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籍日本兵忆当年虐俘 被迫杀人自认造孽

杀光日本强盗 收藏 0 404
导读: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大批台湾青年被日本军队征召到南洋战场担任看管盟军俘虏的监视员,日本投降后他们反变成战俘,不是被判刑就是送上绞刑台。柯景星当年和其它台籍监视员被军法庭判处死刑,罪名是“处决战俘”。在日籍军曹杉田鹤雄承认“台籍监视员是奉命行事”后他逃过一死。年近九旬的他向媒体转述了当年的经历和心境。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87岁的他,每次回忆60多年前的往事时仍双手颤抖:“造孽啊,我从没想到这辈子会开枪杀人”,但站在后面的军曹一手拿刀、一手拿枪,恐吓“再不开枪,连你们都杀”,“我除了闭上眼睛扣扳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大批台湾青年被日本军队征召到南洋战场担任看管盟军俘虏的监视员,日本投降后他们反变成战俘,不是被判刑就是送上绞刑台。柯景星当年和其它台籍监视员被军法庭判处死刑,罪名是“处决战俘”。在日籍军曹杉田鹤雄承认“台籍监视员是奉命行事”后他逃过一死。年近九旬的他向媒体转述了当年的经历和心境。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87岁的他,每次回忆60多年前的往事时仍双手颤抖:“造孽啊,我从没想到这辈子会开枪杀人”,但站在后面的军曹一手拿刀、一手拿枪,恐吓“再不开枪,连你们都杀”,“我除了闭上眼睛扣扳机,又能怎样…”


太平洋战争日本俘虏有不少是盟军,因需要人看守,大量征调台湾和韩国的殖民地青年担任战俘监视员,台湾的监视员派到菲律宾及婆罗洲、沙劳越。


柯景星当年只有17岁,日人要求台籍监视员要取日本名,他的日名叫河村星辉,派到沙劳越首府古晋的战俘营看守3000多名战俘,有英军、澳洲士兵和少数印度人。


柯景星说,初期俘虏种菜养猪自给自足;到了战争末期,盟军大规模轰炸,物资运输遭封锁,配粮少,监视员和俘虏常饿肚子,加上疟疾,不少战俘病死。监视员要监督俘虏修筑机场、伐木开路,若有战俘偷跑,监视员会受到严厉处罚。


日军战败后,柯景星等十多名监视员在日籍军曹杉田鹤雄带领下,押送46名战俘到婆罗乃,杉田鹤雄逼他们处决战俘,他鼓起勇气说“国际公约不能虐杀战俘”,但杉田鹤雄拿刀、枪恐吓“不处决战俘,连你们都杀”,他们只得被迫开枪。


他说,当初两千多名俘虏,在移送过程中死亡,日军声称是病死,但事后查出全都是遭处决。战后大审,柯景星逃过一死,但仍有7名监视员被判绞首。


柯景星说,被判刑的台籍战犯至少有173人,他们被送到马努斯岛服刑。澳大利亚军人为了报复,要他们扛石头、木头,顶着烈日跑步,不时鞭打他们,“不过,比起日本军人对待战俘,宽厚多了”。


他说,服刑七年后台籍战犯陆续遣送回日本,日本政府依国籍法,将他们视为台湾人,甚至指称虐待俘虏是台籍监视员行为,和日军无关。


不过,老人说,“回到台湾,带着战犯的标记,长时间受到监控,只能在社会底层勉强谋生。”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