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五章 第三十三章 美哉天韵

李伟新 收藏 1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URL] 麦天韵边热烈地吻着他,边身子紧紧地往他身上贴,小乳房都像被压扁了一样。楚阳也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她。一手搂腰,一手抚着她的屁屁…… 这一爱抚着麦天韵的小屁屁,他楚阳的手掌立马“篷”的一下着了火。全身的每一只细胞,都像原子核裂变了一样,瞬间爆炸出十万八千亿个大宇宙来,要将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麦天韵边热烈地吻着他,边身子紧紧地往他身上贴,小乳房都像被压扁了一样。楚阳也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她。一手搂腰,一手抚着她的屁屁……

这一爱抚着麦天韵的小屁屁,他楚阳的手掌立马“篷”的一下着了火。全身的每一只细胞,都像原子核裂变了一样,瞬间爆炸出十万八千亿个大宇宙来,要将麦天韵裹在爆炸的中心。

她的屁屁是中子?是纳米?还是黑洞?

怎么一下子就将他楚阳满身心的爱啊情啊全都调动了起来,要为她爆炸呢?

也太猛烈了吧?

谁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楚阳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会在这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想到了天韵?居然还想得那么具体,想到了天韵的屁屁。

难道是日本鬼子的屁屁让他联想到天韵那里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看到日本鬼子那鼓囊囊的屁股,他就想到那是一堆恶心的横肉,每一条横肉都充满着邪恶,令他手上的枪不停地射击,还嫌不够快。

可他就是想到了天韵。

或许是他跳到一个弹坑,接连射倒两个鬼子之后,不经意地抬头望了一眼西天,太阳的浑圆,才令他突然想到天韵的。

可那是个月明之夜啊。

那时他才二十来岁,还在长沙读大二。麦天韵是女子师范的学生,也是永州人。他们就是在一次同乡联欢会上认识的。第一眼看到天韵,他就有种怦然心跳的感觉。

约会过几次之后,他的梦里就时常出现天韵的影子了。

那是个月夜,他送天韵回校。一出宿舍,天韵就若飘若舞似的走在前面。而且大路不走,一头就飘进幽静的小径。月色从树上、竹叶间洒落下来,就像银蝶一样在天韵的身上起舞。更诱人的是,银蝶仿佛一层层地叠在天韵的屁屁上,令他感到自己的每一根汗毛都像蜡烛,燃烧起一朵一朵的火苗。火苗照亮黑夜?是不可能的。照亮某一个地方,则不成问题。比如洞房。洞房花烛夜。蜡烛的火苗是如花的。火苗能够如花,自然在于新娘子红头巾后面如花的脸蛋。如果没有这如花的脸蛋,一亿支蜡烛点亮,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当楚阳正忘情所以的时候,篷的一下碰在天韵身上。

天韵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他也搞不清了。但相碰的瞬间,天韵已经转过身来,红唇一张,即贴住了他的嘴唇。他的双手情不自禁就搂住了她。

像听到美丽的呼唤似的,他的一只手就落到天韵的屁屁上。

嗯,麦天韵的小屁屁正如他所望,是十分浑圆而坚实的,充满弹性。轻抚着,虽然是隔着一层布,两层吧,还有内裤哩。但他的掌心,却感到了屁屁的光滑,涂了橄榄油似的。天方地圆。先祖感受天地万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先将天和地进行了定义。天是方的,代表着男性。方乃刚,乃直嘛,刚直不阿的才像男人嘛。地是圆的,代表着女性。圆乃润,圆乃滑,圆乃柔,圆乃水灵,圆圆润润,水水灵灵,方是真正的女性。

他楚阳无法知道先祖为会这样划分,但觉得这种划分实在是太科学、太形象了。

如果倒转来,女是天,男是地,会是什么样子?就像麦天韵的小屁屁不是圆的,而是长棱长角的,摸着就硌手、刺手,谁还会去摸?脸蛋长得再漂亮,也敬而远之吧?

人们爱仰望星辰,无非也是因为星星是圆的,望着就顺眼、就舒服。

麦天韵狂吻着他,将柔柔处女舌头伸入他的大嘴巴,轻搅轻舔,一下子就将他的口腔搅得花香四溢,香液津津。

两人都没说话,也无暇说话了。

苦苦思念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得到这点珍贵的时光,岂能让废话浪费了去?

但不管是心里,还是相互的目光,都在不停地说着:想死你了,想死你了。

麦天韵的手也没停着,她将手伸入楚阳后背的衣内,上下游动,上下抚摸。

可惜我的肌肉太多了,厚厚的一层隔着骨头,只有肌肤之感,而没有切骨之觉。

这是楚阳感到美中不足的。

要被人爱,不但要爱人爱到自己的肌肤,还要让人爱到自己的骨头,这样的爱才够全面。

长长的吻罢,麦天韵兴奋地喘息着,楚阳就说,“我要减肥。”

麦天韵愣了一下,差点没“咯咯”地笑起来,但樱桃小嘴仍然充满笑意地说,“减什么?你那不叫肥,你那是壮,我就喜欢你壮。”

但肥——

是迟钝。

是饱食终日的猪。

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是与潇洒无关、与英俊无关的。

他想一口气说出肥的不是,但嘴一张,却道,“嗯,麦天韵,我听你的。”

怎么会这样的啊?

因为麦天韵望着自己是无限的柔情、无限的信任?

嘿嘿,管他吧。有奶便是娘。呸呸呸,怎么能这样作贱自己呢?应该是能让人爱就行。

人见人爱的人,是一万年才出一个的。我能够人见人爱一半,甚至有十分一的人爱,就足矣。那也是一千年才出一个的哦。

麦天韵对他嫣然一笑,“这才是我的好老公嘛。”

老公?

楚阳心下一颤:我成了她老公了?

这么简单就成了她麦天韵的老公了?

这也太快了吧?她的思想也新潮了吧?

楚阳觉得自己远远还没准备好。

在他的概念里,要成为人家的老公,是需要很多程序的。比如先得去女方家提亲吧?提成亲了,得定亲,得请来亲朋好友,酒一番,肉一番,高高兴兴地隆重推出未来新娘,为未来新娘戴上定亲戒指。然后再择定好日子,八人大轿去接未来新娘。回到家拜天拜地拜爹娘,入洞房等等一连串的过种,才像做了夫妻,才能喊老公喊老婆的。

不管了。

她麦天韵是新派的人,也许讲的就是速度,讲的就是删繁就简。

看看,虽然觉得快,但听着,心里却甜滋滋的啊。

一声老公,两人之间所有的距离都消失了,顿然变成了零距离。多妙。

像搂了一万年那么久,又像一万也不过是一瞬。

当他将天韵送回学校,已经是下半夜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