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40章、轰天炮

dontbb 收藏 4 3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URL] 第40章、轰天炮 何峰脱险,国共两军和小鬼子纷纷收兵,热闹的华北地区一下子又恢复到往日的态势。 只有日军冈崎大队没有收兵,何峰落地后遇到的第一支日军就是冈崎大队一部。不过当时鬼子们只发现了另外一名飞行员和抢先一步找到飞行员的共产党县大队。 这支人数不过一百县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


第40章、轰天炮


何峰脱险,国共两军和小鬼子纷纷收兵,热闹的华北地区一下子又恢复到往日的态势。


只有日军冈崎大队没有收兵,何峰落地后遇到的第一支日军就是冈崎大队一部。不过当时鬼子们只发现了另外一名飞行员和抢先一步找到飞行员的共产党县大队。


这支人数不过一百县大队很快鬼子们交火了,他们一边派人阻击,一边护着飞行员边打边向根据地方向撤。正如何峰所料;他们一直未能摆脱鬼子,反而将整个冈崎大队吸引过来。


为了保护飞行员,这支百把个人的部队撤到八路军太行根据地门户——一线天时,仅剩下十余人。不过县大队十余名幸存者退入一线天狭窄通道后,个个都如释重负。这一线天是八路军水腰子兵工厂的门户,易守难攻。他们心里清楚一线天常年有八路军主力部队驻守,算是到家了。


县大队干部战士估计没有错,他们进入一线天后,飞行员遇到了一个连的八路军接应,谁知这个连的连长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见敌人一个大队尾随县大队冲进一线天,一枪没放,就以保护飞行员为由,带着部队逃跑了。


根据地门户洞开,日军一个大队竟长驱直入。消息传来,八路军总部里掀起巨大风波。


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怒气冲天地对特务团团长大吼道:“把那个临阵脱逃的连长给我抓起来枪毙!狗娘养的,给八路军丢脸。”


特务团团长小心翼翼说:“我已命令送军法处,现已执行枪决了,从敌人的动向判断,他们仅仅是为了追捕我国飞行员,并不知道这里有我们的兵工厂。”毕竟是自己部下出了问题。他这个团长也脸上无光。生怕彭总迁怒于他。


彭德怀一拳砸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水杯都跳了起来:把这个狗娘养的冈崎大队给我干掉。总部的一道道命令发出去,八路军129师各部,决死一纵队各部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冈崎大队前前后后出现了大量八路军,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切的大队长冈崎见势不妙,也顾不上追杀中国飞行员了,慌忙命令部队后退。


周围的八路军越来越多,夕阳西下,天色越来越暗。冈崎大队来到关家垴。毕业于帝国陆军大学的冈崎很狡猾,他清楚夜间突围等于找死。一看关家垴高地地形险要。马上命令部队乘夜摸上了关家垴高地。他心里得意洋洋地想;八路军想一夜之间吃掉我山崎大队,只怕八路军还没这副好牙口。熬过今夜,明天有空军助战就不知谁怕谁了。


冈崎大队上了关家垴高地。八路军129师各部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将日军冈崎大队包围在关家垴高地,战幕就此拉开。


关家垴战端一开,刚平静下来的整个华北地区又一下子热闹起来。日本驻中国派遣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大将、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多田骏都在各处的司令部注视着地图。各级司令部的作战参谋们在紧张地进行着图上作业,地图上关家垴周围已被不同颜色的巨大箭头所包围。日军驻潞安的36 师团、驻汾阳的16旅团、驻太原的第9旅团、驻阳泉的第4旅团各部,都在日夜兼程向关家垴地区分进合击。


与此同时,整个华北地区的八路军各部的打援部队也已经和日军增援部队纷纷接上火。八路军总部的命令是死的:不惜一切代价,阻敌增援。于是,围绕着关家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包,整个华北地区的八路军部队和日军各部已摆出决战的架势,而交战双方的最高指挥官的目光还是都注视着山西境内的这个往日默默无闻的小山包。关家垴之战注定要载入史册了。


第二天,八路军指战员冒着飞机的投弹扫射和由垴顶倾泻的火力向上冲。彭德怀甚至于把总部特务团的警卫连也投入了战斗。


关家垴阵地上硝烟弥漫,几架日军的飞机轮番俯冲轰炸,八路军攻击部队伤亡惨重。关家垴高地这块高地三面断崖,只有一条很窄的坡路通向顶处。毕业于帝国陆军大学的冈崎又是个出色的指挥官,他指挥手下连夜挖通关家垴垴顶的各窑洞之间的通道。构筑了地堡坑道连接的环形野战工事。


关家垴高地顶端是平面圆台,按常规,守备一方的工事位置。应构筑在山坡平台的棱线部,这样可以对进攻一方的动态一览无余,也便于居高临下发扬火力。可冈崎偏偏把环形工事构筑在高地的平面圆台中心位置,攻击部队在坡下看不见守军,直射火力便失去作用,而迫击炮之类的曲射火力又极少。攻击部队刚刚冲上陡坡,只要一露头,马上就被日军的狙击手打倒。


386旅旅长陈赓在望远镜里看到自己的攻击部队像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地向主阵地冲击,而顷刻又像退潮般地退下,山坡上躺满了穿着灰色军装的尸体。心痛不已的陈赓转身拿起电话对彭德怀说:“彭老总,部队伤亡太大了,现在拼了,以后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冈崎放下山去,另选有利地形,打他的伏击嘛!”彭德怀黑着脸一言未发,砰地一声重重地挂了陈赓电话。


彭老总没有接受。陈赓无奈地看着顶头上司刘伯承,刘伯承走过来拿起电话摇通后向彭德怀建议;“彭老总,部队伤亡太大了,我们是不是暂时撤围,另览战机。”


彭德怀恼羞成怒在电话里对他一向十分尊重的战友咆哮:“拿不下关家垴,就撤掉你一二九师的番号!”这使一向宽和大度的刘伯承,也不免气恼,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无奈地对陈赓道:“执行命令!”

陈赓一咬牙,抓起电话……


“报告,何峰将军和独立团来了!”一个作战参谋兴奋地报告。一听何峰将军来了,陈赓马上放下电话和刘伯承迎出去。


刘伯承指挥所里,何峰将军认真听完刘伯承、陈赓战况汇报后,刚准备开口。彭德怀也闻汛赶了过来。何峰与彭德怀寒喧了几句后对彭德怀道:“彭老总,仗不能这么打。部队伤亡太大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彭德怀不敢骂何大将军,但仍忿忿不平地滴咕道。


“不,让闵文海独立团上!”何峰笑道。


“什么?让闵文海独立团上!”彭德怀、刘伯承和陈赓大吃一惊。几个主力团轮番攻击都不行,一个独立团上,行吗?


在闵文海独立团的指挥所里,按照何峰吩咐闵文海对一营营长孟关摩说:“你算一下,从山坡倾斜处边缘到那个环形工事有80多米,也就是说,咱们的冲击距离有这么长,在这片开阔地上咱们全团会成了小鬼子的活靶子。你先带人用土工作业的方式向前掘进!”

孟关摩眼睛一亮说:“团长,高!”


“高,当然高!这何峰将军的主意!”闵文海笑道


在关家垴环形工事里的冈崎觉得不大对劲,怎么四周一片寂静?静得日军士兵们心里一阵阵发冷,军人们是最不喜欢寂静的,因为战场上的寂静往往包含着更大的危险,预示着更激烈的战斗。冈崎凭直觉意识到,八路军正酝酿着一次更猛烈的攻击。激战一天下来,冈崎大队已经伤亡过半,他不大在乎伤亡,他知道各路援军正在向他合拢,凭借有利的地形、充足的弹药、近距离的空中支援,再坚持两天没问题,他希望凭借自己一个大队的兵力把八路军的主力牢牢地吸引住,待援军的反包围圈合拢,再来个中间开花。他渴望着在关家垴之战中建功立业,一战成名。


一营的土工作业进展很快,日军也很快发现了八路军的企图,追击炮、掷弹筒纷纷打来。一营的几十个战士在爆炸声中血肉横飞……129 师的迫击炮营在陈赓的指挥下开火了,几十发炮弹像黑乌鸦似的从天而降,落进日军工事,火光闪闪、硝烟弥漫,日军炮兵一时顾不上土工作业的一营,急忙对八路军炮兵做压制性轰击,一营的掘进速度更快了。


冈崎用无线电台呼唤空中支援,几架零式战斗机呼啸而来。129 师各团纷纷用重机枪火力组成密实的火网,迫使日军飞机不敢进入俯冲位置……冈崎发现自己的冷汗正顺着脑门往下流,他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片开阔地被一点点地蚕食,离他士兵最前沿的工事只有 30米了,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几乎是垂直发射了,距离太近了,出膛的炮弹极有可能会落到自己头上。


叭!随着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山崎明白八路军最后的攻击即将开始,日军士兵们各种武器的准星都无声地对准前方。


没有人露头。


突然间,30米外的堑壕里,“轰、轰、轰”几十声巨响过后,八路军阵地上硝烟弥漫,刹那间天空飞出几十黑乎乎的大包包,“扑通”一声,其中一个黑乎乎的大包包恰好落在冈崎面到,冈崎心里正在狐疑八路军这是干什么?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冈崎化作漫天的泥土肉屑末和硝烟迅速腾起,耀眼的强光刺得远去的日军们纷纷转头躲避,强大的声波冲击瞬间让方圆100米的日军们全部暂时失去了知觉。但这还不算完短促连续的巨大爆炸声震耳欲聋,此起彼伏。


日军飞行员从空中俯视,整个关家垴高地同时升起了几十个巨大的尘云,巨大的尘雾将关家垴高地和八路军阵地罩得严严实实……吓呆了,失空的飞机差一点儿自己掉了下来……


此时,闵文海率领独立团发出排山倒海的杀声,一千多部队潮水般涌上阵地,冲上了关家垴高地。透过烟雾弥漫的硝烟和灰尘,能够爬起来反抗的鬼子已经不多了,少数鬼子兵的虽然站起来了,但步伐歪歪扭扭显得极为滑稽可笑,一个个成了独立团战士们的活剌刀靶。大批鬼子兵被当场碎尸,即使是侥幸没有受伤的鬼子兵,也被强大的震荡波所击倒,一些鬼子兵双耳流血、目光呆痴失去了意识,已经没有办法反抗了。


独立团的战士们不费吹灰之力攻下关家垴高地,一个个站在山顶欢呼雀跃,惟有闵文海见鬼子武器装备也损毁过半感到无限遗憾。他对机炮连连长在破口大骂:“ 妈的,你个败家子,不会少放几炮!”


“我怎么知道轰天炮威力有这么大?下次悠着点。”机炮连连长一脸无幸。


陈赓从望远镜里看见这一幕心花怒放。他回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何峰道;“何将军!你太偏心了?”


何峰笑道;“八路军各团都发了‘轰天炮’,只是闵文海还没来得及教大家吧!”


何峰、彭德怀、刘伯承、陈赓一行来到独立团‘轰天炮’阵地。轰天炮的制作很简单,最简单的就是:一个足够分量的密封烈性炸药包;一个足够结实的铁桶;一个抛射炸药包用的小炸药包,发射的时候用抛射炸药将大剂量的烈性炸药包抛向敌人阵地。虽然抛射弹的威力巨大,但是却有两个致命的缺陷,一是准头差;二是射程太近。


看了看一个个“铁桶”, 陈赓抬头对何峰笑嘻嘻地道:“何峰将军,这‘轰天炮’是个好东西,不过我们穷八路那来这么多烈性炸药。是不是?”


“你别看着我,这次的军火还是委员长都是特批的!”何峰马上打断陈赓的话无奈地实事求是地道,他见彭德怀、刘伯承、陈赓有点沮喪,马上又补充道;“你们可以抢鬼子的,而且可用土炸药,只是效果差点。”


刘伯承长叹一声道;“何峰将军对咱八路军以尽力了,看来也只能自力更生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