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英雄们——美国潜艇二战对日秘密行动

国产AK47 收藏 1 353
导读: [导读]戴尼尔·瑞恩(Daniel T. Rean)在《潜艇历史》杂志的文章Submarine Special Operations in Word Ⅱ指出在二战中,潜艇为战争提供了一种独特的战术优势,因为潜艇具有一种独立并可长时间隐蔽在敌占区的能力,它能够在敌方的海岸线附近采取秘密行动,观察并可提供完整的敌方海底、海面、海岸线的战争态势以及敌军部署和战争准备情报。潜艇具有非常强大的通讯能力,它能在敌人防御障碍区域中顺利采取军事行动,为己方提供宝贵的战术信息以协助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战区司令官做出及时、



[导读]戴尼尔·瑞恩(Daniel T. Rean)在《潜艇历史》杂志的文章Submarine Special Operations in Word Ⅱ指出在二战中,潜艇为战争提供了一种独特的战术优势,因为潜艇具有一种独立并可长时间隐蔽在敌占区的能力,它能够在敌方的海岸线附近采取秘密行动,观察并可提供完整的敌方海底、海面、海岸线的战争态势以及敌军部署和战争准备情报。潜艇具有非常强大的通讯能力,它能在敌人防御障碍区域中顺利采取军事行动,为己方提供宝贵的战术信息以协助陆军海军陆战队战区司令官做出及时、明智的决策。


潜艇为特种部队的有效使用铺平了道路,在战争初期的渗透行动中,潜艇使这些部队避免了不必要的风险。


从1942年1月到1945年8月期间,数十只美国潜艇参与执行了各种特殊任务。其中包括破坏敌人的水雷,或做为“灯塔”去指导盟军船队摸索穿过敌方未知的水域。通常,在航海日志上对这些特殊的军事行动单独记录,或仅在给支援单位的官方报告中提及。在采取那些特殊军事行动时无需使用其它的海军装备,军事组织,和陆上基地部队来执行任务。但对他们的记录是不完整的,相对其它军事机构而言,对潜艇部队的情况记录甚少。在各地的博物馆,军事档案,和图书馆中大量出版物中都有对二战中潜艇特殊行动的历史记载。但是没有一份全面记载,能够提供关于美国“沉默的舰队”的队员定期参与到执行多个救援任务的权威资料。


二战期间,向美国执行渗透任务的队员分发物资,援救那些在空中被击落到海洋或陆地的飞行员,从遥远的太平洋岛屿打探消息,疏散逃跑的战俘,布置水雷,观察未来联合行动可能遭受的入侵,在这些军事行动中,潜艇躲避传统防御措施的能力得到充分的利用。他们专门为了在袭击战斗中进行打了就跑的猎者而设计,至少迎合了在连续防御态势中持续暴露很久的作战任务要求。


这种战术给他们最大的战斗潜势,但这并不符合在打击敌人的殊死搏斗战争中传统的马哈尼安海军策略。尽管美军的潜艇军队占据美国海军的百分之二,但却是使日方海军损失达百分之五十五的原因。但是,这种军队也附出了高昂的代价,在16000名潜艇兵中,有375名军官,3131名水手牺牲在海洋战役中,占百分之二十二的死亡率,达到所有美军武装部队中的最高值。


日本航空母舰特谴部队的指挥官在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袭击事件中制造了众多的伤亡事件,但因它将目标局限于打击航空母舰和战列舰,因而错过了进攻美国海军的黄金机遇。


对美国而言,幸运的事情是日本没能破坏在夏威夷的海军基地,直到美国伟大工业活动生产出向日本发起战争的武器,在这之前一直是由潜艇部队来背负这个重任。


研究二战中杰出海洋战争的现代历史学家们,他们通过对由航空母舰和航空母舰特潜部队在诸如中途岛,珊瑚海,和马里亚纳及土耳其等战役中所做出的贡献做出研究,重点关注现代海军战役的显著方面。可以确信,大型海洋战争大幅度削弱了敌人发动战争的能力,进而鼓舞了联盟军士气。尽管在战舰,重型巡洋舰,及他们的支援机构间的海洋战役带有马汉尼安战略要义,但没有对陆地上的步兵生成战术价值。坚持使用潜艇技术,通过商用舰队来逐渐削弱支持陆地步兵的能力,那将会是多么致命的商业性攻击啊。在攻击珍珠港事件中,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在连续几个月中,船只被击没,或被严重损伤本无法在西部太平洋战区进行有效的军事行动。但最终当他们重新浮起并被修复时这说明了它们对海军造成的损失只是暂时的,日本海军司令部懂得销毁船坞,地面燃料供应和机场的战略重要性,但他们低估了那些在这次攻击事件中毫发无伤的其它船舶的价值。对美国而言,幸运的事情是日本没能破坏在夏威夷的潜水军基地,保存了所需的供应,设备,燃料,这是剩余的唯一能够发动紧急进攻进而使敌人陷于战争困境的军役分支,这项重任一直是由潜水军来承担的,直到美国伟大工业革命生产出武器足以在战争中同日本对抗。


二战时期的潜艇战争历史被认为是一种分隔开来的斗争,这种斗争使美国的太平洋潜水舰队全力与日本的贸易船只,海军部队相抗衡,属于一种嵌入式战争。在太平洋战区的美国潜艇军,虽然仅有少量英国船只和菏兰船只的微薄帮助,但却在打败日本的战争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们销毁了日本商船,截断了重要物质供应,并切断了有助于提高日本战绩的物质供应。通过描述定位,跟踪目标的每一方面,决定首当其冲的解决办法,对目标发起攻击,击没一个打击目标。潜艇战争的大多数历史记录将重点放在对敌船的破坏上。另外需要强调的是在潜艇中要轻声交谈,在行动中需穿着海军袜以减少不必要的噪音,因为这些声音可能通过船身渗透出去,努力将这种氛围弥漫进一切潜艇战争行动中,在敌人深水炸弹无情搅动着他们的船只时,潜水员要面对恐惧与生存的变化无常,这使在狭窄环境中的日常生活变得更加让人窒息。在二战中潜艇作战历史记录中缺乏的是对所有特殊行动的总结,这些行动包括在潜水战中发现敌人,打击敌人,击没敌人。尽管潜艇发动对商船的攻击为提高战绩做出最显著供献,但作为暗影战士,潜艇参与密秘行动,其作用也不可低估。它对战胜日本军队外围要素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尽管二战中潜艇部队有着历史性的意义和重要性及特殊作用,这些使命是由执行任务的水手们来完成,他们执行无约束反敌战争中所有的基本功能,这并不会使他们受损。舰队式潜艇是为了一种任务----击沉船只而设计,对任何其它事情都缺少忍耐力。二战初期,理论与战术相联合在美国潜水战中起到较低的效能。


在日本袭击珍株港后,海军作战行动总指挥发出第一个美国作战指令,仅有一行字信息,对日发动无约束空海战。既没接受过训练,也没有学习过理论的美国的潜水兵准备去执行命令,对日发动一场无约束战争,潜水员受训参与一种特殊战斗,其将重点放在打击敌人舰队的日常侦察行动上。潜艇指挥官思想意识被他们应遵守道德战术这样一种想法所充斥,这种战术是基于国际条约规定的海洋战争规则,这些规约对潜艇施加法律约束。在每一个潜艇船长记忆中要加强认知的是发现任何违规船只都可以将其做为海盗船进行追捕,抓获,击没。


战争早期,在战区指挥官权威领导下的海军军事作战行动,进一步加剧了潜艇作战时所面临的组织及战术问题。参谋长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认为潜艇最好是应用在支援渗透行动中,因为在援助科雷希任务中,他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菲律宾渗透行动时期,存在一系列领导和组织上失误问题。潜艇在港口花费数星期等待从麦克阿瑟将军发出命令,而没有在敌军水域采取军事行动,破坏日本的商业交通。


在1942年的4月,查尔斯洛克伍德将军负责掌管亚州潜艇部队,并立即彻底检查指挥结构。洛克伍德将潜水军重组成海军,并直接控制他们。他将薄弱的逻辑命令决策与这些过于谨慎潜艇军指挥官相结合使用,但这种决策无法进入到将敌船进行成功击没的范围。他们很少显示出主动性或杀手本能并坚持独自按书上发出火力的解决办法,当他们攻击敌船时,所用的鱼雷飞窜到他们选定的地点下十英尺处,他们被错误的磁性和碰触性爆炸所困扰,因此,三分之一的潜艇长在战争第一年被解除职位。


在所有的变化中,新的海军将领用于提高美国潜水军的作战效能,最重要的变化可能就是用一个背负援助特殊军事行动的特殊任务替换特定的潜水作战计划,并采取特殊军事行动的原则很简单,在敌战区中潜艇必需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完成它的任务。如果潜艇准备与敌人相接触,它必需从对它自己有利的角度出发,完成袭击之后,潜艇必需消失,制造出一种未知的兵力在进攻敌人的幻影。


特殊任务是很困难,因为要求潜艇多次深入到敌占区中去,那要比平常巡逻战危险得多。随着战争的肆虐,各种特殊任务都要求潜艇来执行,这些任务一般分成几种类型:侦察,供应,疏散或救援,运送海岸观察员和情报人员,救生工作,采矿,天气报告,援助突击搜查,或为海面的船只做为灯塔,任何指派特殊任务的潜艇所完成的任务可能不止这些任务中的一种。


由太平洋舰队潜艇执行第一项任务涉及将援助物品送到科雷希保护者那里。在敌占区情报机构信息的传递随之而来,但那些早期的特殊行动中,最有价值的是潜水军能用海岸观察员来传播信息。作为他们每天任务的一部分,在采取军事行动的区域,不要求保持无线电的沉默,潜艇报导天气,海潮和可用的导航辅助工具,敌军力量结构等相关信息。特殊作战任务向来要承受巨大危险。但是在首次任务中,进入那些未知领域的危险因为缺乏经验和先例而被夸大化。


在科雷希岛战争时期,美国战势显得越来越无望,更多菲律宾高级政府官员必需被疏散。当日本人了解到美国正准备向科雷希岛上供应物资时,在菲律宾周围增设日方海军支部企图形成封锁。美国潜艇仍能从日本防御工事中穿过,在1942年的2月,美国海军剑鱼号(SS - 193 )冲进科雷希岛的海港,并带来了菲律宾共和国的总统,曼纽库宗以及其它几名政府官员。到二月底,菲律宾和菏兰争夺爪哇的战争最终结束,同盟国战败,对所有现实的目标,美国潜艇部队是亚洲唯一能同日本相对抗的舰队,但从潜艇人员的经验了解到,在执行特殊任务时大量牺牲的渗透行动队员和在南太平洋进行的战争行动。特殊的作战任务向来要承受巨大危险。但是在首次任务中,进入那些未知领域的危险因为缺乏经验和先例而被夸大化。


在从澳大利亚到日本占领菲律宾的期间中,麦克阿瑟将军在每一次无线电广播中坚持声称,我将返回,通过无线电广播设备很多菲律宾人都听到了这鼓舞人心的誓言,并将这震撼人心的话语带给了岛上潜艇队员。当战争的浪潮使美国人顺风顺水时,麦克阿萨将军最终将菲律宾从日本控制中解放出来,其中,美国海军部队力量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使麦克阿萨将军的誓言成为现实。


在1942年初离开菲律宾后,麦克阿萨将军开始寻找一种侵扰日本的方式,以兑现他要重返日本的誓言。初期试图接触在菲律宾群岛开展做战计划的渗透行动队员,这种尝试失败,因为大多数渗透行动队员没有忠于任何权威机构的倾向,又类似于匪徒,他们发起的进攻是为了谋取私利,其袭击极不协调。在几个月中,尽量去组织渗透行动队员进行做战,很明显再提供外部所需援助是极其困难,尽管他们非常忠于祖国,但这些本土人缺乏领导能力,这也是可悲的。


美国潜艇部队为科雷希提供军事援助,这一行为使麦克阿瑟将军相信,这些潜艇可以为连续作战的游击战提供必要援助和设备。然而,任何秘密行动开始之前,有两个看似难以解决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为了组织和协调菲律宾渗透行动队员作战,必需同他们进行沟通交流。麦克阿瑟需要找到一个可靠并受人尊敬带头人同渗透行动队伍领导人进行交涉。


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是查尔斯.帕森斯,他几个月前从占领菲律宾的日本人手中逃跑出来,另外他还是美国海军部队情报机构的一名少校。他留在这个城市是为了收集日本侵略者情报信息。他熟悉本地70多个地方的数种方言。他谙熟本地,他还是麦克阿瑟将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时一起的好友。查尔斯.帕森斯正是他寻找来执行与菲律宾渗透行动队伍的联络工作的人。


在1943年2月下旬,帕森斯被运往拉邦甘登上了潜艇坦伯号(SS-198)。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给该区的一个游击队领导人运送$ 10000现金,两吨弹药。帕森斯还提供无线电设备用于建立自己的间谍网络。他还定期运送武器,食物,衣服,和通信以满足菲律宾游击队迫切需求。这种初步秘密访问菲律宾的行动,一直持续到1943年7月。


由于盟军战争策划者开始为吉尔伯特群岛战役开制订一项战略,负责空中作战的海军中将,洛克乌德。并且寻问他是否可以空余出几只潜艇以支持救生工作。洛克乌德建立了常规的潜水计划,以支持空中业务。潜艇被指定到特殊阵地,这些地方的上空会进行军事行动,而且会有一种独特呼叫标记将潜艇与该区域相联接,那些必须在海洋中挖掘飞机的飞行员,通过使用这种与指派地区相对应的呼叫标记,发送一个无编码的无线电信息,呼叫标记提醒该地区潜艇,在这地区有一飞行员陷于困境之中,并以其方式重获信息。事实上该识别系统曾致力于防止日本发送虚假救援信息,这种呼号信号就表现出以任意使用大写字母L开头拼写出来的词为特征,比如说“Lonesome Luke”,“Little Lulu”和“Lollipop” 所有的这些语言词组都另日本人张目结舌。


美国潜艇飞巴克号(SS-230)拯救过未来的美国总统布什,那是在日本进攻波尼岛时发起射击中,恰逢布什从池池吉玛的战斗中返回,他的飞机中被击落下来,他和他的战士们在一个橡皮阀中等待了四个小时,直到在附近潜艇浮出水面并营救了他们。总之,86只美国潜艇加入到救生任务中来,迎救504名联盟空军。潜艇的首要任务击没日本船只,尽管其中有损,但救生工作是潜艇真正享有快乐的一种特殊任务。它还给他们一种直接的成就感,为他们日常训练和进步提供了大量时间,船员们可以自由去追逐潜艇基地的任何机会。


到了1945年夏天,潜艇部队已全部用于目标地区。船只能够去任意一个他们想去完成他们特殊任务的地方,在战争封闭岁月中,配备火箭发射器的潜艇,轰炸了日本北部的军事和工业目标。在战争初期,少有人知晓这些从潜艇的潜望镜镜头中采集出来敌军位置的画片,但到了战争末期,那种信息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潜艇战役的全部效果非常明显。这使得美国决策者认为日本经济衰退对国内地域造成了不必要的侵害。


随着战争的持续,潜艇的多功能性得到军役中的各个机构广范认可,并呼吁海底战士去承担各种特殊任务。这种联合行动在陆地军人和船上军人之间的相互尊重中得到升华,这同时也有助于每一个特殊任务的成功完成。因为特殊任务是很少提供机会去击没敌军船只。就残酷事实而言,尽管难以用统计数据的参数来衡量,但在帮助完成最终击败敌人任务中起到极大作用。


做为麦克阿萨海军一部分,在支持菲律宾游击战争中20艘潜艇成功完成了41项任务,其中有472名人员获救,331名人员被运送,1325吨的供应物品被卸放,所有这些任务都是以潜艇及其船员们安全为代价,冒着巨大风险,在敌方的后院中来完成。考虑到一些任务的战略环境,军事行动的变化,牵涉到的危险,更确切的指定这些军事行动为极其危险的任务。大多数人都不会了解到在二战期间潜艇所完成的任务,在其它军役中,这个区域被记录下后在地图上表示出来。在敌船被击没地区也暗示着潜艇负责该区击没行动,在这个地方不会插船旗。当潜艇完成打击任务时必需迅速离开,在完成这些特殊使命的过程中充满了神秘行动和离奇惊诧。在对这种行动进行回忆时,有空中弥漫着汗水与油的味道,有引爆深水炸弹时有骨粉碎般震荡,有控制吵杂声时进行紧急下潜,有水下攻击时紧张态势,有通过潜望镜快速搜索到熊熊燃烧的油轮,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种很强烈的成就感。


将潜艇视为海军打击鱼雷次要单位的战略家们,当看到在珍珠港攻击事件上毫发无损的船只仅用四年就能完成任务而感到非常惊讶。在极其特殊的任务中,将潜艇与其指挥官和队员们的聪明才智相结合,这就证明了通过积极主动的努力,团队的合作,船员们的聪明才智,就能够完成难度很大的任务,在二战期间,美国潜艇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