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广州了,是时候把十年前发生的事和大家分享一下,因为它和我最近结婚又离婚有关系。


十年前,正好是1999年,我在北京理工大学读大三,拿到毕业推荐信,但不久就被人偷了。


偷它的人是我哥哥,背后指示的人是我高中同学陈子奕,陈子奕是原广东省公安厅厅长的儿子。


我和我哥是同高中,虽然不同级,我哥和陈子奕因一起踢球而相熟。


我的毕业推荐信,就这样给一个公安系统的高干的子弟冒名顶替了。所以我毕业后不管做什么,


都在公安的监视下。


虽然没有毕业分配表,顶多进不了国家单位,但是我爸在我毕业那年,2000年,去北京,


给了10000块和一部手机给我的系领导,要求不让我毕业,就这样,我在没有毕业证学位证


的情况下走向社会,并伴随着公安的监视和家人的打压。


我的前妻董思(深圳)其实就是陈子奕在广东地区小集团的成员,那段时间比较顺利,


所以忽略了被人监视这个问题,顺其自然和她结婚,后来我发现了,但没有说什么做什么,


只想她自己明白该怎么做,但是她不明白,她在今年大年初三,和她的初中姓杨的男同学


在我们的婚房上床,而且姓杨的还是黑社会,又是公安又是黑社会,烦死了,于是和她离婚,


回广州。我还是很坦然,面对这样的兄长,这样的父亲,这样的社会,由它去吧。


权相龙(白帆)