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一干部肢解陪舞女 被执行注射死刑

2009年05月22日 13:23黑龙江晨报

张林被捕后,为了深刻反省自己所犯的深重之罪,在看守所内写下了长达两万多字的悔过书。他在悔过书中这样写道:“我所犯之罪,辜负了养育我不断成长的家乡人民和父老乡亲,愧对党和人民多年的培养教育。我作为一个曾经多次获得优秀教师,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具有较高文化素质,曾经有着光荣历史的国家公务员,竟然犯下如此愚蠢而且深重的罪恶,这是我生命的悲歌,是我人生的败笔和耻辱。”

临刑前,张林鼓足勇气,哽咽着跟儿子说:“好好做人,别像爸爸这样。”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复核,依法作出核准巴彦县某机关办公室原副主任张林死刑的裁定。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5月8日对罪犯张林以注射方式执行了死刑。至此,备受社会关注的巴彦县干部杀害肢解陪舞女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陪舞女离奇失踪

2007年10月8日,巴彦县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某机关闹事。民警将发生口角的两名当事人带回审讯获知,挑起“事端”的是陪舞小姐苏金的同居男友,他自称女友苏金已失踪多日。他查到女友此前多次与该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张林通话,二人关系“暧昧”,为寻找女友的踪迹他才找张林“理论”。

民警随即将苏金失踪多日的消息上报县公安局,侦查员立即对张林进行讯问,张林矢口否认知道苏金的下落。侦查员来到张林家调查发现,室内墙壁系用白色涂料重新粉刷过,粉刷不均,且卧室墙面有凹痕。经过对现场仔细勘验检查,侦查员在方厅门开启处、厨房、卫生间等地发现多处有擦拭性或点状斑迹。经DNA检验,这些点状斑迹正是苏金的血迹。在大量的物证面前,张林终于承认了杀害苏金的犯罪事实,并供认了尸体的藏匿地点。

相约家中“谈判”

张林,1962年出生。2000年,在县城一家舞厅跳舞时,结识了陪舞小姐苏金。

2007年夏天,张林正在县城的大街上行走,偶遇多年没有联系的苏金,二人随后互留了手机号,此后张林经常偷偷与苏金通话。2007年9月28日下午,苏金约张林见面,称张林破坏了她的家庭,还说要找张林媳妇和单位领导,并要和张林“理论”一番。张林眼见躲不过去,于是约定二人在县政府门前见面。与苏金约好后,张林考虑再三后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妻子告诉他自己在外面打麻将,得晚些时候才能回家。于是,张林将等候在县政府门前的苏金领回了自己家。

相约家中“谈判”微小血斑露马脚

进入张家后,苏金与张林发生争执并厮打在一起。张林恼怒不已,动了杀人灭口的念头。他用家中的菜刀猛砍苏金头部30多下,认定苏金已死亡。为了运尸方便,随后,张林将房门反锁,用菜刀和尖刀将苏金的尸体肢解,并开始擦屋里的血迹。

当晚,张林的妻子回家发现打不开房门,就去亲属家过夜。当晚,张林将苏金的尸体扔掉。2007年9月29日上午,他独自带着装有血衣的箱子来到哈尔滨市,将箱子扔进松花江,随后前往沈阳。从沈阳返家后,张林去亲属家接妻子回家。妻子和亲属询问他手上的伤口时,张林谎称自己收拾鱼缸不小心被划破。随后,他以刷墙为由支走妻子让其回娘家暂住,自己用了两天时间将墙壁粉刷了一遍。自认为已将所有犯罪痕迹清除干净后,张林才若无其事地回到单位上班。没想到竟是肉眼难以辨认的微小血斑揭开了他杀人碎尸的恶行。

张林被注射死刑

张林被捕后,为了深刻反省自己所犯的深重之罪,在看守所内写下了长达两万多字的悔过书。他在悔过书中这样写道:“我所犯之罪,辜负了养育我不断成长的家乡人民和父老乡亲,愧对党和人民多年的培养教育。我作为一个曾经多次获得优秀教师,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具有较高文化素质,曾经有着光荣历史的国家公务员,竟然犯下如此愚蠢而且深重的罪恶,这是我生命的悲歌,是我人生的败笔和耻辱。”

2008年7月,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林因琐事持刀行凶,在被害人昏死后肢解其躯体,并抛尸他处,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惩处,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执行死刑之前,只有儿子来到刑场看望张林最后一眼。看见最舍不得离开的亲人后,张林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刷地刘了下来。作为一名父亲,他觉得自己不称职,无颜面对孩子,久久没有开口说话。临刑前,张林终于鼓足勇气,哽咽着跟儿子说:“好好做人,别像爸爸这样。”会面结束后,儿子为张林擦掉眼泪,远远目送着父亲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