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一特工彭炳忠失踪揭迷

沈衡生 收藏 23 17775

回忆我爷爷彭炳忠的补充材料

回忆我爷爷的肺腑之言 ——补充材料

2008 年 10 月 10 日

从 1922 年,彭炳忠在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期间与陈谭秋、陈定一参加武汉学生会,孙中山先生在汉口召开会议,国民党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一方,共产党以李大钊、陈独秀代表一方,当时彭炳忠以学生会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会议,孙中山先生把两红薯 ( 苕 ) 放在桌上讲:两党就要像亲兄弟一样,不要碰在一起打内战,共同建国,兴我中华,复兴人民,复兴我们的民族,为我民族谋福。会上当时掌声四起,彭炳忠在掌声中大声说了一声:复兴我中华。蒋介石当时用眼睛看了我爷爷一眼,并和我爷爷握手,彭炳忠在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一年半,曾和陈潭秋、陈定一等人到各学校宣讲革命,到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宿舍讲到深夜,就和王平章一起睡 ( 因彭炳忠和奶奶王全珍已定亲行走,一年有余,王平章是奶奶王全珍娘家族的一个哥哥,当时屋连在一起,只隔一间房屋,我爷爷喊王平章为舅哥 ) ,当时国共第一次合作,蒋介石说:我爷爷忠诚、机灵、有勇。曾担任过国民党的机密参谋长,在叶挺元帅和项英的部队中培训。我爷爷为了不影响家里的安全,当时就报了一个假地名是湖北汉川马口人,实际是湖北汉川城隍人。我爷爷那时就准备为了革命,不怕脑袋搬家。后来与李硕勋一起北上,到上蔡等地战斗,彭炳忠一路陪同到宣化、信阳,突受中央指令,速反武汉。在任国民党的机密参谋长时期,一直和董必武策划麻城起义,功不可没。因爷爷小时候在家读书十几年 , 读书期间爱动 , 爱跑到外面做一些险要事,有一次有一头烈性黄牛,小孩子不准坐上去,都怕出事情,在学校里偷偷跑出来玩,我爷爷他觉得好玩就一跃骑上去,黄牛看到爷爷骑在上面 , 两手紧抓黄牛背上的牛毛,牛脑袋和牛角上下猛甩、乱跳,突然黄牛猛奔。后来经过一个水池塘边,他一 跃就跳到了水池塘里,后面跑来人,把黄牛赶走了,像这样的事例很多。读书不那么用功,我们地方起了一个别名叫"馊钵",因为又是独苗,我们地方对他寄予了厚望。后来送到湖北省第一师范学校读书, 1923 年回到家乡,当时我们家的条件可好,望他回来继承家业,做一个非常体面的人,家里人不要他当共产党“他非要以共匪为患败家子”,家里人整天提心吊胆,我们地方人就喊他一个别名"乌馊钵"( 乌是敢,馊钵是蠢才意思 ) "乌馊钵"在我们地方流传。没多久家里又把他送去了湖北省立一师范学校读书,从此参加了革命。爷爷从小读书参加革命故事传讲我听。

1928 年多亏了党的营救我爷爷。化名“魏人镜”被误认为杀害,他的尸体第二天用芦席包着就地埋葬( 1959 年写党史在我家详细记载), 1928 年从莫斯科开党的六大回来,当时国内国民党已叛变革命,到处张贴布告画像用重金捉拿我爷爷,我爷爷又开始用化名彭启根,后来改彭立根,接着又改名彭某某等,直到 1932 年改名为王炳南,当时最困难的时候党中央设在武汉,因我爷爷是中央特科,为了党的安全才用了这么多化名。 长征期间,在湖南道县,中央要我爷爷通知李德开会,李德请假有病没有来开会,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家庭问题才没有来开会。在遵义会议上,这次会议非常保密,由我爷爷寻找开会的房子和周围地形,一般的团级以下的干部都不知道中央在召开重大会议,布防非常严密,各师团在战争中的重大事情,只有彭炳忠一个人上楼向中央领导人汇报,其他人都不能探听党的会议重大机密。当时我问了一句谁主持会议,他严肃地说这是党的机密,不准过问。

1935 年,我爷爷还搞了一个杀蒋除汪计划,在反蒋除汪的学生青年中挑选二十余人,经过培训后,挑选了 10 人,我爷爷开着摩托车跑,他们要用手枪打中八环,最后只挑了 5 人,在培训中说,在最危险的时候,宁可牺牲自己,要为国家作出贡献。通过党的地下组织派往报社,派往上等医院,一个突然抱病回老家。此事回延安后,向周恩来和延安汇报。后来我爷爷曾跟我说过 5 个人的姓名、住址、是那里人都讲得一清二楚,可现在我忘记了。

1936 年 -1937 年广州孙炳南夫妇被杀害,我爷爷受周恩来的委托,速赶到广州找孙泱和孙维世(女),只有我爷爷认识和知道,除了周恩来,谁也不知道。到广州后,孙泱正准备拉车挣钱,他妹妹不知道去向,直到晚上才找到,她正坐在街边别人的屋檐下饿着肚子,看着别人吃晚饭。当时我爷爷眼泪俱下,和他们一起吃了饭,把他们带到了武汉 ( 请求党组织找孙维世调查 ) ,到达武汉后我爷爷和我洋奶奶从 1932 年起共抚养了 103 个小孩 ( 其中有 17 名是烈士后代 ) , 1939 年一起转送到重庆,洋奶奶对爷爷非常好,特从国外购来西服 120 大洋,皮西服大洋 180 块,要我爷爷穿着,是中共高层干部最早穿西服,这时洋奶奶提出要到延安出去玩一玩看一看,我爷爷说那里不安全不要去,就回到了延安,把洋奶奶要到延安的事就跟主席洛甫周公、朱老总汇报。当时我爷爷说我们特科住在陡坡的地方,要三四个陡踏步才能上去,第一间住的是刑侦同志,第二间是我一个人住,第三间、四间都住机密同志,过了几天接到洋洋奶奶来信,以动身来往延安敌战区是蒋介石亲自点将派兵护送到了解放区,洛甫等派人迎接,首先采访了毛主席,朱老总常到洛甫、博古、家祥、王明串家玩,最头痛的要到解放区前沿采访,为了安全我派好多人保护,主要是怕戴笠派人暗杀,德国对我方纠纷,加上我的工作非常忙,在延安玩三个月有余,离开了延安,当时我爷爷还说过 ( 还有一个叫王炳南在办公室整理文书 ) 。

1941 年湖北省组织部部长郭潜被捕叛变,周公和董老迅速指令,要彭炳忠速到湖南、湖北、江西武汉各地找省委说明真相,要一切党组织速解体,隐蔽,以减少党内损失和牺牲,这也是和戴笠快速的较量。完成任务后,回到南方局向周恩来、董必武汇报,又接受周恩来委托,两次会见宋庆龄 ( 简称国母 ) 了解国内动向和国际友人交往,具体谈话内容没说。这是国家机密。回来后向周恩来汇报。 党和人民为了纪念我爷爷,把他的革命历史搬上了银幕《周恩来在重庆》这部历史片电影剧情,和他生前 60 年代说的是一样,使我失声大哭一天,成了一个泪人。 重庆党史办把这个事情如实的写出来,说明党和人民对老一辈的革命家的怀念 (80 年代重庆党史办应来湖北汉川查找王炳南、彭炳忠的具体情况,不知汉川是怎样答复重庆的 ) ,准南先生 ( 张冲 ) 逝世后,蒋介石去了,周恩来和我爷爷也去吊唁,一进门蒋介石就喊我爷爷机密参谋长,我爷爷答道:蒋校长好。蒋想拉扰我爷爷便说道:只要到我校长身旁来 …… ,我爷爷马上答道:海枯没水,石头烂了,我才不跟周公和共产党走。蒋介石气愤地咒骂我爷爷: “ 你会死在共产党手里 ” 。悼念会后马上汇报给了周恩来听,周恩来说:你真是我党的 忠诚良将 。我想重庆已将此事写进了党的史册。

1941-1942 年,党中央提议湖南、湖北、江西省委要马上组建起来,完整各级党组织,洛甫、博古、王稼祥提出我爷爷此人曾任过湘、鄂书记、代省长,对湖南、湖北、江西党组织最了解,毛主席非常同意他们的提议,中央马上指令南方局周恩来、董必武,当时我爷爷被中央任命,为中央巡视监察员后担任湘、鄂、贑前委书记,派往湖南、湖北、江西,周恩来、董必武一路送行,对我爷爷千嘱咐、再万叮咛一定要注意安全,一路走了好远,可我爷爷掉头一看,周公和董老还站在那里望着我。我爷爷知道,又要和戴笠打交道了,因为当时戴笠已杀害了我党在湖南平江等地、湖北、江西的高层领导人,我党损失惨重。我爷爷带着中央的使命重建党组织。提名任命三个省省委和完善各级党组织后报请中央。还要清除内奸,戴笠也带着大批特务尾随而来,在这样的恶劣形势下,叛徒也有变节 ( 就是不干了 ) ,基本上党组织失控,我爷爷带着大队人员日夜兼程巡视三省,几个月打得敌特惨重,戴笠逃往重庆,在这时爷爷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第一是上海除奸,第二是湘、鄂、贑和戴笠会战,我和你顾爷爷等 7 人秘密在外国培训 3 个月,我爷爷说要完成党交给使命。当时湖北省委安排管监利、沔阳的区长黄健 ( 大学生会说、会写 ) 任我爷爷的秘书,派出了胡国兴时任我爷爷的警卫员后改为通讯员 ( 此人 1967 ~ 1979 年任汉川县的副县长 ) 。还有短枪队队长彭槐堂,负责日常安全工作,另还有独立营受彭槐党领导,还有财政科。在秘密召开省委扩大会议时,我爷爷提议张体学担任组织部长,增补了省委人员杨文舫、戴佑芳等同志,省委都采纳了彭的意见。

1945 年党中央在延安召开七大会议,彭炳忠带着他的秘书黄健一起参加,路上碰上三次险情, 8 天时间到达延安。这段我最清楚,好像我爷爷高兴地在我面前 (62 年生活困难时期,没有米饭吃,我就问我爷爷,中央通知你到延安去开会,没有说叫黄健去,谁给饭吃 ) 。我爷爷笑着说:中央开会怎么没有饭吃?当时有 500 多人,有 200 多人带着秘书到延安,后来都进了会场,我爷爷和黄健睡在一起。一到延安我爷爷就向毛主席汇报了湖南、湖北、江西的情况,因我爷爷是特科 ( 高级干部 ) 才能进去。后在朱老总家里吃饭,朱老总拿出了一小坛酒,那酒非常香,我爷爷没喝完,朱老总送给我爷爷带走了,睡的铺和粟裕连在一起,两晚上高兴地和粟裕一起喝上了朱老总送的酒,马上又跟周恩来、董必武汇报了湖北武汉的情况。也在洛甫家里吃了饭,博古、王稼祥也问候了我爷爷。开会回来以后, 8 月 7 日,省里来人,在我家召开会议,要把黄健调到钟祥县任县长,潜江县也要一个人任县长,组织决定将黄健调到钟祥县任县长,黄健再三在我爷爷面前求情,要求到潜江县作任县长,后来黄健调往潜江路上途中被敌人杀害。

1946-1947 年,我洋奶奶在重庆找到周公,董老要我爷爷到重庆,我爷爷到达重庆后,我洋奶奶就说家里来电要和我速回德国,我爷爷一听火冒三丈,我是党的重大机密首领,怎么可以和你一起到外国去呢? ( 当时三叔是德国驻中国大使三号人物,她的亲生父亲,德国领事馆,钱庄领事 ) ,就这样洋奶奶一气之下带着我叔叔和姑姑离开重庆回德国。徐州会战和淮海战役,受周恩来的指令,要爷爷帮栗裕一个忙,当时派了许多地下组织到敌人那边去了,一到前线指挥部,粟裕拿出好酒招待,一打听当时地下组织破坏严重。一去三个月有余, 47 年淮海战役即将解放全中国,又到重庆汇报,直到 48 年出席省委召开了二次会议,传达了中央和南方局的会议精神,到 49 年解放城隍,当时我爷爷指示胡国兴再不能打仗了,要和平解放,减少伤亡,最后终于和平解放,是胡国兴走在最前面,我爷爷一直没有露面。 49-50 年,刚解放全中国,中央对农村还没有实际经验,我爷爷亲自在农村生活两年,体验农村生活,总结经验,再回中央汇报,好制定政策和策略建设社会主义。 60 年蒙受冤情, 63 年整风被批斗回来,当着对我说:他们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不是我想在农村卧底考查二三年生活,最低是公安部长,按我的职务和资历应该是一个副总理,我找朱总、毛主席、周恩来,按我的职务和级别应该是一个副总理。我现在没回中央,我的一个副总理位子中央都会给我留着。我受董必武领导 23 年,我在陈独秀身边一年半,在瞿秋白身边工作四年半,在朱总身边工作七年,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五年半,跟随周恩来十九年,我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我王凯化名是中央委派下来的,中央应该下文接我回中央。如果我回到中央向周恩来诉说我想法和迫害经过,周恩来会抱着我痛哭,毛主席、朱德、董必武都会大拍桌子 ( 其实 60 年中央已下文,但被我们县别有用心的人隐瞒了 ) ,还说在上海期间,瞿秋白、洛甫、周恩来等突受中央指令,要我隔同中央领导人和外国友好人到朱德那里会见朱老总,朱老总还赐了我一个好名子王凯,怎么连朱老总把王凯忘了不下文要我回中央工作呢!?直到文化革命,我爷爷非常着急,沉默寡语,脾气更爆燥。后来我长大了,爷爷什么也不说,头发、胡子全急白了,直到省委工作组、公安局特派员马业俊和大队干部深夜捆走,说是坏份子、特务,吊起来将他活活打死,在用刑期间,我爷爷说:我是共产党员,我跟随毛主席、朱德、周恩来、董必武等党的高级领导干革命几十年。但是他们还是将他活活打死了......

1957 年开始写党史,一些写党史的人员便找到我家,一进门就说:彭老,我们按档案地址,在汉川、马口找了三天,没找着,我们又找庙头寻了,无此人。我们就乘轮船回武汉,找省委、省政府当时知道你的人,是汉川城隍街尾康行旁祠堂隔壁一个院墙屋里住着彭老。开头是写向忠发,我爷爷说向忠发是驶船的,是我爷爷喊他投入革命的 ( 吃睡和政史连私生活都写了 ) ,最后被捕叛变,时间、年月日全部道出,最后还把写党史的人带到向忠发的家里向家台, 7 天来全部写完,材料上每张都有彭炳忠盖的印章,接着又有人来写党史,五届党在武汉召开的时间,什么时间召开的,在什么情况下召开的,你为什么把地址选在那个地方,通过考虑实地勘察共花了十一天时间,多少钱把货运走,以洋人托我做仓库的名义,做得非常秘密,三条路好多便衣短枪人员安全守卫,万一泄密,退路都向中央领导人作了汇报,就这样党的五大在武汉召开。写党史的人问有多少人参加,谁主持会议,几十人的名字都全部说出 ( 记忆力好强,连戴笠每次和他抗衡都记得很清楚,我爷爷每次都赢了, 每天夜晚都要换三、四个地方睡觉 ) 。特别上海组织情况,中央领导人在上海全很清楚,全部道出。他有这个坏脾气,除了党组织写党史人外,任何人不准偷听,写党的领导人讲话,连我都要到屋外面去玩,我一出屋看见奶奶站在屋外,不准任何人进我屋子。我玩了一会,进屋看见爷爷拿出了印章,每张材料都盖有彭炳忠的印章,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将近几年。后来又有写党的人来了,一进门就说: 1949 年李先念在汉口立碑为了纪念你。还问了我爷爷化名魏人镜被杀的情况。省委组织和武汉市组织部来到我家里看望了彭老。组织部问任湘鄂省委书记时,开了几次常委会:三次,开了几次扩大会议:一次。在那种情况下,就再没有开会了。武汉组织部接着问:任职武汉市长开了几次会,市委常委会召开的时间、地址、多少人参加,一一做了回答,有一个犹豫了一下,市委组织部就要他好好想仔细一点,每次材料都盖了彭炳忠的印章。几年后,孝感地区和汉川县写党史的人上门, 80 年和 82 年,中央下文寻找我爷爷,还亲派刘子谷 ( 和我爷爷工作了四年,我爷爷并任过 28 天的汉川县特委书记 ) ,刘子谷本人是中央内务部办公厅秘书和参事等职,对我爷爷非常熟悉,他哪里知道彭炳忠被别有用心的人隐瞒各级党组织和党中央,被吊着打死了。应该知错就改,你党性何在 ? 良知何存 ? 良心何忍 ? 还来个以真论假,蒙骗人民。刘子谷下来寻找 6 个月,最后中央派直升飞机在湖北汉川马口将他一个人接走。 1986 年刘子谷在北京逝世。 1976 年周恩来逝世,我爷爷睡在床上哭诉着说:“我的好周公、恩公 ”哭着三天没下床,我和奶奶以为他病了,奶奶用生姜煮来姜汤,我用毛巾给他擦脸上的泪水,后来毛主席逝世,爷爷流着泪说:“知道我的身份的人更少了”,就这样由省委工作组牵头,夜晚捆走至死。



回忆人:彭炳忠.学名.彭志琴,参加革命化名“魏人镜”,“彭启发、彭立根等等、王凯、王炳南”的孙子彭家新,

编辑:沈衡生 13087342220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