽的野蛮、残酷以及无耻的心理与行为的成功。对此,我绝不报以掌声,对演员和导演之后在宣传推广这部电影时流出的泪水,我也绝不报以同情,我感觉那是他们忏悔的泪,是“野蛮”之后内心恐惧的抽泣。如果我是南京人,我会拒绝这部电影,如果我是强大的有尊严的向前看的中国人,我同样会拒绝这部电影。




我很理解兴安的感受。我不但不报以掌声,不但拒绝该片,还要把它钉在民族的耻辱柱上。我现在郑重地给它定名为:汉奸文化典型之作。


自打张艺谋开启展示国人丑陋取悦应和西方捧奖的先河之后,国内影视界包括文坛渐形成一股此类风气,都玩尽这方面手段,捧回奖来唬国人。陆川(一郎)的《柯克西里》曾拿过日本的一个小奖,他这次拿《南京,南京》做铺垫,准备去摘日本国什么大奖。有些人讨好西方,陆川(一郎)则讨好东方(鬼子)。《辛德勒的名单》的导演,拍《辛》没忘记自己犹太人身份,没有忘记民族大义和民族性灾难,因而《辛》剧才具有了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和深刻而哲学内涵的历史正义之宣扬。而陆川(一郎)虽想东施效颦,套走《辛》剧之路,但由于忘记了民族大义,忘记了自己是中国人,沽名钓誉和功利主义的出发点作祟导致其作品最终沦为汉奸文化代表作。南京博物馆馆长曾讲过,37年屠城的日本军队是日本国最精锐最具有所谓“武士道”精神的部队,当时没有任何一名日本兵忏悔和自杀的记录,陆川却安排了角川(陆川?)这么一个重要的忏悔自杀的角色,他恶意篡改历史的用意何在(这点上,恐怕人家鬼子也会抗议吧)?那边美化粉饰,这边丑化屈辱,把中国人唯一“生”之途的希望归功于鬼子良心发现上,你陆川想表达什么?另,37年日本入侵时还没征慰安妇(四0年后才开征),他们入侵后只有对中国女人全方位强奸,可陆川在这里再次篡改历史,还特意安排一名日本女慰安妇,他这么做的立意就更显得恶毒了,拙劣而赤裸裸地为日本当今为其恶行诡辩做掩护,粉饰讨好,意思在说,我们自己女人也当慰安妇,你们愤怒什么。


我现在想,为什么《南京,南京》这样一部令国人压抑、屈辱、感到丑陋的作品还能出笼?那些审片大爷们真的拿人钱手短吃人饭嘴软,忘记民族大义,忘记民族性了吗?抑或是平时玩笑所说的,中国地大物薄最能滋长广大汉奸,因而大家对此类汉奸文化现像见怪不怪了呢?当一个民族泯灭了民族良知,泯灭了民族正义,不捍卫自己民族名誉,不捍卫自己不屈服不气馁的精神,不宏扬自已民族顽强坚韧永远奋进的民族气质,那么,这个民族还能是个民族吗?它还能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除非他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民族,不具备称其为民族的应有标志性特征。有位博友愤慨留言说:他母亲的,尽管汉奸们赶不尽杀不绝,但总得有人赶杀,总不能大家都成了汉奸吧?或者都变成默认者旁观者吧? 靠!


我同意,不能把谗媚西方或谗媚日本当成为时尚。


有位朋友告知,该片还被列入《全国红军小学爱国主义指定影片》,我听后目瞪口呆。


看看,汉奸文化多么广泛而深入人心!都深入到下一代去了!


我佩服陆川一郎先生,你的文化侵略很成功!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